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番外、完)
    ..快穿之炮灰爱蹦跶

    婚后的乔真对范昭更加宠溺,范昭走哪儿她黏去哪儿,特别是那些看见范昭就走不动道儿的小婊妹,她见一个怼一个,见两个怼一双。

    深识其中滋味的严乐可谓是欲哭无泪,那是一次宴会,饭团的五岁生日,饭团大名范嘉峤,谐音范+乔。

    虽然范昭结婚,也有了儿子,但奈何严乐战斗力又渣又持久,她愣是偶尔在范昭面前晃了五年,也逐渐走上女强人的道路,她一直都在盼望范昭离婚。

    起先范昭是要弄死她的,但乔真不肯,乔真当时说:“弄死她,还有谁来看我们秀恩爱?我就喜欢看她气的不行又抢不过我的样子,特别爽。”

    后来乔真又说:“她太low了,她跟我抢激不起什么兴致。”

    于是范昭便私下给严乐开路,让她进严氏,一直爬到总监的地位。

    严乐在饭团的五岁生日宴会上吐槽道:“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女人,有什么好得意的?”

    原本只是一句很随意的吐槽,却恰好被挽着范昭胳膊的乔真听见,“呵!”乔真凑到范昭身上闻了闻,“这口软饭就是香,你想吃还吃不着呢。”

    严乐气得捏着杯脚的手指微紧,指节泛白,她不怒反笑,五年足够让她成熟,“那也比你好,不吃软饭。”

    乔真软若无骨的依附在范昭的身上,“昭昭,她欺负我,你快和我一起欺负她。”她扒了扒下眼皮,吐舌头做鬼脸,“略略略。”

    欠揍的不行。

    偏偏严乐还不能拿她怎么样。

    大名鼎鼎的乔真谁不知道,她哥是卓绝、卓清,她老公是范昭,她男蜜是杜枫,别看她整天吊儿郎当的,她的能力不逊于范昭,只是懒得展现。

    如此又高又结实的后台,谁还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去招惹她?

    乔真喜欢半岁左右的小宝宝,因为他们胖嘟嘟白嫩嫩的很可爱,所以圈子里的孩子她都抱过,并且被她抱过的贵妇都能轻而易举的怀孕,要儿子得儿子,要闺女得闺女。也因此,她在上流社会的“送子观音”名头便流传开。只是被她抱过的却少之又少。

    她知道,这如果不是凑巧,就是系统又背地里给她的外挂。

    范昭最爱与乔真单独待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那让他非常舒坦,还好乔真就是奔着宠他去的,范昭走哪儿乔真都死皮赖脸的跟到哪儿。

    并且“你出去一趟还会和以前一样爱我吗?”“你今天见到漂亮的小姐姐之后还会和以前一样爱我吗?”或者“你今天出去一趟我还是爱你”“今天看见帅气的小哥哥之后,我爱你更多了一点”“你今天脸上多了道皱纹,但我又更爱你了一点。”此类的话,成为乔真的口头禅。

    没办法,范昭就受用这套。

    接下来#八岁饭团的日记#

    九月十一日,晴。

    今天妈妈又说爸爸是小王子,是宝宝,我要和妈妈一起chong着爸爸。可杜枫舅舅明明说,我才是小王子。

    九月十二日,晴。

    我问妈妈,爸爸是小王子,那我是不是小小王子,为什么妈妈只宠小王子,不宠小小王子呢?

    妈妈说,爸爸是真的小王子,我是假的小王子。而且爸爸是小王子,还是宝宝,要被hong着才能开心。

    九月十二日,晴。

    今天杜枫舅舅又惹爸爸生气,妈妈说了很多话才哄好爸爸,那为什么我不高兴的时候,妈妈为什么不哄我?

    妈妈是不是不爱我?

    九月十三日,多云。

    今天妈妈要去接爸爸下班,把我丢在学校好长时间。

    这页的日记上有一个深色斑点。

    九月十四日,小雨。

    妈妈一定是不爱我。

    九月十五日,大雨。

    呜呜呜,爸爸妈妈都不爱我。

    乔真看见这些日记的时候,她心疼的都快碎掉了,她不是个好妈妈,从始至终都不曾是。她当天晚上趁范昭睡着之后,偷偷摸摸的掀开被子去饭团的房间。

    只见饭团蜷缩成小小一团窝在小被几里,乔真凑过去亲亲饭团的小脸颊,兴许是饭团睡的并不深,所以被乔真惊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小手拉住乔真的衣角,软糯喊道:“妈妈。”

    乔真一颗心都要化了,她躺在饭团的身边,抱着小饭团。“乖宝宝,爸爸是宝宝,你是小宝宝,妈妈爱你,乖乖睡觉。”

    第二天凌晨,乔真打算四点回到卧室,却发现范昭站在门口,他眼底有略微的青色,乔真心虚,“昭昭啊。”

    范昭倾身抱住乔真,“是我不好,我会爱他的。”

    乔真将手放在范昭背上,还没来得及感动,只听范昭又说道:“你只需爱我一个就够了,不许爱他!”

    从此以后,范昭便吝啬的给饭团一丁点爱,而乔真也更爱范昭。

    某天饭团牵着乔真与范昭走到路上,却听见一旁的车子在震动,里边偶尔传来男女混合的不和谐的声音。

    饭团好奇问道:“妈妈,车里的叔叔和阿姨在干什么呀?”

    乔真笑得温柔,“他们可能在修车,但是很累呀,所以他们就在喘气。”她将饭团抱进范昭的怀里,“乖,你和爸爸先去吃肯德基,妈妈一会儿就去找你们。妈妈修车很厉害的,我们要助人为乐,知道吗?”

    饭团似懂非懂的点头,范昭眼藏笑意的抱着饭团离开。

    乔真拿起钻头砸破车玻璃,暴躁老姐上线,“**,不知道影响市容吗?老娘能把你的鸡儿都崴断!”她说着便瞪大眼睛,眼风凌厉的斩过去。

    男人,已萎。

    乔真伸手进去将男人的驾照拿过去,一阵凉风吹来,“原来王氏的王八羔子,天凉了,你们该破产了。”

    当天,王氏破产。

    还是当天,范昭以床坏了的借口让饭团一个人回房间睡,因为他要与乔真熬夜修床。因为修床太累,第二天范昭与乔真都没有下床。

    小小的饭团觉得他的父母对他真是太好了,一夜没睡都在修床,还让他回房间好好睡觉,小小的他在心里记下大大的决定,以后要好好孝顺爸爸妈妈。

    再等饭团大点,九岁的他开始胡作非为,把乔真气哭,范昭就对他说:“妈妈是公主,所以爸爸才是王子,你才是小王子,如果你再把公主气哭,王子就要把你扔进小黑屋。”

    饭团不听。

    他第二天真的被关进小黑屋。

    当然,这事儿乔真不知道。

    从此以后饭团乖若木鸡,后来是乔真后知后觉饭团好像有点不对劲,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之后才知道,饭团有轻微的自闭症。

    一家两个病,乔真这时候是万万不能放弃饭团的,于是她开始对范昭采取暴力行为,不听话弄饭团?打!

    就在乔真的暴力行为下,这个家,一派和谐。

    说到底,还是宠坏的!

    几十年以后,范昭白发苍苍,他某天突然恢复全部记忆,他回忆起被乔真宠溺的情形,顿时气闷,一口气没上得来,挂了。

    那乔真,只能随他而去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