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别再杖责我,好吗?(24)
    “不给。”乔真嗔怪的轻哼一声,“不赏便不赏吧,您高兴便好。”

    夜殇舟捏了捏乔真的软手,“夫人觉得,君后如何?”

    “什……”乔真的声音戛然而止,夜殇舟是在问她,君后的位置怎么样?她一瞬间便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君后的位置固然好,谁都想要,乔真也不例外,但是她不能要。她身份低微,要不起那高高在上的位置。

    “不如何。”乔真握住夜殇舟的手,小脸蹭上他的手背,“灼华夫人这个位子,臣妾已经很满足了。”

    夜殇舟挑起乔真的下颚,戏谑道:“夫人是不想要,还是不敢要?”

    “是不能要。”乔真直言不讳,“那地位多好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不想要?但是臣妾不能要,您好不容易得些名声,不能因我而又将那些名声又毁了。”

    夜殇舟有些生气,“难道君后之位比不得那些虚无缥缈的名声?”

    乔真咬了咬唇,满脸的为难,“比得,但是为了臣妾,不值得。”

    夜殇舟冷眼推开乔真,他推着轮椅回去,独留乔真一人在原地。

    接下来的几天,众所周知,灼华夫人失宠了,夜殇舟连着几天都留宿在鹤阙宫的主殿里独寝,连带着乔真派人送过去的糕点都尽数送回易水轩。小说网..即使在乔真陪着夜殇舟与太傅学习的时候,夜殇舟仍是没有理睬乔真半句。

    三位太傅都先后见过乔真,请她尽快化解与夜殇舟之间的别扭,但是乔真又不好直接讲“你们皇帝要封我做君后但是我不同意所以他生气了”这种话。

    这天,夜殇舟照样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对乔真视而不见。

    “君上,您生气了吗?”乔真明知故问,她采取循序渐进的战术。

    夜殇舟并没有应声。

    乔真自顾自的说着,“您不说话臣妾便当您是默认了,您别气了好不好?是臣妾有眼无珠,放着那么好的地位不要。”

    夜殇舟冷笑一声,“等你有眼有珠的时候再与朕说话。”

    乔真噤声,当真半个时辰都没有与夜殇舟说半个字,连声儿都不出。

    夜殇舟愈发气闷,他将毛笔架在笔山上,“夫人到底是因何而不要君后之位?真的是觉得不能要吗?朕残暴不仁数年,那点名声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莫说君后的位子,即便是朕现在要把这龙椅送给你,他们又敢说些什么?”

    乔真附声,“那您倒是把龙椅给臣妾啊,光说不练假把式。”

    夜殇舟差点被她气笑了,他推着轮椅绕过书桌到乔真身边,眼眸里带着不可违逆的威严,他命令道:“蹲下。”

    乔真听话的蹲在夜殇舟的面前,不敢吱声,生怕又戳到夜殇舟的怒点,虽然夜殇舟现在已经很生气了,但至少还没有打她。

    夜殇舟的语气含着几分薄怒,“这轮椅到底是你想为朕好?还是想摆脱朕?!只怕是个幌子,好让你多与夜怀今见面,最后等朕厌弃你的时候,便收拾包袱去找夜怀今双宿双飞?!”

    他越说越过分,乔真不怒反笑,“是啊,臣妾已经在您身边待够了,您整天就知道杖责斩脑袋,哪个女人会喜欢?”

    她站起身,仍是喋喋不休着,“您到底哪点比得上公子今,能坐在如今这个位置?”乔真走到明黄色的椅子旁,她伸手摸上椅背,“真是糟蹋了。”

    夜殇舟怒目看向乔真,他推着轮椅去拉住乔真的手,“将刚刚说的话都收回去!朕命令你收回去!”

    乔真微弯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夜殇舟,眼中一片冷意,“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哪有收回的道理?”

    夜殇舟的心里有些刺痛,但更多的是钝痛,他紧紧抱着乔真的腰身不再看她的眼睛,“朕便是道理!听见没有?朕命令你将刚才的话收回去!”

    乔真这暴脾气顿时上来了,“您不讲道理难道还指望旁人你与您讲道理?不妨告诉您”她逐字逐句,“不、收。”

    夜殇舟气得便将乔真拉到御书房后的寝屋,他将乔真推倒在床上,“将刚刚的话收回去,收回去!”

    乔真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道:“嘴长在臣妾身上,臣妾偏不收。”她还故意激怒夜殇舟,“公子今多好呀,温润如玉,博学多才,又讲道理,还不会动不动便打人。”

    夜殇舟两只手撑在床沿上,他倾身压在乔真身上,大手钳制住乔真的下巴,眼眸中充斥着暴戾,“你再喜欢他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朕压在身下。”

    他蛮横的撕扯着乔真身上的衣裙,最后将她的肚兜也一并扯开,在她的脖颈上流连忘返,留下红色的痕迹。

    乔真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心疼她刚刚穿在身上的衣裙。

    可贵了。

    够普通人家花一辈子。

    夜殇舟察觉到乔真的不专心,一口咬在乔真的肩上,留下两个牙印。

    “嘶——”乔真痛的倒吸一口气,“您是狗吗?咬完脖子咬肩膀。”

    夜殇舟并没有回应她,只是全心全意的想要在乔真身上留下痕迹。

    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他还是不知疲倦的动着,但乔真坚决不心软,说好要虐他那就一定要狠狠虐他!

    所以乔真硬逼着自己从眼眶里挤出两滴眼泪来,“呜呜呜阿今……”

    夜殇舟的身形一僵,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凶猛的攻势,他吻着乔真的唇,“看清楚,看清楚我是谁,说啊!”

    乔真心如死灰的闭上眼睛,又是两滴眼泪流淌下来,从眼角划开两道水痕,她死死的咬着唇,抑制出令人羞耻的声音。

    夜殇舟气红了眼睛,在乔真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到最后她浑身都是青紫,竟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天黑又天亮,夜殇舟紧紧的搂住乔真,“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乔真翻身将自己卷进被子里,并且肩膀微颤,制造出她在埋头痛哭的假象,为了逼真,她还偷偷摸摸的用手揉红了眼睛。

    爱是一道光,绿到他发慌。

    让夜殇舟整天有事还胡思乱想,胡思乱想完了还敢对她胡言乱语,估计这事儿过去以后,他这辈子都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小零泪眼汪汪:

    乔真压抑着激动:

    小零:呵呵,它刚刚从宿主的话里听出一点点激动,一丢丢兴奋,它绝壁没有听错!这个辣鸡宿主!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此处又有一个红色的大感叹号。小零,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