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反套路,刺激(1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哦…”

    这语气,更委屈了。

    何昭小时候也是鱼和肉喂大的,但他出国八年,前几年厮混在混混里,所有的积蓄都用去买药,没有钱吃鱼。

    所以他对鱼有些很大的执念,而乔真对这些是一无所知的,直到某天何昭突然在饭桌上撂筷子离开。

    乔真冷眼看着他离开。

    德行。

    都是被惯的。

    她看着她面前的大鱼大肉还有大虾,再看看何昭面前的青菜粥,咳,对比有些严重,确实是有些过分了啊,乔真将筷子放下,打算上楼去哄哄。

    乔真悄悄的推开书房的门,她伸脑袋进去,“何昭昭,何昭昭小朋友你在里边吗?幼儿园已经放学了,躲猫猫结束了哦。”

    何昭冷冷的看向乔真,眼里是大写的两个字——幼稚。

    乔真推门进去,她故作惊讶的说道:“哇!何昭昭小朋友,你竟然在这里耶!乔真真小朋友最后才找到你。”

    何昭仍是冷眼看她,看得乔真都演不下去了,她缓口气,端个椅子坐在书桌的对面,“唉,你不至于吧?”

    何昭还是没有回答。

    乔真捧脸看着埋头工作的何昭,劝道:“吃点吧,今天都是第四天了,你只要吃一个星期的粥,我就让你吃点别的,好不好?不要半途而废嘛。”

    何昭没理。

    这个台阶不够。

    乔真叹口气,下楼去端青菜粥上来,举着勺子到何昭嘴边,“求你啦,给我一个面子,吃一点嘛,看在何夫人的面上。”

    何昭张嘴将粥吃掉。

    乔真一口接一口的喂着,完了还要给他擦拭嘴角,“真乖。”

    何昭微微脸红。

    乔真也不想戏谑他而惹恼他,识趣的端着碗离开。

    等一星期的期限过去,何昭便疯狂的暗示乔真,他想吃鱼。

    乔真起先是没有识破暗示的,还是系统提醒她,她才明白何昭的暗示,于是何家每天便开启三百六十种吃鱼大发。

    熬鱼汤,清蒸鱼,红烧鱼,糖醋鱼,各种各样的鱼。

    何昭很满足,对乔真也越来越和颜悦色,乔真也将他伺候的十分细心,偶尔也会耍小脾气、离家出走,但何昭都会让人找她回来。

    转眼三个月,二人的感情升温到一定程度,何昭在书房设计圈套的时候,乔真正在通过系统监视他。

    何昭这个智障竟然将自己三天后的行踪暴露给国外的黑手党,而且那个黑手党还是何昭在国外的死敌。

    城会玩。

    现在的气运之子真是日天日地,拿命去作死,还拦着做什么?

    该配合他演出的乔真决定配合他的演出,她怕何昭一个人撑不起一整部戏,所以她也上,毕竟她也是影后级别的。

    三天后,何昭按照乔真所料的那般,被黑手党绑架在轮船上,乔真也苦逼的与何昭关在一起。

    两个人都被用上麻药,等乔真清醒的时候,何昭还生死不明的被绑在她身边,“老公?!老公?!快醒醒。”

    何昭没有任何动静。

    乔真依靠身体的柔软性,解开绑在身上的绳子,又帮何昭解绑。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嗯…”何昭的额头蹭了蹭地面,他幽幽转醒,睁开眼睛便看见身边呆愣愣坐着的乔真,“老婆,这是哪儿?”

    乔真颤着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了。”她手忙脚乱的想要扶起何昭,又在何昭快要坐稳的时候,假意手软没有扶住,由着他噗通又倒回冰冷潮湿的地上。

    她暗骂,活该。

    “唔!”何昭急促的闷哼一声,他又借着乔真的力坐好。

    虽然何昭的面色有些苍白,但他还是握了握乔真的手安慰道:“别怕。”

    乔真只是摇头便累出一身虚汗,她气虚的说道:“没事,就是有点没力气,可能是药性还没有退下去,老公,你还好吧?”

    “没事。”

    等二人都饥肠辘辘的时候,一个金发碧眸的男人推门进来,他脱下手上的黑色皮手套,“何,好久不见。”

    何昭虽然身体软着,气息虚弱,脸色苍白,但……好吧,没有但是,现在就是人家砧板上的一块鱼肉,不对,是两块。

    乔真往前挪了挪,挡在何昭身前,“你哪个小鬼子?”

    “你的妻子和你的感情真是好,只是我手里有些东西,不知道你妻子见过以后还会不会这么护着你。”男人没有理会乔真,上挑的嘴角有些若有若无的邪气。

    乔真警惕的看着他,身子不断地瑟缩着,却还是坚定的挡在何昭面前。“你手里有什么东西痛痛快快的拿出来,磨磨唧唧的等着天黑好办事呢?”

    男人蹲下身子,指尖挑起乔真的下颚,“啧,也不过如此。”

    他伸手,从下属手里接过一份文件,“啪”的甩在乔真的胳膊上,“牙尖嘴利可没有什么用处,你还是好好看看里边的东西吧。”

    胳膊骤痛,乔真捡起地上的文件,她没有半点迟疑的打开,里边是她亲生父母给何家一笔钱,还有何家领养她的资料,里边包括了所有她失忆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也好,不知道的也罢,她只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何昭,“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何昭心虚的低下头。

    她吓得嘴唇也在颤抖,原本逞强做出的坚强模样都溃不成军,取而代之的是脆弱以及不堪一击。“你低头是什么意思?你说话呀!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要听你亲自跟我说!”

    “……”他沉默许久。

    黑手党的男人却是等不及,“我替他回答吧,是真的!”

    “马德智障!”乔真一道凌厉的眼风扫过去,“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插手?!”

    男人讥笑一声,“你们的结婚证也是假的,不过是对假鸳鸯,你那么护着他做什么?不如跟着我,照样吃香的喝辣的。”

    何昭:“…真的。”

    乔真像是抓住一棵救命的稻草,她问何昭,“结婚证是真的对不对?”

    何昭偏头,避开她灼灼的目光,“他说的,是真的,我骗了你。”

    一句话仿佛用尽了他的力气。

    乔真的拳头雨点似的砸在她身上,泣不成声,“你混蛋!怪不得你一直拖拖拉拉、磨磨蹭蹭的不肯给我睡!”

    听不下去了。男人扬手一挥,便有大汉上前打晕乔真,将她关到隔壁。

    何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真被带走,费力的吐出一句,“别伤她。”

    男人冷眼,未应何昭便离开。

    等乔真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是在甲板上,海上的阳光灼热,晒得她皮肤痛,她坐起来的瞬间,记忆也在回笼。

    何昭故意透露自己的踪迹让死敌绑架他们,然后揭开真相,再然后她晕了,后颈下面几寸有点疼,哦,是很疼。

    她摸着脖子动了动颈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