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23)
    乔真将祁易鄄用西装遮挡住,她平息着怒气,“姚安婧,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等着让姚家给你买单吧。”

    她不管狼狈的姚安婧,抱着祁易鄄离开,所过之处都是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保镖,还有被摧残到风中凌乱的草。

    祁易鄄的司机等在路口,乔真将祁易鄄抱进车里,“到最近的酒店。”

    司机踩下油门,一路飚到几条街后的五星大酒店,司机快速的去办理套房。

    乔真将房卡塞进包里,她扶着祁易鄄进电梯,只希望不会有警察扫黄将他们扫出去,那也太丢人了。

    面色通红、呼吸急促的祁易鄄被她放在大床上,他还是蜷缩在一起,紧紧的护住腿间的东西。

    “易鄄?”

    祁易鄄恍惚的睁开眼睛,他紧紧的拧着眉,看得并不真切,他想开口说什么,吐出来的却是虚弱缥缈的几个音节。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简直脑阔儿疼,她立刻屏蔽小零,又伸手去摸了摸祁易鄄滚烫的脸颊。

    祁易鄄偏头躲过去,又往床头缩去,他在尽可能的离乔真远一点。

    “小绢花?”乔真弯腰将脸凑过去,她亲了亲祁易鄄的嘴角,“我是你老婆啊,你看清一点?”

    她只希望祁易鄄能看清她,不然稀里糊涂的做了,指不定祁易鄄心里有多膈应呢。好吧,其实她心里也膈应。

    “离我……呼…远……嗬远点…”

    祁易鄄并没有认出她,或者是看见她的脸,却不相信她就是乔真。

    乔真看着祁易鄄腹下几寸的地方,鼓鼓囊囊的,再憋下去就真的废了!

    不管了,霸王硬上弓。

    乔真翻身跨坐在祁易鄄的身上,手脚麻利的剥光他,还特意将他的两只手禁锢在他的头顶,她沾沾自喜的想,她的老婆力简直是max,嘻嘻嘻。

    就在她对准位置要坐下去的时候,祁易鄄却是将脸埋进被子里,“杀了我吧……求你…杀……杀了我。”

    乔真听得并不真切,待二人融合之后,她才弯腰去听祁易鄄嘴里支离破碎的声音,“你说什么?”

    祁易鄄双眼猩红的看向乔真,他扭着腰身想要躲,却无处可躲。他的眼泪从眼角流淌下去,最后只能费力的祈求道:“杀…求你,杀了我。真真…会生气的,呜……她不要我了呜呜呜……”

    乔真听得心里蛮不是滋味,她凑过去亲了亲男人的眼角,又凑到祁易鄄的耳边小声的安慰着他,“我就是啊,乖,不要动,爸爸的小绢花最乖了。”

    听到这句话的祁易鄄一抽一噎的看向乔真,他好像身处云端,又好像身处地狱,总是煎熬,最后两眼发黑。

    等祁易鄄的脸色正常之后,乔真才发现他虽然睡着,眼角却还是有眼泪,她又凑过去亲了亲男人的眼角,伸手抚平他拧起的眉,乔真叹息一声,“你怎么那么好。”

    她学着以前的动作,伸手放在祁易鄄的头上揉了揉,效果出奇的好,祁易鄄顺着乔真的手臂摸索着,他钻进她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睡姿,沉沉睡去。

    乔真轻笑出声,她支头看着男人成熟的脸颊,又爱不释手的捏了捏。

    几个小时之后,乔真觉得身上的黏腻很难受,她起身去卫生间淋个浴。

    祁易鄄也是被窸窸窣窣的水声吵醒的,他拧巴着眉,睁开眼的瞬间,所以的记忆都归位,一瞬间脸色煞白。

    他还记得他把姚安婧错认成乔真,他身上又是黏腻的感觉,那个人不会是乔真的,要是乔真的话,她会抱着自己去卫生间清理一番的。

    祁易鄄像是失了魂一般,所有的事物都不再有意义。他太了解乔真了,她宠他,喜欢他,都是建立在他是她一个人的基础上。可是现在……祁易鄄面如死灰的看着窗外,天,就快要黑了。

    他在发抖,抖的厉害。

    没有乔真,他会死的,可他现在却不想死,姚安婧,那个富人,参与这件事情的每一个人,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绝对不会!

    祁易鄄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暴戾,他沉默着闭上眼睛,又将自己埋进被子里,他的手从没有沾过血,就从浴室里的那个人开始练手吧。

    谁说万事开头难,其实不难的。

    乔真裹着浴袍,她的头发也湿哒哒的披在肩上,出来便看见男人缩在被窝里,她弯腰抱起男人进浴室。

    浴缸里是她刚刚调好温度的水。

    祁易鄄原本是想趁着女人不设防的时候,对她一击毙命。

    但是女人却抱起了他,还是公主抱,他迟疑的时候,已经被放进浴缸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看见乔真肉肉的下巴,他的心间涌上狂喜。“真真……”

    他倾身抱着乔真。

    乔真回抱他,“嗯,乖乖洗澡。”

    祁易鄄紧紧的盯着乔真的眼眸,“是你及时救了我吗?”

    乔真不躲不闪的回答他,“对,我去的时候刚刚好,差一点儿你的贞洁就要不保了,是不是觉得很感动?”

    祁易鄄将脸埋进乔真的脖颈,深深的吸一口她身上的味道,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还是你的,对吗?”

    乔真伸手摸了摸祁易鄄的后脑勺,她轻柔着声音,企图安抚受过惊吓的男人,“对,你从始至终都是我的。”

    得到想要的回答的祁易鄄很满足,他一口咬在乔真的肩膀上,故作凶狠的说道:“你也是我的。”

    乔真捏着他的耳朵一百八十度大旋转,跟个市井泼妇似的,她又拎了拎祁易鄄的耳朵,“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疼…”祁易鄄委屈巴巴的看向乔真,他撅了撅嘴。

    乔真顺势凑上去打了个啵,“乖,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

    等给祁易鄄清理好之后,二人依偎着躺在床上,祁易鄄左一句右一句的问着,颇有种追根究底的架势。

    “你怎么知道我被算计了?你刚刚是不是安慰我的啊?”

    “你忘了吗?我之前离开是要回nibaba星球继承王位的,你可是我的王后,自然有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保护你。”

    祁易鄄兴致缺缺的,“我不信。”

    乔真:

    小零:

    乔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