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时情乱
    三年前,当天命之人的六位以牺牲了自己的元神为代价封印了蚩尤,幸而得到紫晶雪的相助才得以复活,不然的话,十五位天命之人,将永不再有完整的可能。



    复活了之后,为早日恢复功力,他们各自回了师门进行休整,只是,或许是因为这次的生离死别,十五人之间的感情,便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更加的珍重身边的人。毕竟,一旦失去了,才会珍惜,已经感受到失去了最亲人的痛苦,绝不想再次尝试了,若是再一次失去了,或许,就永无再度挽回的可能,必定要好好对待。



    天宫里,舞天姬正坐在密室里运功调息。回来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正在做着最后的调整。



    “呼!终于恢复好了!”



    说着,舞天姬站起身,走出密室。



    走出去之后,她发现,师父李靖正站在外面等她。



    “师父。”



    “天姬,恢复得如何了?”



    “多谢师父关心,徒儿已无大碍。”说着,舞天姬行了个礼。



    “没事就好!师父真高兴你能回来,当初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值吗?”



    “值!用性命换取三界的和平与安宁,这样的事,并不傻,何况,这本就是我们的使命!”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比一个疯狂!”李靖忍不住感叹道,却又无可奈何。



    “您放心吧师父,蚩尤已灭,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你知道就好,不管是人,仙还是魔,命都只有一条,像你们这样死而复生的情况,已经是史无前例,可得好好惜命啊!若是活不下去,那么其他的事,还有何意义?”



    “徒儿明白!”



    “对了,刚才神天兵从五庄观回来了,在南天门口等着,说想见见你,你去吗?”



    “当然。”舞天姬点点头,对着李靖行了个礼,朝南天门走去。



    “哎!天姬,希望你和他不要再做出什么傻事啊!”李靖神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自言自语道。



    “你有事找我?”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片刻后,舞天姬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你呢?”



    “我也才刚刚恢复。”



    可这两句话刚说完,两人又沉默了。眼神时不时地躲闪着,看向对方的眼神都不太对劲。自从那天回来之后,两人就发觉,自己与对方的关系,真的是已经到密不可分的程度了。更何况,不论是谁,一同相处了那么久,说没有一丝的感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说出来谁会信呢?这要是去问其他人,别说剑侠客,就是那一根筋的虎头怪都不一定会相信。



    又过了一会儿,神天兵是在受不了这个沉默了,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环顾了一下,见四下无人,仍不放心,一把拉过她的手,不顾她做出的反应,将她拉到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



    “你拉我来这做什么?”舞天姬不明白他的举动。想挣脱却挣脱不开,这次他抓着的力道大得惊人,好像不希望她挣脱开来。



    “你究竟······唔!”



    她正想要问他要干什么,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嘴被堵上了。



    他疯了!他竟然吻了她!



    她的脑子里顿时间一片空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可是奈何女人跟男人比力气,根本就是毫无悬念,尤其还是一个擅长挥舞着大锤子的男人。



    “唔唔唔!”



    她拼命地挣扎着,可他完不给她挣脱的机会,拦腰紧抱住她,吻得更深了(霸道模式开启(#^.^#))



    过了一会,她终于是放弃了这“无谓”的挣扎,软了下来,随他处置,他也逮住机会,将舌头侵入她口中,不停的游走,而她也只有默默接受着,眼睛半睁半闭,感受着这前所未有的体验。



    “哗啦!”



    突然,传来了摔碎盘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松开嘴,扭头一看,一个恰巧路过的小仙娥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这一幕,吓得她将手中的果盘摔落在地,惊恐的看着两人。虽然这始料未及,但舞天姬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无奈。



    在一根柱子后面,一道人影看着这一切。



    “舞姐姐······”



    求点评啊!不然没动力写了,以及,过两日准备爆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