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别再杖责我,好吗?(10)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看着捶胸的夜殇舟,她噗嗤一声笑出来,又趁夜殇舟没注意的时候,将脸上的笑意都收敛,她连忙拍着他的后背,“您怎么那么不小心,喝水也能呛到。”

    夜殇舟听着乔真话里明显的幸灾乐祸,他噎着一口气在心里,刚想发泄出来,乔真却自觉的去亲了亲他的嘴角,她的手也顺抚着他的背,“君上,不生气好不好?”

    这一问,倒让夜殇舟觉得是他自己太小气,他回御书房之后,连着三天都没有再去易水轩,也没有宣乔真侍寝。

    乔真乐得自在,也没有往夜殇舟那儿凑,“翠茵,去问君上,本夫人能不能出宫一趟?微服的那种。”

    半刻时后,翠茵回来,拿着块鹤阙宫的牌子递给乔真,“夫人,君上让您早去早回,若是想出去玩儿,等君上得空,君上自会与您一同去。”

    乔真满不在乎的将牌子搁在一旁,“那还是等君上得空吧。”

    她在纸上勾勾画画,在书桌旁一站便到大半夜,可纸上的东西还是没有完成,

    小零:

    乔真:

    乔真:我恨!

    这个小零一点都不靠谱!

    和她一样不靠谱。

    乔真之后的几天都缩在易水轩里,整日里对着铺在书桌上的宣纸发呆。

    夜殇舟的腿脚不便,这里也没有轮椅,他的行动便已经有很大一部分的限制。腿暂时是没有办法治好,但总要想办法改善一下现在的情况,坐以待毙不是乔真的风格。

    还没等乔真琢磨出轮椅的构造图,夜殇舟已经将事情都搁置下,要带乔真出宫玩儿。虽是入秋,但天儿还是有些热,索性乔真便与夜殇舟缩在马车里。

    不得不说,有钱人的奢侈是乔真想象不出来的,夜殇舟竟然在马车里放了只木桶,桶里是块坚硬的冰,冰上氤氲着白色的雾气,沁出丝丝缕缕的凉意。

    “卖糖葫芦~三文钱一根糖葫芦~”

    “卖绢花~五文钱一朵绢花~”

    “肉包子~热乎乎的狗都理包子~”

    乔真掀开车厢的帘子,趴在窗口处看着外边热闹的景致,她扭头眼巴巴的看着夜殇舟,“君上,臣妾想吃肉包子。”

    夜殇舟如坐针毡,却没有显露半分,“嗯。”他低低的应声。

    乔真立刻起身出去,夜殇舟伸手想抓住乔真的衣袖,却是抓了个空。乔真对夜殇舟此时的心情一无所知,她只知道她可以吃到热乎乎的肉包子了。

    她捧着肉包子进马车,却见夜殇舟的眉皱的可以夹死苍蝇,呸!这么一想她的肉包子都吃不下了。

    “君上,您吃肉包子吗?”乔真讨好的将肉包子往夜殇舟面前送了送。

    夜殇舟偏头,“不吃。”

    乔真也不敢追问,只好自己捧着肉包子啃,她边啃肉包子边趴在窗口看外头的热闹,“君上,您真的不吃吗?很好吃的,肉嫩汁鲜,面皮也软。”

    夜殇舟没有理她。

    路边的菊花开了,虽然没有宫里的菊花珍贵,但别有一番风雅。

    “去公子今的府邸吧。”

    夜殇舟这才施舍两眼目光给乔真,“你去找夜怀今作甚?”

    “找他的门客,作个画。”乔真转头对上夜殇舟的目光,她挑了挑眉,猥琐的问道:“您还是喜欢大胸的吧?”

    经由乔真这么一打岔,夜殇舟先前的烦躁消去大半,他没个正经的将大手伸向乔真的胸部,“让朕捏捏看。”

    乔真非但没有出现夜殇舟期待中的羞涩,她还挺了挺胸脯,“来吧,捏完之后,你再去看郇舟的画作,您就会觉得,哇,真是太中意了。”

    夜殇舟没有看见期待中的场景,他兴致缺缺的捏了两下,便收回手,“油嘴滑舌,朕的御嫔都如你这般,后宫岂不大乱?”

    乔真捧脸偷笑,“君上,您又说笑了,您的御嫔只有臣妾一人啊。”

    “……”这是事实,夜殇舟发现他竟然无法反驳,但他又不甘示弱,“等朕回去给你添几个姐妹。”

    乔真没有应答,又趴在窗口上津津有味的啃着包子。

    侍卫驱车停在夜怀今的府邸门口,乔真抱着夜殇舟下马车,将他放在简便的轿辇上,夜殇舟藏在宽袖中的手稍紧。

    夜怀今在得知小厮通传的时候,他便去门口迎夜殇舟与乔真。

    乔真总觉得今日的夜殇舟有些奇怪,以往他都有种临危不惧的感觉,今日却是格外的沉默,连主权都懒得去争。

    “君上?”

    夜殇舟看向乔真,他伸手握住乔真的手,“嗯?怎么了?”

    乔真连连摇头,分明是她要问夜殇舟怎么了,却被夜殇舟反问。“没事,就是觉得有些无聊。”她偏头,又对夜怀今说道:“听闻公子府上有一门客,名唤郇殷,此人画技精湛,不知可否请他为本夫人作一幅?”

    夜怀今彬彬有礼的将手放下,一手横在身前,一手背在身后,好一个翩翩公子。他的声音像是潺潺的流水,“夫人来的正是时候,恰好今日郇殷在府中,请。”他横在身前的手展开伸向府内。

    乔真下意识的看向夜殇舟,却无意间发现夜殇舟袖中的手有些紧,她探手握住夜殇舟的手,朝他笑笑,“君上,陪臣妾一起去吧?若是只有臣妾一人,不去也罢。”

    夜殇舟反手握住乔真的手,揉捏几下,“好,便陪你去瞧瞧,若他画的不好,朕要他好看!”

    “怎么会呢?他即便是画丑了,也不会丑到哪儿去的,毕竟臣妾天生丽质。”乔真迷之自信的笑着,她觉得夜殇舟今天有点幼稚,但瞧他的冷淡神色,乔真觉得他可能是在孤立夜怀今。

    夜怀今对于夜殇舟对他表现出来的孤立并不在意,他本就是淡泊的人。

    众人绕过嶙峋的假山,迤逦的石子小路,转个弯儿便瞧见一片竹林,偶尔有清风徐来,翠绿的竹叶洋洋洒洒的飘下来,若是再有人在林中舞剑,那便是绝佳。

    而林中有一穿着浅檀色衣衫的男子,他面前的石桌上是一卷又一卷的画作,他应当便是乔真“心心念念”的郇殷。

    夜怀今上前几步,“郇公子,此乃公子舟与他的夫人。”

    郇殷面色有一瞬间的诧异,公子舟,那不便是夜殇舟?是大夜朝赫赫有名的暴君,郇殷不由得多瞧几眼,跪拜,“草民郇殷拜见公子,夫人。”

    “免。”夜殇舟似乎是很吝啬他的字,他推搡下乔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