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别一本正经的勾引我。(21)
    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从百度上搜索到的有关于春天一切的美好词句都可以赋予那一天,因为平时忙碌的卓父、卓母要带着卓家的三兄妹去游乐场玩耍,最高兴的莫过于卓绝。

    那天卓父、卓母、卓伦还有原主玩累了之后,卓绝还是精力旺盛的四处跑,卓父害怕他走丢,便将卓伦与原主交给卓母看着,那时候卓母已经累的精神疲倦,只是一晃神的功夫,原主便被伪装成米老鼠的人贩子引诱到偏僻的地方。

    等卓母回神之后,哪里还有原主的身影呢?所以原主走丢,是怪原主危险意识太差?不,她还很小。是怪卓绝太顽皮?不,他也很小。是怪卓母太松懈?不,她只是疲累。所以怨不得谁,但除了乔真,谁的心里都在自责。

    乔真之后的三天都在陪同卓母招待亲戚,直到将那些亲戚送走之后,她才像是一摊软泥似的倒在沙发上。

    卓母与乔真的感情也是突飞猛进,主要是因为乔真的态度很随和以及她偶尔流露出的亲昵,使她很快融进卓家。

    除了卓母对乔真总是吃薯片有过几次劝,无果,卓母便直接夺过乔真怀里的薯片,她在试探乔真的底线,乔真只是哼唧两声便不再提薯片。

    这总算是让卓母相信,乔真对她消除芥蒂,于是她连着好几天都心情极好,连带着卓家的三个男人都轻而易举的看出来。

    卓绝最近对待乔真都是眼巴巴的模样,端茶倒水,好不殷切,还各种威逼利诱想让乔真喊他一声大哥,但他给乔真的第一印象太过深刻,至今乔真都没有喊他一声哥,还有种让卓绝喊他姐姐的冲动。

    “呱啦呱啦~”

    乔真接起电话,是范昭到访卓家,所以她立刻踩进拖鞋小跑到门口给他开门,然后便拥抱了下,“既然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范昭揉了揉乔真的脑袋,眼中的宠溺仿佛要溢出来一般,“提前告诉你一声,你会特地准备饭菜给我吃吗?”

    乔真仔细一想,“不会。”

    范昭无奈的笑。

    乔真将范昭带进卓家的客厅,“我给你倒水,等我一下。”

    她蹦蹦跶跶的进厨房。

    范昭的目光由始至终都盯着乔真的背影,柔和的、充满宠溺的。

    卓绝看着范昭看向乔真背影的目光,他的眸光便暗了暗。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沉默一会儿,

    乔真:

    小零:长时间的沉默。

    乔真:

    小零:

    乔真:她再一次屏蔽小零。

    她端着白开水去客厅的时候,卓绝已经和范昭相谈甚欢,卓绝正经起来的时候,比卓伦还多了股禁欲味儿。

    范昭将水杯接过去,然后便拉着乔真坐在他身旁,还伸出一只手握住乔真软软的小手,“最近没有再拍摄电影的打算,而且演员和导演都是我的身份,但并不是全部。为了她舍弃两个身份,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卓绝起身,“这股恋爱的酸臭味儿,待不下去了。”他离开。

    乔真向卓绝挥手告别,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范昭将乔真的脑袋掰过去,“不许看他,看我。”

    “好,看你。”她眉眼弯了弯,“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来看看你。”范昭一寸一寸的凑过去,将唇印在乔真的脸颊上,动作与眼神都有些小心翼翼。

    乔真不由失笑,她献上粉嫩的唇,印在他颜色浅淡的薄唇上,“我们现在可是对象关系,亲亲是你的专属。”

    范昭得寸进尺的在乔真唇上啄了一下又一下,一抹红色从他的耳根蔓延到脸颊,激动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乔真捧住范昭的脑袋制止他再一次的亲亲,“唉,《别原谅他》好像过两天要在电影院首映了吧?”

    “嗯。”范昭眸光不离乔真的唇,神色变得有些期待。

    乔真无可奈何的凑上去亲亲他,“我还有问题想要问你呢。”

    范昭迅速的又亲了下乔真,仿佛是偷了腥的猫儿般满足,“你问。”

    “当初编剧的那个剧情肯定是获得你的肯定的,但国际著名导演不可能比我这个二流的演员更没有见识,所以电影结局里的含义肯定非同一般。你可以告诉我,那时候为什么要让《别原谅他》的结局,是男主角杀了女主角再自杀吗?”

    “我可以告诉你,但不是现在。所以,你可以等我吗?”范昭的目光有些缱绻,甚至透露出祈求的意味儿。

    乔真搂住范昭的脖颈,仰头认真的看向他,“好啊,我等你告诉我,可是你千万不要让我久等,我耐心很差的。”

    范昭不着痕迹的躲避开乔真的目光,“我还有事,只能下次来看你,可是你也要去看看我,好吗?”

    乔真嘻嘻笑道:“好呀。”

    就在乔真送范昭出门的时候,在院子里拍摄的卓绝走到乔真的身边,他提起乔真白嫩的小手,用指腹擦了擦她手背,“妹妹,你的手上好像有灰尘。”

    乔真抬手瞧了瞧。

    “没啦,刚刚被我擦掉了。”卓绝眯了眯眼睛,心情极好的又拿起**,他向乔真与范昭招了下手,便去一旁拍摄花草。

    范昭的目光凝在乔真的手背上,他的指腹轻轻柔柔的刮在方才卓绝触碰过的地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勤洗手。”

    “知道啦。”乔真一口应下。

    卓绝从**里看见范昭的手不断的在乔真的手上擦拭,那个地方是他刚刚触碰过的地方,他心里的猜测更加印证几分。

    乔真将范昭送走以后,卓绝便欲言又止的看着他,还莫名其妙的问她,“妹妹,你是爱情里的脑残吗?”

    气得她当场又与卓绝开战。

    直到二人大汗淋漓的时候,卓绝像是死狗一般躺在地毯上,乔真便胸脯起伏不定,气喘吁吁的仰倒在沙发上。,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