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22)
    祁易鄄得意的看向乔真,他的形象因为王者农药瞬间高大起来。

    乔真看向祁易鄄的眼神都blingbling亮闪闪的,俨然是一副脑残小迷妹的模样。“你好好工作,晚上咱们继续。”

    祁易鄄觉得不行,晚上有晚上要做的事情,不能让游戏霸占他一天最期待的时间,“不行,乖,我以后中午陪你玩一个小时,下班回去陪你玩一个小时,这样好不好?”

    “不好。”乔真摇头,一局游戏都要二三十分钟,那岂不是每次只能玩两三局?“晚上两个小时,好不好?”

    她仰头,期待的看向祁易鄄,扯着他的衣袖摇了摇。

    “好好好,小妖精,都听你的。”祁易鄄扑过去亲了亲她。

    乔真依偎在他怀里,“不是让你少看那些小说吗?你要是进化成那些脑残总裁,别怪我翻脸不留夫妻情分。”

    “不会的,那些霸道总裁放在现实里,只能‘凭本事单身’,我可不想单身。”祁易鄄抱着乔真,伸出手到处摸。

    乔真一巴掌拍上去,“别动手动脚的,你先凭本事破产再说。”她捏了捏祁易鄄的脸颊,“乖哦,姐姐会包养你的。”

    她收拾好保温盒,“走了,拜拜。”

    祁易鄄依依不舍的看着乔真离开,只是乔真刚离开,他的表情便变成幽怨。其实破产之后被乔真包养也不错,至少随时都能发生“浪漫”的事情?俗称啪啪啪。

    还是别了,乔真现在吃穿都是他的,他要是破产,乔真怎么办qaq

    祁易鄄变得有些忙,时常**点才回家,乔真只能每天给他送午饭还有晚饭,偏偏他还特别能造作,即使是忙,晚上该有的福利他也照收不误。

    若是乔真心疼他,想让他休息一晚上,他也得缠着乔真讨要福利。

    作!可劲的作!

    作完还得乔真伺候他!

    都是被她宠的。

    乔真想,算了,都是自己宠出来的,跪着也要宠完。

    祁易鄄派去的人查到匿名股东,需要去b市一趟,乔真每天无所事事,所以与他一同去。祁泽和姚安婧一直没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不敢松懈。

    匿名股东是b市富人,那富人喜欢恬静的田园生活,所以只招待了祁易鄄。

    而乔真则是在外头晃悠着,她索性去附近奶茶店喝点奶茶顺便吃个鸡排,蹭个无线网打个王者农药,消遣下时间。

    大概是十五分钟左右。

    小零:

    乔真:

    乔真将手机塞进包里,她立刻狂奔过去,宛若风一般的女子。

    小零:

    下三滥的药是什么药?

    第一个季节药!

    操!

    要是真发生什么,指不定祁易鄄要作成什么样子。

    祁易鄄对那添了料的茶水也是后知后觉,他浑身有些燥热,特别腿间的那玩意儿涨的厉害,他要是再看不出什么他可以原地爆炸了。他站起身,“我妻子还等在外边,告辞。”

    富人打了个响指,门被外边的人关上,还有落锁的声音,“请佛容易送佛难,祁小少爷既然来了,走不走,便不能由着你了。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慢慢享用吧。”

    他说完,起身将祁易鄄推倒在沙发上,“这可是从隐世老中医那儿费尽心思求来的助兴药,是不是觉得浑身开始发软?”

    祁易鄄一个扫腿便将那富人推翻在地,他狠戾的眸光紧紧的盯着地上的人,那是看死人的目光。

    富人与祁易鄄僵持着。

    直到祁易鄄腿一软,他瘫软在地,富人才狞笑着让外边的人开门。

    富人离开之后,卫生间的门打开,走出来的是寸缕未遮的姚安婧。

    高挑的身材,笔直又纤细的小腿,浑身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特别是她的双峰,高挺又圆润。

    姚安婧还是头一次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她的面颊染上红晕,一步一步的朝祁易鄄走去,“易鄄。”

    祁易鄄冷眼看着她,她每接近一步,他便往墙角近一步,直到他整个人都蜷缩在墙角。整个人像是蜷缩的虾,他本就白皙,特别是被乔真滋润之后,愈发白嫩。

    所以他脸上的红晕非常显眼,呼吸也凌乱又粗重。“滚!”

    他分明快要没有力气,却还是恶狠狠的对姚安婧恶语相向。

    姚安婧对他那不轻不重的一个字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气馁,她又逼近几分,“易鄄,这里只有我和你,让我帮你,好吗?”

    祁泽与她说过,那药很是霸道,而且量也下的多,容易让人产生幻觉,祁易鄄迟早会忍不住的。

    祁易鄄的视觉有些恍惚,朦朦胧胧的,像是加了层滤镜,又有些模糊,他只能缩在墙角,不断的蜷缩着。

    姚安婧见他将头埋进怀里,心知那药效已经彻底开始发作,她也顾不得廉耻,上前几步便贴上去,轻柔着声音问道:“易鄄,你看我是谁?”

    祁易鄄抬头看看她,“真真……”

    姚安婧眼底的恶毒一闪而过,但她只能忍耐,将计就计,“是啊,我是你的真真啊,你是不是很难受?”

    祁易鄄猛然扑上去,身下的人也顺从着他,任由他动作。

    不对!

    不是乔真!

    祁易鄄蓄力将姚安婧扔到一旁,他又颤颤巍巍的缩回墙角,“你不是……不是,滚…离我远点。”

    姚安婧脸色煞白,祁易鄄都这副模样了,她也未着寸缕,可祁易鄄还是不愿碰她,最大的羞辱,莫过于此。“我不是,谁是?祁易鄄,今日你要我也好,不要我也罢,我姚安婧都得是你的人。”

    祁易鄄在墙角怎么缩着,他都像是暴戾又无力的野兽,看样子凶得很,其实只能任由旁人动手动脚。

    姚安婧不堪受辱,她用力的将祁易鄄拉扯出来,将他的西装都剥了去。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此时弱不禁风的祁易鄄,修长白皙的手指隔着衬衫从祁易鄄的胸膛滑下去,“夫妻又如何?你现在啊,是出轨。”

    出轨两个字灼痛祁易鄄的神经。

    他想挣脱开姚安婧的束缚,但是他没有力气,他眼前又恍惚的转了几下,他便彻底晕厥过去。

    姚安婧扯开嘴角,得意的笑了,她顺理成章的将祁易鄄的衣裳尽数剥去,就在她扶着小易鄄爱不释手玩着的时候——

    “嘭!”

    乔真一脚踹开房门,她暴怒的闯进来,一脚踹开光不溜秋的姚安婧,“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不要逼脸的玩意儿!脱光了都没人要的东西!”

    她骂的可谓是爽快,“看你平时跟个大家闺秀似的,里子漆黑,没有半点羞耻心,当自己是青楼里的妓女吗?巴巴的贴在有家室的人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