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3)
    ,精彩小说免费!

    武力是个好外挂,正好乔真有。

    什么小说里女性被睡的哭唧唧,在乔真这里通通都不存在的。

    反观夜殇舟,……不说了,这个有色心有色胆没有色力的男人。

    天还没有蒙蒙亮他都不行了。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呆若木鸡,连数据的运转都有些卡,

    乔真不以为然:

    小零:

    它直接屏蔽乔真。

    小零:

    主系统:这个情况它也没有料到。

    小零:

    乔真并没有细想,她支头看着疲惫的夜殇舟,脸上没有半点疲惫,特别是睡完以后,神清气爽,感觉好极了。

    小寻子在外头喊夜殇舟起床的时候,乔真“嘘”了一声,“你先出去,将水与衣裳备好,君上自有本夫人伺候。”

    “是。”

    乔真等宫婢将东西准备好,都退出去之后,她才起身将自己收拾好,然后重操旧业,给夜殇舟穿衣梳洗。

    夜殇舟原本睡的迷迷糊糊的,对乔真的所作所为也接受的很自然,猝然他睁开眼睛,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还有他身后正专心致志为他绾发的乔真。

    “怎么了?”乔真偏头看他。

    夜殇舟摇头,握住乔真的手,“只是觉得这副场景有些眼熟。”

    能不眼熟吗?乔真上个世界就这种相处模式,跟祁易鄄维持几十年。

    “兴许是您从哪儿见过吧。”乔真笑意晏晏的,眉眼都含笑。

    夜殇舟握着乔真的手紧了紧,“日后多笑笑,好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许对着别人这般笑。”

    不管经历几个世界,他骨子里的霸道都是无法湮灭的。

    乔真果断应下,“好。”

    早朝的时候,夜殇舟还是昏昏欲睡,乔真便跪坐在他腿边,时不时的用藏在袖子下的手推他一下。

    夜殇舟睁开眼睛清醒一霎,“有事起奏,无事退朝。”他大手扶在龙椅旁,不怒自威,“嗯?有事吗?”

    乔真离他最近,他浑身散发的气势让乔真也有些喘不过气。

    众臣怂了吧唧的,皆是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臣等无事。”

    乔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在夜殇舟宣布退朝之前,她出言道:“臣妾有事。”四个字,掷地有声。

    夜殇舟惊诧的看向乔真,“何事?”

    乔真敛眉,“早朝时候是不是过于早了?臣妾见诸位大人都面色不佳,眼下带青,不如将早朝时间推迟一个时辰?”

    夜殇舟的目光从那些臣子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乔真身上,“准。”

    无人敢异议。

    一个妃嫔在朝堂上的谏言,临仙帝应允了,而且没有臣子反驳。

    众臣子:对不起,臣等觉得娘娘的建议很棒,实在是不能违逆良心去拒绝。

    众人跪地俯身。

    乔真将夜殇舟公主抱抱起来,从左侧的阶梯抱下去。

    至御书房的时候,夜殇舟坐在明黄色的椅子上,看向乔真的目光有些诡异。

    乔真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又带几分心惊胆战,她终于熬不住,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问道:“君上,您这么看着我作甚?”

    夜殇舟将目光挪到别处,“夫人好看,自然是要多看。”

    骗鬼!

    ……好像哪里不对劲。

    呸!

    她才不是鬼呢。

    乔真幼稚的赌气,她也盯着夜殇舟看个不停,目光灼热。

    夜殇舟被她看得很不自在,戏谑道:“怎么?看朕看痴了?”

    乔真索性捧脸,直勾勾的看向夜殇舟,“是啊,君上如此好看,臣妾一眼不看,都觉得想的很。”

    “油嘴滑舌,夜怀今比朕好看,你怎么不去看他?”夜殇舟说完便是一怔,想后悔却是来不及了,他故作轻松的看着奏折。

    乔真将目光收回,她看着砚台,垂眸思量,她觉得她又找到夜殇舟的一个症结——夜怀今,因为夜怀今而产生的自卑,或是他对夜怀今产生的嫉妒。

    “公子今啊,您要听真话吗?”

    夜殇舟低声,“嗯。”

    乔真掰着手指细数着夜怀今的优点,“公子今,长得玉树临风,性子温润如玉、风度翩翩,衣品上佳,言谈举止都文雅大方,又不会随便发脾气,而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听闻他对打仗一事,也有独到的见解呢。最关键的是,人家有一颗淡泊名利的心,还有胸怀天下的气度。”

    夜殇舟的脸色早已黑的可以滴墨了,而他手里的茶杯也四分五裂,碎瓷片割在他的手里,即使有鲜血流出,他也仿若无事。他眼中氤氲着黑色雾气。

    乔真看不出来夜殇舟有些不对劲的话,她早就翻车了。“但是啊。”转折,“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公子今再好,与臣妾也没有半点关系,臣妾只喜欢您啊。”

    夜殇舟一瞬间阴转晴,他轻咳一声,问道:“你喜欢朕什么?”

    乔真又掰着手指,一根、两根、三根……每掰一根,夜殇舟的目光便灼热一分,他挺直脊背,等着乔真夸他。

    乔真看着夜殇舟期待又掩饰的目光,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坏人,最后她把十指并拢,“您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您的优点,实在是太隐蔽了。”

    夜殇舟一口气噎在嗓子眼,这和他没有优点有什么区别?

    “那你还喜欢朕?”

    乔真很认真的解释,“喜欢,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感情,与年龄、性别、长相都没有关系。我喜欢的是您,就是您。您腿不好,我抱着您。您生气,我哄您。”

    夜殇舟又轻咳一声,这次他脸上的红从耳根蔓延到脸,“既然夫人如此喜欢朕,朕便由着你喜欢吧。”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乔真又道:“但与您比起来,臣妾更喜欢的是贤君。”

    夜殇舟问她:“倘若贤君不是朕,是夜怀今的话,你喜欢的便是夜怀今?”

    “不。”乔真倾身捧着夜殇舟的脸,“臣妾喜欢您做个贤君,所以,您做个贤君好吗?”

    她在给夜殇舟灌输“你要做个贤君”的思想,日久天长,他总能潜移默化的去接受“贤君”的正确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