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25)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眼到股东决议祁易鄄去留的问题了,乔真在小零的通知下,也换上一身正装,她拎着祁易鄄给她买的包包,直接趁众人愣神的时候推门进会议室。

    天空一声巨响,乔真闪亮登场。

    小零:玛、德、智、障!

    乔真可不管众人是诧异还是怎么,她直接将文件夹甩在会议桌上,无所谓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来迟了,本人持有百分之二十四点六七的股份,不多,但在今天应该至关重要吧?”

    助理将文件夹拆开,“是真的。”

    有个地中海的董事从助理手中接过文件,“是真的,那么乔小姐,您觉得祁总能否继续胜任总裁?”

    乔真朝各位董事面前的文件努了努嘴,助理很有眼力见的递一份给乔真,她一目十行的看完。

    小零:

    乔真觉得在理,“我觉得他并不能胜任,所以即日起,祁易鄄,不再是乔祁氏的总裁。”

    地中海笑了笑,也有不少人对乔真露出笑容,对祁易鄄表示嘲笑。

    众所周知,乔真是祁易鄄的妻子。

    祁易鄄在得到结果的时候非常不高兴,他直接问道:“为什么?”

    地中海漫不经心地说道:“因为乔小姐深明大义。”

    祁易鄄紧紧的看向乔真,只要乔真的回答令他不满意,他定是要闹的。

    乔真抬手捏了捏祁易鄄的脸颊,“乖,别闹,难道我要看着你忙成地中海吗?”她说着眼神还若有若无的看向那个头顶地中海的董事。

    祁易鄄还是不高兴。

    乔真哄道:“这个公司利益太低,内部冲突太大,你要是想玩儿,双q可以给你玩儿,所以,乖乖跟我回去?”

    众人骇然,双q是近七年来迅速崛起的一家跨国公司,据说总部还在m国,但仅仅是z国的分公司,已经在全国占有一席之地,它像是一匹黑马。

    祁易鄄这才心满意足的,仿佛一只战斗胜利的大公鸡,昂首挺胸的跟着乔真离开,丝毫没有方才的阴霾。

    乔真看着他那副得意的模样,便止不住的想笑,“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回到家以后,祁易鄄开始模仿太监,给乔真帝端茶倒水,捶背捏肩。

    乔真也乐得配合他,“上边一点儿,用点劲儿,鄄妃呐,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你今天想跟朕要什么?”

    祁易鄄也千娇百媚的捏着嗓子说道:“皇上,您刚才说过的,要把双q给臣妾玩儿的。”他说完还嘟了嘟嘴。

    乔真忍不住抖了抖肩膀,她双臂环着自己,搓了搓鸡皮疙瘩,“行行行,我明天让人带你去熟悉一下。”

    第二天。

    乔真果然让小零应聘的职业总裁之一带着祁易鄄去熟悉环境。

    祁易鄄起初并没有将乔真昨天的承诺当真,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处理世事不够圆滑,在这方面很容易出现纰漏,特别是公司的高层。有时候利益可以让他们结党,但潜移默化的处事会让他们心中有个较量。

    久而久之,祁易鄄的强硬作风会令他自己居于下风。

    小零表示,这种事情在双q是不可能存在的,乔真个人持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而小零也拥有百分之四的股份,也就意味着乔真拥有绝对的权利。

    祁易鄄在半个月之内对双q集团的工作上手,短短一个月便任职总裁。

    乔真也不管他,任他怎么胡闹都有小零收拾烂摊子,就算是祁易鄄再败家,他也得败个四五年才能败完,足够小零去崛起一家新公司了。

    祁易鄄任职之后,并没有败家,他用合理的方案在最短时间里令祁泽的公司破产,他也用短短的一年时间令姚家家破人亡。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在乔真的潜移默化下,祁易鄄学会圆润的去处理事情。

    但也随着时间的推移,祁易鄄对乔真越来越依赖,即便是出去应酬,他也会向乔真汇报,隐藏的意思是,我要去应酬了,那些小婊砸要灌我酒,你快来救我。

    众人都知道乔真对她的丈夫祁易鄄管的很严,殊不知那些严管理都是祁易鄄磨着乔真,向她要的。

    就乔真自己而言,如果祁易鄄不回家,她基本上是不管的。

    但……每次她不管,祁易鄄都会缠着她各种撒娇,比如:“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一点都不喜欢我?”“不然你怎么不打我电话,也不催我回家?”

    安抚起来是件又耗费时间又耗费精力的事情,每次乔真哄他,就差那把刀自挖心脏以示真诚。

    乔真看着窗外的夜色,她微叹口气,然后拿起电话打个祁易鄄。

    “喂。”

    “真真。”

    “嗯,在干嘛?”

    “应酬。”

    “在哪?”

    “居里会所。”

    “有什么人?”

    “几个老总,没有女性的。”

    “男性也不许有接触,不要喝太多,还有,记得早点回来。”

    “好,我记住了。”

    “mua,拜拜。”

    乔真挂电话,然后窝在电脑前看最近热门的电视剧。

    祁易鄄在被乔真挂了电话之后,他腼腆的向酒桌上的人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的妻子刚刚又过来查岗。”

    某个被他爹带上酒桌的纨绔,他吊儿郎当的说道:“被女人管的那么严,祁总甘心吗?这世上的艳花千千万呢。”

    祁易鄄半是骄傲半是自豪,又带着轻易察觉的无奈,“艳花千千万,我偏偏只喜欢她那一朵。”

    纨绔不信邪,他违背祁易鄄的心思,将祁易鄄灌醉之后,在会所招来一些女孩子,其中一个与乔真很像,神似。

    “还不去伺候祁总?”

    与乔真神似的女孩子看着祁易鄄的帅气还有他身上的大牌,她本就蠢蠢欲动,得到纨绔的指令之后,她扭着腰肢,妖娆的走向祁易鄄。

    她看祁易鄄已经昏昏欲睡,索性大胆的坐在他的腿上。

    祁易鄄抬手将她粗暴的推翻在地,“滚开,我有老婆。”他从口袋里摸索出手机,拨打急救号码,用着很委屈的语气说道:“老婆,有人欺负我。”

    众人看着祁易鄄软趴趴的模样,都觉得很正常,这种场景见过太多次了。

    乔真接到电话以后,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自打祁易鄄接手双q以来,这种求救的戏码每个月都要上演一出,以至于每次祁易鄄出去应酬,她都要去接他回来。

    纨绔是初次与祁易鄄接触,他看见这种场景目瞪口呆,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居然向女人求救,还要为女人守身如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