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反套路,刺激(2)
    乔真拿到一笔不菲的定金,她将金条放在中介那儿,在纸条上写下原主的卡号,“剩下的打进卡里,如果需要长期合作的话,就不要透露任何有关于我的消息。中介费从卡里扣。”

    她穿的是黑色衣服,脸上也带着口罩,故意压低声音让她看起来是个男性。“没问题我就先走了。”

    中介送她,“您慢走。”

    乔真带着现金离开,她买了好些东西才回盛景,哦,又被保安拦在门外,后来是保安打电话给何昭,才放乔真进去的。

    丢死人。

    但乔真还是进了盛景,毕竟原主穷的只剩一条命了,那些化妆品还是原主从人家试妆的地方死皮赖脸的蹭来的。

    何昭让司机从盛景离开的时候,他转头从窗户看着乔真挺直的背脊,他心里有一个黑暗的念头在吼叫,他想让乔真挺直背脊弯下去,他想看她低头。

    他在国外也接触到一些打击人的方法,最好的示范是拉米卡,拉米卡是个很性感的女性,她常年混迹在情场。

    拉米卡最初也是个清纯的女孩,后来她遇见渣男菲斯莫,被狠狠伤害后的她,也学着情场老手开始撩汉,最后得到菲斯莫的真爱,再狠狠的抛弃他。

    她说:“世界上最绝望的事情莫过于你曾最不在乎的东西,变成最在乎的东西。就在你以为你可以拥有它的时候,它毫不留情的推开了你。”

    她还说:“最伤人的是爱情。”

    最后她总结:“所以,二者结合,便能促使爱憎会,求不得。”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何昭像是鬼迷心窍一般,他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好极了。

    乔真并不是他的亲生姐姐,事实上,原主乔真的父母很富有,后来原主父母将她托付给何昭的父母,并留下一大笔钱。可是何昭父母却将那些钱都藏着,都去供何昭吃喝供他上学。

    原主以为家里只是重男轻女,其实不是,她与何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当初何昭对这件事情心知肚明,原主当初出卖他的事情才会不了了之。

    何昭回去便让心腹去乔真那儿取一根发丝去与他的做dna,等到结果出来以后,他便去盛景找乔真。

    彼时乔真正盘腿坐在地上啃着薯片看着脑残网剧,何昭有备用钥匙,所以他并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去。

    “呜呜呜……”乔真哭得痛彻心扉,因为男主角狠狠地伤害了女主角之后恍然大悟,啊!原来他喜欢的是女主角不是女配,天哪,这也太痛苦了。

    何昭看着哭得痛断肝肠的乔真,气氛有些微妙,他走到乔真身边坐下,莫名其妙的与她一起看脑残网剧。

    等追更完,乔真便用面纸擦拭眼泪,她回头看见何昭的时候吓得怀里的薯片都掉在地上,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薯片!”

    何昭头疼的皱了皱眉,把文件甩在茶几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乔真吓得将哭声都咽回去,呜呜呜这个垃圾系统助手,竟然没有及时提醒她何昭就在她身后。即使她有武力外挂,但何昭还是气运之子呢,别和气运之子对抗,这些都是血与泪的教训。

    她伸手囫囵擦了擦眼泪,拿起茶几上的文件,里边是dna检测报告,她与何昭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何昭看她,“何家养你十八年,要欠也是你欠,再加上八年前的事情,你是不是要偿还清这些债务?”

    乔真迷茫的瞪着眼睛。

    乔真狼狈的低下头,“这不可能!如果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他们为什么不把我送到孤儿院?别说你父母心地善良心生恻隐,他们是什么人,我知道的比你要早,比你更清楚。”

    何昭好整以暇的欣赏着乔真的狼狈,他转了转手腕,“不管原因是什么,我父母养你到十八岁是既定的事实。”

    乔真顽劣一笑,“我和你父母养你到十八岁才是既定的事实,你以为你当初的创业基金是哪里来的,真的以为是你父母存下来的吗?你现在只手遮天,怎么不去再查清楚一点?你算一算,我吃你何家多少?你再查一查我给何家赚了多少?为什么你做人可以选择性的眼瞎呢?”

    何昭被乔真堵的半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他一个电话让心腹去查,半个小时之后,心腹带着厚厚一沓子的纸到客厅。

    “何总。”心腹将资料放上茶几。

    何昭拿起资料一目十行的看着,事实确实如乔真所说,何家给予她的,对于她给予何家的是杯水车薪。

    乔真讽刺的看向何昭。

    何昭将资料合起来,扔回茶几,“既然如此,那我便补偿你?”

    乔真也不客气,“行啊。”她抬头看了圈这个房,“就这房子。”

    何昭微笑摇头,“不,我觉得这些太少,我补偿你一个对象如何?”

    乔真现在可以断定,何昭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厚颜无耻的说道:“对象是什么东西?你补偿对象又没有什么用,不如用钱补偿我,我能用钱包养很多个小白脸。”

    “我啊。”何昭莞尔,“你看我如何?要脸有脸,要身价有身价。”

    乔真巴巴的问他,“那我可以用你的钱去包养小白脸吗?”

    “……不能。”

    “哦。”她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的继续在笔记本上看网剧。

    何昭问:“这是哪来的?”

    乔真:“从房间里翻出来的。”

    “哦。”何昭冷淡应道。

    乔真笑骂了句,“傻逼。”

    她眉眼弯弯,即使眼泡还有点肿,但何昭就是觉得她很顺眼。“既然是你们何家欠我的,那我也不计较,咱们一笔勾销。”

    何昭含情脉脉的看向乔真,“不,我心悦你,八年已久。”

    乔真面无表情的看向何昭,实则内心十分震惊,眼前这个没有节操又变脸很快的男人他为什么会是气运之子啊?

    何昭捉住乔真的两只手,“我其实一直很心悦你,当初我以为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所以克制自己。即使是你回来,我也没有去找你,我以为你再凄惨一点,再落魄一点,我就会问自己,这样的你,凭什么可以得到我的喜欢?”

    “可是后来我发现我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我便忍不住来找你。我起先不知道你过得那么难,我原本想让你用自己补偿那些人情债,可亏欠你的是何家,这太好了,我要用我自己去补偿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