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5)
    ,精彩小说免费!

    “您哪日不在臣妾的身子底下软成一摊?”乔真用同情的眼神看向这只大废喵,眼中满是冷意,“您似乎有些分不清局势,如今是臣妾在威胁您,您要有点被威胁的自觉,好吗?”

    她端着茶放在夜殇舟的身旁,“这里只有臣妾和您,但是您的腿,似乎不太方便呢,真让臣妾为您担心。”

    夜殇舟听得暴怒,却为一双腿所累。“朕能登上这九五之尊,你以为凭的是一腔孤勇?”他探手进袖。

    乔真漫不经心的扫视一眼,嗤笑,“别找了,臣妾方才‘手忙脚乱’的扶您起来的时候,无意中摸到了这个。”她从袖中将一个纸包掏出来,又凑到鼻尖闻了闻,“啧,是蒙汗药呢。”

    她将纸包放在一旁的茶案上,又从袖中掏出几件东西,“这袖子可真是个好东西,能塞那么多的东西。”

    夜殇舟怒目圆瞪,“你!”

    乔真从那些东西里边取出一块绢帕,明知故问道:“这上边的花纹怎的令臣妾眼熟?噫——这不是那日郇公子为臣妾做的画吗?您当真那般喜欢?”

    夜殇舟半是恼羞半是恼怒,他横眼乔真,索性闭嘴不言。

    “您也别气,毕竟谁都不会乐意整天活得提心吊胆。您自个儿也知道自己比不上公子今,为什么不反思一下?”

    “是,臣妾喜欢您,您是不是觉得特别高兴?有公子今在前,臣妾喜欢的还是您,那您真是好棒棒哦。”

    “您哪处不高兴,您说出来难道不好吗?臣妾又不会笑话您。反倒是您闭口不言,臣妾哄您都没个法子。”

    乔真喋喋不休的与夜殇舟说着,即使是他半个字都不回。“今日公子今是因郇殷才来的,那日臣妾与郇殷闲聊几句,臣妾想让他做个轮椅出来,您知道什么是轮椅吗?就是一个椅子,但它的腿是两个轮子,您坐在上边,推动轮子便能驱使那轮椅,这样您日后也方便些。”

    夜殇舟气消一半。

    乔真敏锐的察觉出,他的目光不似方才那般凶狠,又继续道:“您臭名在外。”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夜殇舟的气势仿若一瞬倾泻,尽数压在她身上。

    “咳…那什么,也不是臭名,大概是您在战场上的英姿很是震慑那些人,所以他们怕您怕的很,虽然您腿不方便,但是那些人还是怕您。你想啊,您威名远播,这些都是公子今比不上的。”

    确实比不上,公子今远播的都是美名。但是乔真机灵的没有说。

    夜殇舟还是没有应她,只是目光微冷,“过来,抱朕。”

    乔真非常殷勤的凑过去,这次不是公主抱,只是很简单的拥抱。

    夜殇舟用指腹摩挲着乔真脖子伤口旁边的肌肤,“痛吗?”

    乔真可怜兮兮的看向夜殇舟,“可疼了,您可真舍得。”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真是绝配,软硬兼施都拿捏的非常有分寸。

    乔真先前对他狠过,也适时的向他示软,“君上,你去与太傅学习吧,凭您的英明,让大夜朝走上巅峰不是梦!”

    “好。”

    夜殇舟应答的很轻,也很明确。

    乔真微怔,夜殇舟向“贤君”迈出了第一步,她凑到他的脸颊,“啵。”

    整天乔真都非常高兴,对待熊孩子,要不吝啬对他的夸赞,而乔真对他表现出的高兴,正是最好的夸赞。

    #震惊!大夜朝那个暴君去和太傅学习为君之道!#

    只是夜殇舟与太傅学习几天之后,大夜朝的饭后谈资又变成:#震惊!临仙帝八年间,几代太傅都辞官回乡,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乔真:呵呵。

    到底还是她太嫩了,她怎么会放心将夜殇舟这个有权有势的熊孩子交给年迈的太傅?夜殇舟在短短的几天里,逼走四五位德高望重的太傅。

    最后实在是无计可施,只能广纳贤才,让公子今筛选。

    最后留下三位太傅,刘太傅、马太傅、金太傅。

    刘太傅对治国之道有独特且完善的见解,马太傅对君子之道很有钻研,金太傅秉持劳逸结合的观念,将刘太傅与马太傅的知识灌输给夜殇舟。

    夜怀今也是用心良苦。

    乔真现在不仅是夜殇舟的贴身丫鬟,是他的御嫔,还是他的陪读书童,她亲眼见证夜殇舟到底是如何舌战太傅。

    刘太傅因着有乔真在旁,所以也没有以往那般害怕夜殇舟,他慈善的笑着,“君上,今日微臣要说的,只有八个字——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水为民,舟为君。您对此话可有何见解?”

    夜殇舟凝思,“朕觉得不对。”

    乔真觉得,夜殇舟勇于辩驳,不盲目附和,这很好。

    夜殇舟继续说道:“朕觉得,这个比拟很不对。国是打仗打出来的,水应当是大军,舟应该是帝王。拥有几十万军权的兵符,便犹如做了水神,谁敢违抗?水若是想要覆舟,那便将有异心的水晒干。正如若是有人敢违逆朕,朕便将他斩首。”

    乔真起先还点头觉得夜殇舟说的很有道理,直到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乔真才堪堪将点下去的头停住。

    只见刘太傅瞠目结舌的看向夜殇舟,“君上,此为残暴之道。微臣无能,还是先让马太傅教导您何为君子之道吧,微臣告退。”他俯身便离。

    “刘太傅!”乔真看着刘太傅愤怒而离的背影,她恨铁不成钢的看向故作无辜的夜殇舟,“回来再收拾你!”

    她追上去,在宣明殿门口才追上刘太傅,“刘太傅,君上这些想法都已经根深蒂固,您可千万不能放弃他啊。”

    刘太傅旋身,对乔真作揖,“夫人,老臣会想法子更好的教导君上,只是其中需要您的庇护与帮助。”

    乔真殷勤的回道:“这些都是本夫人应当的,只要您不退缩便好。”

    三位太傅其实都是夜怀今从公子今党派里挑出的有真学实才的臣子,若是他们也退缩,夜殇舟是真的完了。

    乔真送走刘太傅之后,她便捋起袖子往宣明殿里去,她现在的表情不逊于夜殇舟发怒要杀人时的阴沉。她走一路,路旁的宫女太监跪了一路。

    “嘭”她一脚踹开门,咬牙切齿的喊出他的名字,“夜、殇、舟,这就是你答应我的,要和太傅学习?”

    夜殇舟若有所思的点头。

    他这一本正经的做熊孩子的模样简直让乔真气得牙痒痒。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乔真扬起她的拳头雨点似的砸向夜殇舟的脸,每一下都极为用力,“明天你要是再敢对太傅说那些歪理,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牙都掰了?!”

    夜殇舟觉得自己正是委屈极了,“你怎知他说的是不是歪理?朕说的又是不是歪理?只是相悖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