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反套路,刺激。(8)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昭立刻偏引话题,“你不是要查伊泽吗?资料在这里。”他从办公桌的文件里抽出一份推向乔真。

    乔真也不再调戏他,立刻打开文件袋,里边是一沓子照片,全是伊泽在国外狼狈的照片,比如在酒吧买醉,比如在街头斗殴,还有被混混殴打。

    但就是没有任务完成的提醒。

    乔真:

    小二:

    乔真将那些照片录入脑海,

    小二:

    完球了。

    乔真:

    小二:

    那就是何昭骗人!

    乔真:

    小二:

    好了,就是何昭骗人。

    乔真不怒反笑,她殷勤的凑到何昭身边,“老公,你太棒了。”

    何昭微微一笑。

    乔真收拾好何昭办公桌上的保温盒,“那我先回去啦。”

    何昭问她,“不留一会?”

    乔真弯了弯眉眼,“不了,我怕打扰到你工作。”她凑到何昭脸颊上留下一个大声的“mua~”,然后离开。

    在门外偷听的秘书立刻四散。

    乔真笑眯眯的看向那些秘书,“以后偷听的话,记得要笑的小声点。”

    秘书们很尴尬的笑。

    乔真向他们招手致意一下,便转身离开,笑意不达眼底。

    秘书a:“我有点怕…”

    秘书b:“我也有点……”

    秘书c:“好好工作吧,总感觉刚刚有点莫名的诡异呢。”

    乔真现在就等着何昭放大招,她不信何昭会无缘无故的骗她,肯定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接下来的日子倒也平淡,就是乔真给予何昭的热情何昭有些招架不住,每当他要抽身,想跟乔真说清假结婚证的事情,乔真便睁着水盈盈的眼睛看向他。

    这时候,何昭便会不战而败。

    乔真从厨房端了杯水,推开书房的门,半个脑袋卡在房门与门框之间,“老公,都十一点了,你要喝点热水吗?”

    何昭招手让乔真进去,拉她坐在腿上,“怎么还不睡?”

    乔真精神振奋的看向他,她暧昧的挑了挑眉,明说暗示:“你也没睡啊,老公,我们今天晚上一起睡觉觉吗?”

    何昭揉了揉乔真的脑袋,将她的头发揉乱成鸡窝,“那么饥渴?”

    乔真慎重其事的点头,“嗯!”

    何昭的眼眸沉了沉,眼里有些什么情绪在明灭,最后只是化作一声叹息,“唉,等过些日子,你身体好些再说。”

    乔真的手作乱似的往身后摸,直到摸到个硬邦邦的棍儿,她没有半点羞耻的说道:“哦,硬的,那就好。”

    何昭额头蹦出一个十字架,他忍到青筋暴起,乔真还这么撩拨他。

    “乖,下去。”

    乔真不听,反手抱住他,“不要嘛,强撸灰飞烟灭呀。”

    何昭掐了掐她的腰,恶狠狠的说道:“非要你下不了床!”

    他抱着乔真进卧室,前戏都做足了,乔真的大腿间有湿意,她很清楚那是什么,所以她一个翻滚便逃离何昭的怀抱。

    “过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乔真掐媚的笑着,“哎呀,你今天真的是运气很不好,我刚刚来大姨妈了。就是女生的大姨妈,你懂吧?”

    “操!”何昭薅了把头发,他进卫生间,嘭的一声关上门。

    乔真也幸灾乐祸的扬了扬嘴角,她翻身去客房的卫生间垫个卫生棉。

    何昭大概半个小时便出来了。

    乔真躺在床上埋汰他,“早睡了不就好了,非得撩拨,撩拨又赶不上好时候,愣是你自个儿作的,怪谁?”

    何昭气闷。

    乔真时不时笑眼瞥过去,她看着何昭那似气闷又似委屈的神情便觉得想笑,她凑过去揉揉他的脑袋,“好了,今天不行咱们还有下个星期。”

    何昭钻进被窝,翻身背对着她。

    乔真也不去哄他,窸窸窣窣的将手里的杂志放在床头柜上,也背对着何昭钻进被窝,她蜷缩成一团,只留个脑袋在外。

    半个小时之后,何昭在黑夜之中睁开眼睛,他翻身将乔真抱进怀里。

    等何昭的呼吸匀称的时候,乔真才睁开眼睛,她看不清何昭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已经熟睡,而且很放松。

    乔真看着何昭放在她脖子下的胳膊,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据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算算日子,她待在何昭身边已经有一个月了,系领带,端水,递衣服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一直在坚持。就等着何昭放大招,好找个机会一走了之。

    她闭上眼眸,也沉入睡眠。

    依旧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又在彼此的相处中透露着别样的温馨。

    等乔真的大姨妈离开,何昭又犯胃痛,虽然乔真已经很尽力的在照顾他,但是常年的饮食不规律让何昭的胃有些不堪重负。

    何昭躺在床上,他眉头紧锁,手上还扎着针,吊着水。

    乔真将热水袋塞在他肚子上,一边埋汰他,“让你喝白开水不要喝咖啡!不要喝咖啡!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开心了吧?”她不解气的又拧了下何昭的腹部,还是不解气,再用指尖恶狠狠的戳了几下。

    何昭准确无误的捉住乔真的手,软趴趴的吐出一个字,“疼。”

    乔真瞥了他一眼,到底是没再弄他,展开暖乎乎的手给他轻柔的揉着肚子,“不疼的厉害,你怎么长记性?活该!”

    等吊瓶里的水都滴尽,乔真要给他拔针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有些抖。她握住何昭戳了针的手,“你冷?”

    不对,他的手不冷。

    乔真疑惑的看向他。

    只见何昭傲娇的轻“哼”一声,他另只手拽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乔真看着何昭绷紧的手,“放松点,老公,回血了,你放松一点,等血倒回去我再给你拔。”

    血倒的更汹涌了。

    乔真用力拽下被子,她倾身叼住何昭的嘴唇,法式热吻。

    羞涩.jpg

    她的余光注意着输液管里的血液都淌了回去,这才眼疾手快的将何昭手上的针拔下来,她的动作一气呵成。

    何昭都看呆了。

    乔真用先前就放置在床头柜上的棉签,沾些药涂抹在针眼上,再贴上创可贴,然后便拎着空药瓶离开了。

    何昭呆呆的看着乔真的背影,莫名觉得她刚刚有点帅。他脸上不知不觉的飘上两朵红云,脸颊有些发烫。

    这反常肯定是因为生病!

    乔真出去之后便吩咐张妈熬点青菜粥,何昭现在不能吃大鱼大肉,只能喝粥。唉,看着他那么可怜的份上,她勉强再对他好一点咯!生病更容易乘人之危。

    何昭久久不等乔真回来,他饿的肚子都咕噜咕噜叫不停了。

    这个女人!

    真讨厌!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