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别再杖责我,好吗?(29)
    ,精彩小说免费!

    夜殇舟还是忍着腿上的痛去抱抱乔真,只是这次的动作却很轻柔,“你也是珍宝,大珍宝和小珍宝。”

    乔真用帕子擦拭夜殇舟额头渗出的汗珠,满目担忧,“也不知道这场雨要下多长时间,您这样臣妾看着心疼。”

    按照正常人的脑回路,夜殇舟现在应该恍若无事的笑笑,然后强忍着腿上肌肉的疼痛,安慰乔真,“没事的,只是有点痛罢了,等这场雨过去便不会再痛了,不必担心朕。”

    但以上这一段是不可能存在的。

    夜殇舟听到乔真对他的心疼,他的眼角溢出些许的湿润,虽然脸上因疼痛而有些狰狞,但他还是紧绷着腮帮子忍住了,用他那仿佛会说话的眼眸向乔真疯狂暗示着他的委屈还有求安慰。

    乔真的眼中划过一抹无奈,她脱了鞋子跪坐在夜殇舟的身旁,倾身抱住他,“如此您可感觉好些了?”

    夜殇舟将脑袋埋进乔真的脖颈,狠嗅一下她身上的淡香,“谁说良药苦口,依朕看,阿真才是良药,又香又可口。”

    她的额前划过虚拟黑线。

    乔真用指尖将夜殇舟的脑袋推离,“依臣妾看,您还是不够痛,否则怎么会还有精神与臣妾调侃?”

    “唔……”夜殇舟的剑眉紧锁,又从齿缝里溢出一声闷闷的痛呼。

    乔真又不自觉的拧着眉,她轻柔着声音哄劝道:“还是唤太医吧,虽然您以前也会痛,但这次实在是有些严重,哪怕是开服药缓缓您腿上的痛也好。”

    夜殇舟紧锁的眉头拧的更紧,“不必,忍忍便是。”

    乔真扣住他的手腕,直接选择性忽视,“来人,传太医。”

    她趁机替夜殇舟把脉,发现他身强体壮,身体应当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解释便是他的腿。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原来仙丹的效果还有延迟,是她孤陋寡闻了。

    那她不用勾搭郇殷了。

    夜殇舟喝道:“滚回来!不必宣太医,谁来斩谁!”

    乔真用手不轻不重的拍在夜殇舟的额头,“眼看着您变得宽和些,这一遇事便荡然无存了。”她没个好气的赠给夜殇舟四字评价,“不经推敲。”

    她看着夜殇舟没有缓和的脸色,便软下神色,“行了,不必去请太医了,臣妾给您揉揉腿,这总可以吧?”

    夜殇舟闷声不响。

    乔真爬到床尾,她盘腿将夜殇舟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力道适宜的捏揉着,“会有些疼,但缓过一阵便好了。”

    夜殇舟看着神色认真的乔真,只觉得心里满满当当的。

    事情如小零所说,虽然秋末的一场雨只是持续了五天,但阳光破云而出的时候,夜殇舟的腿还是痛的厉害,那些奏折都已经让夜怀今代为处理。

    转眼十月半,夜殇舟的腿痛的更加厉害,若是以前只是让他额前的青筋暴起,那么现在则是痛到他有些恍惚。

    短短半个月的时候,夜殇舟已经因为疼痛的折磨而消瘦一大圈,他的颧骨都高高的突出来,气色也没有先前的好。

    乔真时常看见夜殇舟眼神空洞的看着某处,只有她凑在他耳边说话的时候,他眼里才会有一些神采。“君上?”

    夜殇舟的墨珠动了动,然后转头看向乔真,他扯开嘴角笑了笑,脸上的神情却是僵硬至极,“朕没事。”

    乔真看着心里难受,却又无能为力,她将食案放在案几上,然后将夜殇舟抱起来让他坐着,习惯性在他身后放个软绵绵的枕头,“都午时了,吃些东西吧。”

    夜殇舟握住乔真的手,想安慰她几句,却发现自己的手抖的厉害,他又怕不小心弄疼乔真,便又松了松手。

    痛的是腿,折磨的是神经。

    乔真抓住他颤抖的手,“您再忍忍,再忍忍便没事了。”

    夜殇舟看着乔真愁眉苦脸的神色,他抬起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自责道:“你好久没有笑过了,都是朕不好。”

    只一句话,便让乔真有种泪奔的冲动。她何德何能啊…让他一个无牵无挂的大暴君,去在意她的小小笑颜。

    乔真只觉得鼻尖一阵刺痛,她的眼眶里便涌上眼泪,还没等她将眼泪逼回去,它便已经砸落,她赌气似的说道:“有什么好笑的?!臣妾又不爱笑!”

    夜殇舟只觉得手上有些湿凉的感觉,他的心里也闷闷的难受,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将手放在胸口压了几下,还是没有将这种感觉缓解。他抬手擦拭着乔真脸上的泪痕,“别哭,你一哭,朕便难受,比腿疼还要难受。”

    乔真抽噎几下,便将泪意都抑制住,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她现在是夜殇舟的精神支柱,若是她都稳不住的话,还怎么指望夜殇舟能坚持下去?

    “没事,臣妾只是心疼您。”她在大床上放了矮几,又将食案便放在矮几上。“您先吃些吧,今天有胡萝卜,还有枸杞与红枣熬的甜汤,可好喝了。”

    夜殇舟等着乔真的投喂。

    他最近越来越由着乔真,只是因为他心知肚明,乔真是因为他才整日没有笑颜。这个认知既让他心疼,又让他有种难以言喻的喜悦,他果然是中毒了。

    兴许是腿上的毒蔓延到心脏了,不然他怎么会变得那么奇怪?

    转眼十一月。

    乔真因为忧心夜殇舟还有孕期的烦躁,她也消瘦一圈,下巴都有些尖了。

    夜殇舟最近也在想方设法的哄着乔真与他一起吃些,最后他胖了一圈又变回以前的模样,但乔真依旧消瘦。

    容易长肉的人,疼痛也不能阻止他长肉;不易长肉的人,好吃懒做睡成猪都不能令她长二两肉。

    更令夜殇舟绝望的是,乔真看见他便忍不住的反胃想呕吐,有一次她还当着他的面将午膳都吐出来了。

    乔真说是因为他身上有股很浓郁的屎臭味儿,夜殇舟觉得很委屈,腿疼都没让他那么委屈,于是他每天都沐浴换衣,还换着香去熏衣,但乔真还是觉得他身上有屎味儿,而且屎味儿还将那熏香的味儿掩盖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