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别再杖责我,好吗?(30)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请过太医,太医说是因为怀孕,乔真与夜殇舟便只能作罢。

    夜殇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洁癖”两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身上出过汗,沐浴换衣裳;衣裳沾灰,换衣裳,换被褥;就这两种情况,伏榷殿的奴才都忙得脚不沾地。

    但仍然改变不了乔真看见夜殇舟便能闻到屎臭味的事实,所以乔真又搬回易水轩,独留夜殇舟一个人在伏榷殿怀疑人生。

    开年腊月初八的时候,夜殇舟的腿痛又升了一个档次,从青筋暴起痛到精神恍惚再痛到浑身颤抖,这循序渐进的过程让乔真看得心惊胆战。

    乔真已经怀孕四个月,小腹有明显的隆起,她虽然住在易水轩,但对夜殇舟却是心心念念的,生怕他生气又没有人哄。

    庆幸的是腊月十二那天,乔真的嗅觉又恢复如常,她按时在每天午时去看望夜殇舟,却发现没有闻到那令人作呕的屎臭味,她当即撤下帕子进了夜殇舟的寝屋,还是没有任何异味。

    彼时夜殇舟已经痛到虚脱的程度,没有乔真哄着的他,以很迅速的速度消瘦下去,原本还算强壮的身体只剩一把骨头。

    乔真看着他这副模样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心疼他要遭那么大的罪,生气他没有好好吃饭没有照顾好自己。

    “夜、殇、舟!”

    她看似粗鲁实则很轻柔的将夜殇舟扶起来坐着,“醒醒!”

    夜殇舟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他恍惚看见乔真在他面前,眼前的景象却很朦胧。他闭上眼眸,又费力的睁开,“阿真?”

    乔真晃了晃夜殇舟的肩膀,想要将他晃得清醒一些,一边柔声的唤着他,“君上?舟舟?小殇舟?”等等……殇舟、商纣?还蛮谐音的,所以夜殇舟成为暴君是从名字开始便已经铺垫了?

    夜殇舟意识模糊的看向乔真,乔真却是闻到一股腥味儿,她立刻掰开夜殇舟的嘴,发现他嘴里破了好几个口子。

    “您这是何苦?”乔真派人宣太医为夜殇舟开些治口内破皮的药物,吩咐完又毫不留情的埋汰他,“若下次再让臣妾闻见您嘴里的血腥味儿,臣妾便将穿了三天未洗的臭袜子塞进您的嘴里。”

    夜殇舟哼哼唧唧的,他伸手扯了扯乔真的衣袖,脸上满是委屈之色。

    乔真轻哼一声,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愈发轻柔,“您若是不想嘴里被塞臭袜子,有痛便要说出来,您痛,臣妾心疼,您痛却忍着,臣妾心里更难受。”

    此后夜殇舟又是几度昏厥,直到三月,众人都以为临仙帝命不久矣的时候,夜殇舟腿里的毒被仙丹吞噬,他的腿能动了。

    夜殇舟又立刻下旨减税两年,又是一场普天同庆。

    最高兴的莫过于乔真,夜殇舟腿好则意味着他能继续执政,继续做大夜王朝的君王,继续完成乔真的任务。

    但夜殇舟则是苦逼了,仙丹不仅治愈他的腿疾,还让他的身体更加健康,特别是某个部位非常精神,有时候只是乔真一个嗔怪的眼神,夜殇舟便要去冷水浴。

    虽然三月是天气回温的时候,但还是冷得让人恨不得缩进被褥里。

    临仙帝九年四月。

    经过一个月的按摩与坚持,夜殇舟可以下地走两步了,他第一件事情便是将站着的乔真拥入怀中,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朕不比他们差。

    这时候乔真才知晓,原来夜殇舟一直都是自卑的,她的安抚也只是起到治病不治根的作用,好在现在他自卑的源头已经彻底解决了。

    五月中旬,乔真临盆在即,夜殇舟便整日都跟在乔真身边,那些奏折还是扔给夜怀今处理,反正他不用担心夜怀今会不会造反,毕竟这是个用拳头说话的朝代,有重兵权的人才是老大。

    五月二廿日,乔真坐在软榻上吃着夜殇舟派人千里迢迢带回宫的葡萄,只是还没有吃到嘴,她的肚子便有些痛,但好歹不是第一次生娃,她也有些经验,所以她很冷静的让夜殇舟扶她去产屋的床上,“君上,我可能要生了,你快去喊稳婆,让她们烧水,准备剪子还有纱布和药。”

    夜殇舟一瞬间有点呆滞。

    乔真抬手猛的推了他一下,“愣着干嘛啊?我羊水都破了!”

    夜殇舟回神便火急火燎的去将乔真刚刚说的给吩咐下去。

    “啊——疼疼疼!”

    “不行好疼,啊——”

    “出来没有?他怎么还没出来?!”

    乔真在产屋里痛呼,夜殇舟便在屋外像是无头苍蝇一般的乱转。

    小寻子提心吊胆的说道:“君上,听着君后的声音应该是很有力气的,君后又吉人天相,定会平安的。”

    大概两个时辰以后,稳婆从产屋出来,她怀里抱着个婴孩,“恭喜君上,贺喜君上,是位公子。”

    夜殇舟看也不看便绕开稳婆进产房,他握住乔真的手有些颤抖,“阿真,咱们以后不生了,一个都不生了。”

    乔真脸色苍白,汗如雨下,“说什么傻话?咱们还要生,生一个学堂。”

    夜殇舟俯身亲了亲乔真的嘴角,“不生了,一个学堂有一个学生,便不算是埋没先生,你好好休息。”

    乔真精力耗费太大,听见夜殇舟的话之后,便阖眸入睡。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她睁开眼睛便看见守在床边的夜殇舟,他胡子拉碴,眼底一片青黑,看样子很疲惫。

    乔真动了动,兴许是太费力,所以动静便大了些,惊醒了夜殇舟。

    “您先回去睡会儿吧?”

    她出言建议。

    夜殇舟只是摇头,他离开半个时辰后回来,乔真又呼吸平稳的睡着了。他方才出去是为了沐浴更衣,怕将满身的污秽沾在乔真身上。

    太医说的很清楚,乔真刚生完孩子,若是沾上什么病,很容易性命垂危,所以夜殇舟对待乔真的事情格外用心。

    他掀开乔真的被子钻进被窝,小心翼翼的伸手抱住乔真,因为怕碰到她肚子上的伤口,便只能虚虚的环着她。

    等乔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推了推身边的夜殇舟。

    夜殇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呆愣了几瞬息才回神,“嗯?饿了吗?”

    “对啊,臣妾一夜没吃东西了。”乔真越说越觉得委屈,她在产屋生死一线,结果醒来连吃的都没有。

    夜殇舟笑意晏晏的亲亲她,宠溺道:“朕去给你端进来。”

    乔真吃饱喝足以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君上,咱们的孩子呢?是公子还是公主?”

    夜殇舟兴致缺缺的回道:“是个公子,康健着呢。”

    乔真这才放心的缓口气,她期待的看向夜殇舟,又扯了扯他的衣袖,“您让奶娘抱来给臣妾瞧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