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别再杖责我,好吗?(21)
    乔真将锦囊硬塞过去,“娘,他待我极好,区区几十两,他不会放在眼里的。”她指着头上的金钗,“这些可都是真金子打造的,您不必担心我。”

    乔母仍是推拒,“夫家待你极好是一回事,你用夫家的银两接济娘家又是另一回事,爹娘没用,不能给你撑腰,但也不能拖累了你。”

    “娘!”乔真看着视锦囊如大敌的乔母,她有些头痛。她霸占原主的身子,自然要尽责,原主的父母待原主都是打心底的好,她于情于理都得接济原主的家里。“您若是不拿着,我才要生气!当初您待我极好,即便是现在,您依旧待我很好。女儿过上好日子,怎么能再看着您和爹劳累?”

    “闺女出息了,娘也放心了,只是这银钱,你说什么娘都不会拿的。”乔母拿起铲子翻着大锅里的菜,无视乔真。

    乔真无计可施,她又转身去找院子里找乔老爹,“爹,这些银子您拿着,家里有什么需要的,便去添置。”

    乔母看见乔真拿着锦囊去找乔老爹,她放下锅铲也凑过去,“孩子他爹,这银钱咱不能要,要是咱们把这钱拿了,阿真以后怎么在夫家抬头?”

    乔老爹听了这话,也一个劲儿的推拒,“不能要!不能要!”

    乔真心如死灰的回到屋子里,将锦囊随意放在矮几上,她支肘在矮几上扶额,一声接连一声的叹气,“唉。”

    夜殇舟问道:“有烦心事?”

    乔真一吐为快,“是啊,我刚刚想给爹娘塞点钱,他们不肯收,生怕娘家拿了夫家的钱,让我更抬不起头。”

    夜殇舟皱眉,要他疆场厮杀他倒能给几个主意,但是对待这种事情,他也无能为力,于是他也皱眉烦心。

    小寻子弯着脊背站在夜殇舟的一旁,“夫人,奴才倒有个法子。”

    乔真耷拉着眼皮子问道:“你有什么法子便说出来。”

    “方才奴才得知您的长嫂又诞下女儿,还未满月,您作为姑姑,于情于理都是要给见面礼的。”

    乔真瞬间眼睛一亮,她起身出去将装着柿子的篓子抱进屋里,“小寻子,来,这是本夫人赏你的。”

    “谢夫人。”小寻子受宠若惊的应着,连忙接过篓子。

    乔真又添道:“走的时候记得把篓子留下,别顺走了。”

    小寻子抽了抽嘴角,最后只能弯着腰应声。可夜殇舟还在屋里,他又不敢吃,只能将篓子放在别处。

    夜殇舟指向柿子,面无表情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小寻子:“回您话,那是柿子,夫人爱吃的柿子饼便是用这些做的。”

    原主喜欢甜的糕点,对柿子饼更像是情有独钟,但夜殇舟不喜欢吃甜的,所以易水轩便很少再摆放那些糕点。

    夜殇舟扬了扬下颚。

    小寻子拿起一个看上去比较干净的柿子放在矮几上。“这些是夫人刚刚从树上摘下的,您若是想食用,奴才便去用井水洗一下,再给您添副碗勺。”

    “不必。”夜殇舟伸手拿起矮几上的柿子,但是很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他手上的力气有些大,本就软趴趴的柿子被他捏瘪了,柿子皮裂开,里边的暗黄色汁液,还有果肉都流淌在他的手上。

    小寻子心惊胆战的用帕子擦拭着夜殇舟的袖口,最后还是留下一摊深褐色的痕迹,他觉得他今天可能要小命不保了。

    夜殇舟拧眉,将带有深褐色的地方掖住,收回衣袖,“无事。”

    小寻子默默地出去打水,将污秽的地方清理干净。

    乔真又带着锦囊去寻乔老爹还有乔母,“爹,娘,这是我给侄女儿的见面礼,这你们总能收下了吧?我方才与相公说了下,相公也没说什么,你们便拿着吧,下午我离开的时候,也能安心些。”

    她又是一番蛮不讲理的死缠烂打,实在是缠的乔老爹与乔母没有耐心,乔老爹才将锦囊收下,但乔母还是喋喋不休的担心着,生怕这事会拖累乔真。

    乔真又是一番安抚,才让乔母和乔老爹提着的心踏踏实实的放下来。

    她这才进屋里去与夜殇舟闲扯些东西,却眼尖的看见星星点点的深褐色,她立刻扒拉着夜殇舟的衣袖,“这怎么脏了?我刚刚出去的时候还干干净净的呢。”

    夜殇舟没有回答,只是将袖子从乔真手里抽开,摆明了不想说。

    乔真将目光放在小寻子身上,“小寻子,你不会也瞒着本夫人吧?”

    小寻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哭丧着一张脸道:“夫人,公子的袖口沾上柿子的汁液了。”

    乔真看着夜殇舟仍是面无表情的脸,“端些盐水进来。”只等小寻子离开,她便忍不住笑出声。

    夜殇舟一道眼风扫过去,乔真立刻将笑声收敛住,她先发制人似的埋怨道:“只是沾上柿子的汁液而已,很容易擦掉的,您干嘛要搞得见不得人似的?”

    小寻子端着盐水进来。

    乔真用帕子沾上盐水擦拭着深褐色的地方,又将那处的衣料搓揉几下,便擦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残留着浅浅的痕迹,“兴许是盐没放够,回去再换吧。”

    小寻子连忙道:“奴才再去放些盐。”他端着盐水要出去。

    乔真立刻将人喊住,“回来!再去放盐,中午还吃什么?”

    小寻子立刻丧着脸说道:“那奴才去将这水倒掉。”

    乔真又制止他,“不必,左邻右舍靠的近,你去买些盐回来。”

    “是。”小寻子将盐水放在桌子上,脚底抹油溜出去了。

    乔真知晓夜殇舟那时而闷骚的性子,但在她接受的范围内,她还是乐意宠着的。“您觉不觉得无趣?”

    夜殇舟委婉道:“有些。”

    乔真握着夜殇舟的手,“是我不好,方才只顾着与爹娘去说话,您若是觉得无趣应该早说的,我便不留您一个人在这了。”她面上有些愧疚,“您吃柿子吗?”

    夜殇舟捏着乔真的脸颊,捏上好些时候才大发慈悲的收手,“你愧疚便好,将你的愧疚留着,晚上再补偿给我。”

    他神色坦然的说着很暧昧的话,乔真微不可闻的叹口气,“您确定要我晚上补偿您?不如换个补偿如何?”

    作为刚开荤的万年老处女乔真,一旦开荤便有些食之入髓。虽然她现在也是普通女子,但有武力的外挂,意味着她的体力还有身手都很好,在任务世界里是凤毛麟角的,夜殇舟这个凡夫俗子哪里能承受得住?

    天界私底下也有黄暴的话题,例如某仙女与某仙男结成仙侣,二人成亲之后一共啪了多少年。是那种不用解决三急而且还可以提高修炼速率的双修啪。

    最短记录好像是三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