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威胁王母
    “这是个孽种!本就不该存活于世!”



    西王母面色冷漠地从摇篮里抱出那个稚嫩的婴儿,小家伙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原本还在熟睡却突然娃娃啼哭起来。



    “可是,这只是个才刚刚出世的婴孩啊!”杨戬也在一旁求情。



    “父债子偿!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可是,您之前明明答应了他们两个不再追究此事了,为何还······”



    “虽然本宫很想赦免,但可惜天条,不允许!”



    “可是这孩子,他是无辜的!”



    “至多,本宫便不再追究他二人的事了!”



    “娘娘的意思是,他二人的罪过,要部由这个无辜的孩子来承担了?”



    “是的!”西王母低沉地说出这两个字。



    而李靖也彻底绝望了,他看了一眼西王母手里抱着的婴孩正在啼哭着,无不惋惜的说:“天姬,为师对不住你啊!”



    “哼!”



    西王母一转身走向门外,只是刚走到门口,突然吹过一阵大风,下一秒,怀里的婴孩就不见了。



    “谁在搞鬼?给本宫出来!”



    “娘娘,您何必就跟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过意不去呢?”



    话音刚落,羽灵神就出现在西王母一众天兵天将人面前。怀里正抱着小家伙。



    看到羽灵神出面,李靖和杨戬都松了一口气,心里都暗暗地赞叹道:来得正是时候!



    “羽灵神!你是想造反吗?”



    “造反?哈哈哈!真是好笑!这是我兄弟的儿子,我怎能不救,更何况我也有儿子,又怎么会看着我兄弟的儿子陷入危险呢?倒是娘娘您可真是个出尔反尔之人啊!”



    “大胆!你竟然如此出言不逊!”西王母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出言不逊?真是笑话!当初娘娘可是亲口答应了不再追究他们二人的事,如今却有意支开他二人,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娘娘,您这以身作则可真到位啊!”羽灵神的语气里满是讽刺。



    “在这里,谁敢质疑本宫的决定!你这是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这应该是娘娘您正在做的事吧?”



    “你!羽灵神,本宫命你你立刻把孩子交还给本宫!”



    “很抱歉!在下恕难从命!”羽灵神笑了笑:“师父!今日就容许徒儿叛逆一回吧!”说完,他撑开翅膀飞走了。



    “追上去!”西王母面色难看地命令身旁的天兵天将。



    “是!”



    “娘娘。”李靖和杨戬叫了一声。



    “杨戬,回头好好管教管教一下你这徒弟!”说完,西王母头也不回地驾云跟了过去。



    “是。”杨戬表面上回应着,心里却在担心:你小子,可别出事啊!



    “呵!娘娘还真下手了!”羽灵神一边想着,一边躲避甩开身后的天兵天将,一边飞落到南天门口。



    羽灵神刚落地,众人竟也出现在了南天门口。



    “怎样了?”



    “嘿嘿!幸好我手疾眼快。”



    众人看到羽灵神怀里的还在啼哭的小家伙,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他俩现在这时候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



    正说着,天边突然火速飞来一红一黄两道身影,直冲过来。



    羽灵神怕被波及到什么,先一步将怀里的小家伙递给玄彩娥,紧接着退了一步。果不其然,舞天姬落到地面后下一秒直接一把抱过小家伙搂在怀里,眼角还有未干的眼泪。



    “舞姐姐,别哭了,你看天天没有事啊。”



    “幸好,幸好没事,不然的话”



    “羽灵神,真是太谢谢你了!”



    “呵呵!是兄弟就不用这么客气!”羽灵神挠了挠头:“你们更应该好好谢谢逍遥生,是他让我提防一下,我也就早一步去做了准备。”



    “咦?逍遥生,你怎么会知道?”



    “这,不是说知道,是突然有了这么一个预感,于是就······”



    “总之不管怎么说,至少孩子没事。”剑侠客说着,扭头看向面前正缓步走来的西王母。



    “今日一事,若是被三界知晓,不知会对娘娘造成什么影响啊?”



    “汝等这是何意?”



    “出尔反尔,欲杀害一个无辜的孩子却未遂,这样的事被众路仙魔所知的话,恐怕娘娘的威严就不保啦!”



    “剑侠客,你们这是在威胁本宫?”



    “威胁?哈哈!应该是娘娘在威胁我们吧。不过威胁什么的,我们还真没怕过!所以,若是娘娘执意不肯宽恕此事,我们也不介意今日在这,闹一闹!”说着,剑侠客拔出霜冷九州,在地上划出一道剑气。



    “你······你们!”



    西王母也是有些惧怕,他们十几人若真要在天庭闹一番,绝对会搞个天翻地覆。



    事后,西王母无奈只好答应绝不再追究此事,但众人觉得这话的分量没什么诚意,便要其对着三界之中发誓。西王母虽有些不情愿,但也没太纠结,就随其而过。而神舞二人也能稍微安定一些了。只是从那时起,二人对于她的态度,不再像以往那么言听计从了。



    有一句古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有的时候,若是理说不通,武力或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