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解其意
    几个时辰后,舞天姬和紫晶雪二人正在闲谈着,窗外突然飞进一只传音纸鸢。



    “看来有消息了。”紫晶雪伸出两指夹住了传音纸鸢。



    “情况如何?”舞天姬有些着急。



    “他们说他没事,已经醒过来了!”



    “呼!那就好!”舞天姬如负释重地松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而怀里的小家伙正在咿咿呀呀地对着她笑,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是可爱。



    “你若是回去,不担心这孩子的安吗?”紫晶雪也忍不住摸了一下小家伙粉嫩嫩的小脸蛋。



    “不,不会的,我相信娘娘应该不会对孩子下手。她不是这么冷酷无情之人,绝不会这样做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肯定,那我也无话可说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今日就回去,就不再麻烦你了。”



    “随你吧,不过你还是要注意点。有句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嗯,我知道。”



    ······



    在一处浓密茂盛的树林上空,二人正踩着腾云飞在上空。



    “你感觉还好吗?”



    “咳咳咳!没大碍了,最多静养一两天就好了。倒是你自己······”



    “不要紧的,你都没事,我又怎会有事。只是下次若是你再敢瞒着我什么的话,有你好看的!”



    “是是是,我发誓,以后绝不瞒你!只是现在娘娘安排的任务也不能怠慢了。”



    “可我有些想不明白,娘娘为何要我们来此处寻找貔貅?”



    “我也不清楚,先找到貔貅再说。”



    昨日,二人刚回到天庭之后没多久,西王母便召见二人,说什么太上老君炼丹缺一味药引,为神兽貔貅身上的一块鳞甲,让二人去蛮荒之地寻得。二人虽不解其意,但也不敢抗命,应下了。舞天姬把孩子安顿好以后,虽有些不舍,但也就去了。



    “也不知道那貔貅会在哪里?”神舞二人撤去腾云,在周围步行寻找着。



    “这貔貅是上古的祥瑞之兽,它在天上负责巡视工作,阻止妖魔鬼怪扰乱天庭。应该不会难找。”



    正说着,突然,二人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大团云雾,两人眼情况不对,瞬间做好作战准备。可是,云雾里只是慢慢地走出来一只异兽。身高三丈,长约五丈,龙头、马身、麟脚,形似狮子,毛色灰白,爪牙尖锐,但浑身却散发着一股祥瑞之气。



    神天兵看着眼前的异兽,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请问您就是在此处的守护兽,貔貅前辈吗?”



    异兽,不,是貔貅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两人一眼,缓缓张嘴道。



    “正是吾!你们两小儿来吾此地有何贵干?”



    得到了确认,二人也松了一口气。舞天姬对着貔貅抱拳道:



    “吾等奉娘娘之令,来此处寻找前辈您,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些您身上的鳞甲。”



    “吾的鳞甲?”貔貅有些惊讶:“前两天你们那娘娘就已经派人来向吾这索取了不少鳞甲了!还嫌不够?”



    “什么?可是娘娘她说”



    “你们两个都不知道吗?”貔貅有些怀疑地看着二人。



    “前几日我们两人尚未在天宫,所以不知晓此事。”



    “好吧,若是你们还想要,吾倒是还可以给你们一块。”



    “这······还是多谢前辈了。只是前辈刚才所说,是否属实?”



    “怎么?莫非你们两个黄口小儿是在质疑吾的话?”貔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也有着嘲讽。



    “不!不是的,晚辈并非这个意思!”神天兵急忙招了招手。



    “切!”貔貅不屑的哼了一句,从身上取下一块鳞甲,扔给了神天兵。



    “拿好了。”



    “多谢前辈。”



    “如果真如前辈所说的那样,那娘娘为何要我俩来此?”舞天姬觉得这是不简单,皱了皱眉。



    “我们还是回去询问一下娘娘吧。”



    两人正准备走时,貔貅的脚边突然钻出来了一个白色的小家伙,像只小猫,挥动着小爪子,很是可爱。



    “这是吾的孩儿,才刚诞生没几天。”貔貅解释道。



    “孩儿?难道说不好!”



    舞天姬猛然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一把抓着神天兵火速返回。



    “怎么跑这么快啊?”貔貅有些不解地看了二人远去的身影,随即低头慈爱的看了一眼脚边的小家伙,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家伙高兴地满地打滚。



    ······



    “娘娘,请您三思啊!”



    下午还有一篇,神舞篇就完结,明天开始龙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