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别再杖责我,好吗?(26)
    ,!

    夜殇舟意料之中的不信。

    这事儿换位思考一下,若是夜殇舟敢在跟她啪的时候喊别的女人的名字,她非得将夜殇舟给废了!

    这么一思考,乔真更沮丧了。

    小寻子道是金太傅来了,乔真让小寻子将金太傅送回去,今日停一天。

    她与夜殇舟两个人在前殿大眼瞪小眼。乔真是气短的人,“君上,臣妾方才说的句句属实啊,臣妾真的不喜欢公子今。”

    夜殇舟冷眼看她,“证明。”

    “易证有,难证无。”乔真拉住夜殇舟的大手,“不如您说个法子,臣妾做给您看,可好?”

    夜殇舟看着乔真沉默一会儿,吩咐道:“从小路去左护门。”

    “好。”乔真应声,推着夜殇舟去左护门,那是文武百官退朝出宫的必经之路,她对夜殇舟的意图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夜殇舟与乔真很快到左护门,夜怀今与几位太傅的声音传来,夜殇舟的睫毛颤了颤,他低着声说道:“亲朕。”

    乔真嘟囔:“您好幼稚啊。”

    因两个人离的很近,夜殇舟听个清清楚楚,他嘲讽道:“你若是不乐意……”

    乔真倾身堵住夜殇舟的唇瓣,没有半点难为情的模样,她伸手捧住夜殇舟的脑袋,没有退开,直到夜怀今的声音戛然而止,乔真才神色坦然的退开。

    刚刚那一幕被夜怀今还有几位太傅看个正着,特别是后来去寻夜怀今的金太傅,立时埋怨道:“哎呀,光天化日之下的。”

    夜殇舟的耳根微红,面上却还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

    夜怀今后知后觉的领着几位太傅行礼,“微臣参见皇上。”

    “免礼,今日朕是累糊涂了,今皇弟与几位太傅别放在心上。”夜殇舟难得的向别人表示歉意。

    乔真调侃似的说道:“可不是吗?被本夫人气得一夜未睡。”

    金太傅一副没眼看的模样,“哎呀,君上年轻气盛,到底是年轻人,床头吵架床尾和嘛,既然累便休息,跑这儿干嘛?”

    乔真意有所指的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不是来解开君上的心结吗?”

    夜殇舟出言道:“回去。”

    乔真忍不住勾唇笑了笑,她推着轮椅从正道回去,一边走着一边与夜殇舟说话,“您现在信了?”

    夜殇舟还是觉得有些不解气,“你生气也不该拿这种事情气朕。”

    乔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您生气也不该口不择言的说出那种话,您知道您说那话的时候臣妾有多难过吗?”

    夜殇舟伸手覆在乔真扶着轮椅的手上,他放缓声音哄道:“是朕的错,朕封你做君后,给你道歉好不好?”

    “好啊。”乔真答应的很干脆,“本夫人现在的地位,那可是历代君后都比不上的。哎呀,还要谢谢君上您以前的残暴不仁啊,吓得那些臣子连屁都不敢放。”

    夜殇舟拧了拧眉,“阿真你真是好粗俗啊,朕好嫌弃你。”

    “嗯?”乔真停顿几秒,问道:“您刚刚唤臣妾什么?”

    夜殇舟很自然的说道:“唤你阿真,朕不能这么唤你吗?”

    “能,这天底下您是最有资格这般唤臣妾的。”乔真推着轮椅慢慢的走。

    夜殇舟吩咐道:“小寻子,去将还没有出宫的大人都请到御书房。”他拍了拍乔真的手背,“走,咱们去御书房。”

    乔真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却还是听从他的话儿,将他推到御书房。

    那些大人也很快到御书房。

    乔真识趣的借着沏茶的借口退出去,实则是在门外偷听,但御书房的门隔音效果好的不要不要的,她什么都没有听到。

    当天中午,夜殇舟便下旨封乔真为君后,赏绫罗绸缎、真金白银、还有各种首饰、玉如意什么的,择日入住凤栖宫,普天同庆,税减三年。

    入住凤栖宫只是个噱头,乔真现在光明正大的与夜殇舟住在鹤阙宫的伏榷殿,长伴君侧。对此夜殇舟很满意。

    封后大典是在三天后,服饰首饰都是历代皇后用过的,礼部的效率也高,三天虽然有些仓促,但不失体面。

    众人都在忙碌的时候,只有乔真与夜殇舟你侬我侬的谈恋爱。

    转眼三天,封后大典很隆重,特别是减税三年,是真真正正的普天同庆。而乔真却在那天负重几十斤累成狗。

    凤冠霞帔真的有几十斤,乔真刚刚穿上的时候差点被压倒,当时她的身子往后倾,是夜殇舟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才没有在这么重要的日子掉链子。

    当天晚上夜殇舟将乔真啪的昏昏欲睡,夜殇舟便当是他自己重振雄风了。

    至于乔真,实在是懒得去揭穿他的自欺欺人。

    转眼又是三天,到了君后回门的时候,乔真是花了血本的,用红毯一直从宫门铺到乔家所在的喜乐村。

    至于为什么没有一直铺到乔家的院门口,乔真表示要卖点关子,到时候揭开真相的时候才能令人更加的震惊。

    喜乐村是彻底炸开,村里将闺女送进宫的人家都在猜测是哪家闺女那般命好,竟然能做大夜朝的君后。

    乔嫂身子好的七七八八,她也与乔母在村口凑着热闹,“娘,上回小妹回来过一趟,您说,会不会是小妹?”

    还没有等乔母说些什么,身旁的穿着石榴红衣裙的女子便出言道:“二姐文不能武不就,凭啥做君后?”

    这女子便是乔阿云,是原主二叔的闺女,也是被乔真顶替的那位。

    乔母与乔嫂都没有好脸色。

    一阵马蹄声还有马车车轱辘转动的声音,已经有一支军队在前为华贵的马车开路,穿着铠甲的领队人翻身下马去禀告,“君后,村中路甚是不平。”

    乔真伸出白皙细腻的手,她撩开帘子便下马车,守在村口的人都是一阵惊讶,特别是乔阿云还有她的爹娘,看到他们那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乔真便忍不住的暗爽。

    众人皆是跪拜在地,“草民拜见君后,君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乔真站在车辕上,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原主二叔那一家,最后转移目光,被婢女扶下马车,她弯腰将乔母还有乔嫂扶起来,“娘,大嫂,不带我回家吗?三年未回,路也有些记不清了。”

    谁能想到不久之前被乔母追着打了半个村子的乔真竟然会是君后!

    乔母激动的将乔真带回乔家的院子,“阿真,不不,娘娘,那您前些日子带回来的那个男人,他、他是?”

    乔真恶趣味的看着乔母还有乔嫂提心吊胆的模样,“是君上啊。”

    乔母瞬间吓得白了脸。

    乔真忍不住笑开,她扯了扯乔母的袖口,“娘,别怕。您上次也见过了,他没有三头六臂,也不吃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