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别再杖责我,好吗?(8)
    ,精彩小说免费!

    夜殇舟挑眉,顺从她。

    这事儿真是乔真日夜殇舟,一个愿日一个愿挨,乔真花样多,哪里是夜殇舟这个老处男能对付的?不过是几个大胆的招式,便将夜殇舟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乔真又摸索出对付夜殇舟的招式,如果他生气,你就睡他,没有什么是睡一次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解决,那就睡两次。

    得到这个认知的她偷笑。

    夜殇舟看见乔真狡黠灵动的眼眸,觉得这样才该是乔真的模样,心口的跳动急促些,他将乔真拥入怀。“真好看,以后要多笑笑。”

    乔真一霎回神,她抬眸看向夜殇舟,又咧开嘴笑了笑,却是突然皱眉,她趴在夜殇舟的胳膊上,整张小脸都皱成包子,“疼。”

    夜殇舟的掌心微痒,他捏住乔真的脸颊,将她的五官都挤在一起。

    乔真的嘴嘟起,眼睛也成了一条缝儿,“不要,这样好丑。”

    夜殇舟笑开,他好心情的揉捏几下,又俯身亲了亲乔真的肩膀。

    “嘶—”疼的乔真倒抽一口短促的冷气,她怨道:“都说疼了。”

    夜殇舟只是笑笑,没再吱声。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又是一个鲜红的感叹号。

    乔真再一次屏蔽小零。

    半月后,乔真又挨了几回杖责,还好她在亵裤里垫着软垫,夜殇舟对此视若无睹,那些侍卫见夜殇舟不是存心要杖责乔真,所以他们下手也很轻。

    至于乔真,她觉得再挨几次杖责也是可以的,反正又不疼,而且还可以摸索出夜殇舟的底线,哦,只是那些都是夜殇舟想要透露给乔真的底线,否则杖责就不会是假模假样的了。

    她还偷偷摸摸的在夜殇舟的茶水里融了些仙丹,但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四五颗仙丹都用了,夜殇舟的腿还是没有任何起色。

    乔真不得已解开对小零的屏蔽,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一怒之下又屏蔽小零。

    她与夜殇舟之间的相处算是稳定了,现在是循序渐进放长线的时候了。

    乔真端着茶水还有糕点进御书房,她出入自由,这份殊荣是独一份的,但是她要承担的责任,也是独一份的。

    哄夜殇舟的责任。

    “君上,将至午时,您要去用午膳吗?”乔真将食案放在明黄色桌子上的一角,她自觉的拿起墨锭在砚台里磨着,手腕上的玉镯磕在砚台上铛铛的响。

    夜殇舟提笔在宣纸上勾勾画画,乔真认出,那是大夜王朝的版图。

    握草!他是几个意思?

    夜殇舟看见乔真紧盯他笔下的图,解释道:“朕虽然腿脚不便,但不妨碍朕征战,大夜朝也风平浪静三四年,那些将士都已经懈怠,是时候再起波澜了。”

    乔真手上的力气失了分寸,一滴墨色溅出来,正好溅在她的手上,她不在意的用帕子抹去,晕开一道墨痕,“君上,如今四海升平,难道不是好事吗?”

    夜殇舟反问,“你也觉得是好事?”

    乔真拧眉,也反问,“难道不是好事吗?百姓安居乐业,不再颠沛流离,那些孩子才过上几年好日子,您放过他们吧。”

    夜殇舟有些憋屈,“朕以为你该与朕有共同见解的。”

    乔真反驳,“英雄所见略同,臣妾又不是英雄。您何不与朝臣求同存异?”

    “何为同?何为异?”

    “以强为同,您与朝臣都企图让大夜朝更加强大,只是二者属意的方向不同。您想扩张版图,而大臣是想让大夜朝更加繁荣昌盛。但就大夜朝如今的地位来说,臣妾觉得还是大臣比较远见,坐江山可比守江山难多了。”

    ……对不起她实在是有点编不下去了,夜殇舟坐江山实在是容易,他有兵权而且拳头够硬。

    乔真:心塞塞。

    夜殇舟兴致缺缺的看向乔真,只是默默的用笔蘸上墨汁,继续在宣纸上勾勾画画,并没有再理会乔真。

    乔真看着这般模样的夜殇舟,总觉得他这副模样有些眼熟。

    晚上,乔真依偎在夜殇舟的怀里,夜殇舟搂着乔真的腰身,乔真捧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书里的内容是大夜朝历来的历史。

    夜殇舟见乔真的目光久久的盯在书籍上,心里有醋,却拉不下脸发酸,他烦躁的亲亲乔真的嘴角,“看朕。”

    乔真终于施舍给夜殇舟一缕目光,不过只是一瞬息,“看过了。”

    夜殇舟看着乔真的目光又放在书籍上,醋意占领他的理智,他脱口而出,“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话很委屈。

    乔真诧异的看向夜殇舟,这分明是祁易鄄的经典台词,例如: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会更爱我吗?我还是你的吗?我不管,你要宠着我。

    夜殇舟也有些愣怔,他不明白怎么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他迎着乔真的目光,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乔真也怕回答不好会惹怒他,她翻身趴在夜殇舟的胸膛上,“爱您。”

    夜殇舟冷哼一声,“朕是皇帝你是后妃,你不爱朕能爱谁?方才朕那般问,只是给你几分颜面罢了。”

    乔真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她一叠声儿的回答,“是是是,君上最好了。”

    夜殇舟捏了把乔真的胸,“知道就好。只是你这胸,快比朕的小了。”

    “……”室内诡异的寂静,只有乔真与夜殇舟的呼吸声。乔真看向夜殇舟的胸肌,再看看自己的胸口,她羞愤的将自己团在被子里,背对着夜殇舟。

    夜殇舟从胸腔里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这次没有再杖责乔真向他耍小性子,他将乔真从被窝里拎出来,“生气了?”

    “士可杀不可辱!”

    夜殇舟又揉了揉乔真的胸口,“朕又不嫌弃你,跟小馒头似的,精致。”

    乔真听得都想哭了,跟小馒头似的,她虚伪的逢迎,“您的夸赞,真是别具一格。就是臣妾听了,感觉更不好了。”

    夜殇舟轻咳几声,将大手收回去,他又捏了捏乔真软绵绵的脸颊,“揉揉就大了,爱妃莫放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