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别再杖责我,好吗(7)
    ,精彩小说免费!

    临仙帝八年九月初九,乔真晋封容华。

    临仙帝八年九月十二,乔真晋封娥。

    临仙帝八年九月十五,乔真晋封婕妤。

    临仙帝八年九月二十日,乔真晋封昭仪,赐号懋。

    临仙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乔真晋封夫人,位列三夫人之首,灼华夫人。

    短短十几天,乔真一连晋封到夫人,这是她自己也始料未及的。

    乔真捻着块糕点放进嘴里,慢悠悠的动嘴嚼着,她有点看不懂夜殇舟,分明先前对她还持有无所谓的态度,但现在又降恩宠,她现在可谓是风光一时。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总觉得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而且了不得的事情。

    “嗯?”

    乔真回神便看见俊脸近在眼前的夜殇舟,她仿若看见鬼一般的惊吓,条件反射性的跪地,“臣妾拜见君上。”

    夜殇舟拧眉,觉得有些不虞,他最近也没再罚她,在她面前也收敛起先前的暴戾,怎么她还是惊吓成这样?

    “朕长得很丑?”

    乔真也不知道夜殇舟发什么抽,只是很中肯的回答,“回君上,您长得丰神俊朗,甚是好看。”

    夜殇舟将乔真拎到怀里,凑过去咬了咬她的鼻尖,他难得的笑意晏晏,“那你怎的吓成这般?嗯?”

    “方才臣妾走神,回神便瞧见君上,面前兀的有一人,受到惊吓是人之本性罢了。”乔真软若无骨的依偎进夜殇舟的怀里,两只手也攥着他的衣襟。

    她这些日子一直都在试探夜殇舟的底线,却仍然摸不清他的性子。说他喜怒无常,他这些日子少有发怒,可先前他那副的模样,分明是易怒。

    搞得乔真都有些头疼。

    夜殇舟问道:“想什么了?”

    “御膳房的糕点不够甜。”

    夜殇舟拿起一块糕点喂给乔真,之后又低头,将那块糕点又卷入自己的口中,他若有所思的咀嚼着,“朕觉得很甜,都有些腻了,甜的是夫人吧?”

    乔真将脸埋进夜殇舟的怀里,“今日的口脂是草莓味儿的。”

    夜殇舟微怔,他低头亲了亲乔真的嘴唇,又反复舔了舔,“嗯,是甜。”暧昧的话,他却说的很认真。

    乔真没有应他的话。

    夜殇舟觉得有哪处不如意,却说不上来,这感觉让他陌生又新奇。他连日里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梦里的女子面容模糊,他却依稀记得女子性情。

    那女子与她的男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便会调戏男子,她一个人的时候会很随性,面对旁人的时候又端着浑然天成的气势,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又带着一股高贵与傲气,那应该是个爱憎分明的女子。

    他看不清女子的穿着,却能凭着女子的动作看出,她与男人很亲密,她也时常抱着她的男人进出很奇怪的地方。

    夜殇舟与梦里的男人,有种很微妙的感同身受。

    但乔真却没能给他梦里女子的感觉,在夜殇舟看来,乔真有些小家子气,为人又有些呆板,不足以与梦里的女子相比。

    小零:乔真怂成这样还不是被夜殇舟吓的,他活该单身。

    若是乔真得知夜殇舟的这些想法,她只会偷偷摸摸的气会儿,但不会改的,她又不要夜殇舟的喜欢,她只想让夜殇舟成为一代明君。

    她扭身想伸手搂住夜殇舟的脖颈,却有意无意的将旁边案上的书籍推落在地,她偏头去看,弯腰将书籍捡起来。

    夜殇舟接过她手中的书籍,随意的翻看着,之后又扔在软榻的一角,“都是些勾心斗角,有什么好看的?”

    乔真天真的说道:“臣妾只是觉得,人心很好玩儿。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您既然做了掌船的人,为何不一并成为水神,又掌船又能驱使水流,想想便觉得威风。”

    夜殇舟看着他两条无力的腿,讥笑一声,“你觉得朕,能做个水神吗?”他伸出手臂禁锢着乔真的腰身,“嗯?”

    乔真抬眸便撞进夜殇舟枯寂的眼眸,她瞬间明白症结所在。

    夜殇舟征战天下,大夜朝能有如今的繁荣昌盛,他功不可没。可他如今双腿残疾,战场不能上,若非他还有兵权,用残暴整治朝堂上的那群人,他兴许早已被拉下这个位置。

    毕竟那些人属意的,从来都是夜怀今。

    乔真大着胆子亲了亲夜殇舟的眼眸,“能的,一定能的。”

    她的这句话在说,你的腿可以治好的,一定可以治好的。

    果不其然,乔真意料之中的又惹到夜殇舟的痛脚,她再一次被拖下去杖责。

    乔真趴在硬邦邦的木板上,她生无可恋的捂脸。夜殇舟,**!还好她机智,收买侍卫,在亵裤里垫着棉垫。

    夜殇舟看着被抬回来的乔真,他似笑非笑的问道:“知错了吗?”

    乔真在这件事情上是不可能退让的,她十分硬气的说道:“我!没!错!”

    夜殇舟挥手。

    乔真又在他面前受针邢,一根又一根细针戳进她的皮肉里,她疼的呜呜哭,却还是死鸭子嘴硬,“我没错!”她缩着小身板,尽量的在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夜殇舟被她气笑了,他招手,侍卫将乔真押到夜殇舟的面前。他抬起乔真的下颚,凑到乔真耳边,仿佛是情人之间的呢喃,“还没错吗?”

    “我……没错。”乔真从嘴里吐出来的音节都是气音,却很坚定。

    夜殇舟饶有兴致的看向乔真,“小猫儿还真是犟呢。”他的大手放在乔真的肩上,那处地方方才还被针扎过,他毫不怜香惜玉的用力捏着。

    乔真痛得脸上的血色尽退,唇瓣也惨白,她仰着头。

    夜殇舟戏谑的看着乔真,欣赏着她遭受磋磨的模样,只觉得舒气,“你错了,错在不该顶撞朕。”

    “……”那好吧,她错了。

    乔真:呜呜呜我为什么要跟这个大废喵硬骨头,她的骨头好痛啊。

    夜殇舟捏着乔真肩膀的手并没有松开一丁点儿的力气,他伸出手臂,拦腰将乔真放在软榻上,“都滚出去。”

    屋子里只剩夜殇舟与乔真两个人。

    夜殇舟粗鲁的撕开乔真的亵裤,露出一块棉垫,他把玩着棉垫,又看看乔真没有红肿的屁股,“学聪明了?”

    乔真厚脸皮一红,她伸手捂住臀部,“打……打怕了嘛。”

    夜殇舟一只手制住乔真的两只手臂,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拍在乔真的臀部,“挡什么挡,既然做错,便要罚。”

    乔真跽坐在软榻上,她看向夜殇舟,“换个法子吧,叫您舒坦的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