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9)
    ,精彩小说免费!

    姚安婧看向她对面的位置,示意乔真坐下,她胸有成竹的挺直腰板,“今日来,的确是有事想与乔小姐聊一聊。”

    乔真将包递给守在一旁、系着围裙的小姑娘,她款款落坐,“还是称呼我一声祁太太吧,实不相瞒,我与易鄄昨天便去民政局领过证了。”

    姚安婧脸色稍变,不过片刻,又恢复稳重的模样,她开门见山:“乔小姐不好奇,你七年前离开,易鄄过的怎么样吗?”

    乔真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想必姚小姐是心知肚明的,不如痛快点?”

    姚安婧将碧茗推向乔真,“众所周知,七年前祁易鄄为了你去f国,大张旗鼓的求婚,又举办婚宴。婚礼那天,很多人都去了,祁易鄄的同学,亲戚,甚至是他的父亲,而你的消失,让他成为一个笑话。”

    “他还是成长的阶段,受到这么大的创伤,乔小姐应该想象不出来,后果到底会有多么严重吧?”

    乔真默不作声,她挑了挑眉,示意姚安婧继续说。

    姚安婧却是顿住,她端起雕青花的茶杯,凑鼻去嗅,这才徐徐道来,“他失去一半的支持者,他的父亲也不再待见他,祁老爷子对你很失望。祁易鄄那些日子有多颓靡呢?他足不出门,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废掉的时候,他将你的东西都收拾好扔出去,像是要把你忘掉似的。”

    “他成了个笑话,人人都可以嘲讽的对象,他的母亲偶尔清醒,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也对他愈发厌恶。”

    “他众叛亲离。”

    乔真摇头,她耷拉下眼睑,“不,至少祁老爷子不会。”

    “呵。”姚安婧讥笑,“可祁老爷子的所有实权,都被祁易鄄的父亲收入囊中。祁易谙与祁清寒又忙着夺权,谁会在乎那个时候的祁易鄄?”

    祁清寒应该是祁易鄄的大哥。

    乔真状似苦恼,她看向姚安婧,“好吧,多谢姚小姐今日的告知。”

    姚安婧看向乔真,她摇了摇头,“不,我并不是想告知你这些事情,我想让你离开他,彻彻底底的离开他。”

    姚安婧终于将目的明确道出。

    乔真也不再与她虚与委蛇,“姚小姐,那些是我带给他的,如今让我补偿,岂不是很好吗?你知晓易鄄将我的东西都扔出去,那你知道他之后又找回去了吗?七年的伤害,都不足以让祁易鄄这个受害者放弃我,那我这个伤人者又凭什么要离开?”

    “姚小姐,如果你真的能够等到他,今天我也不会坐在这里。”

    姚安婧的神情,瞬间狼狈。

    乔真起身,让刚刚的小姑娘将她的包拎过来,之后又对姚安婧说道:“姚小姐,适可而止吧。”

    点到即止,她旋身离开。

    乔真回到公寓之后,她进房间看着那些祁易鄄视若珍宝的东西,通通都撤下来,然后扔到楼下的垃圾桶。

    她不能让祁易鄄,抱着回忆生活。

    也不能让他,对那些过去的东西太留恋,她就在眼前,无需追逐。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双q?

    乔真:

    小零:

    乔真去商场逛了一圈,刷的是祁易鄄的副卡,怎么爽怎么用,买了很多她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东西。

    祁易鄄正在开会,他看着手机里不断接收的银行信息,还有他卡里不断消失的钱,不由笑了笑,还带着几分满足。

    他想要的,从来都是让乔真依赖他,不过如此。

    开会的董事都有些惊讶,只要是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他们的总裁从不笑,几年都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祁易鄄拿起手机给短信。

    “玩的开心吗?”

    “开心!!!”

    “开心就好。”

    “么么哒^3^”

    “在开会。”

    乔真没有再给他回短信。

    他嘴角的弧度更大,祁易鄄示意助理,“会议继续。”

    乔真中午做了三菜一汤放进保温盒里,她要去给祁易鄄送饭。

    总裁夫人嫁到,公司的职员都炸开了。

    另,今天乔祁氏公司又有一条爆炸性消息,向来加班到晚上十、十一点的总裁,居然按时下班了!

    普天同庆!

    那些每天需要加班的也不再需要特意逗留到祁易鄄离开,再收拾东西离开。

    祁易鄄回去之后,推开门便是一股浓郁的回锅肉的肉香味儿。

    乔真系着围裙探出脑袋,“你回来啦。”她小跑出来,仰头亲了亲男人,然后弯腰帮祁易鄄拿拖鞋。

    祁易鄄捉住乔真便将她抱起来,又欲罢不能的亲了亲,“今天那么乖?”

    “我每天都很乖的。”乔真笑嘻嘻的说着,突然惨叫一声,“啊!我的肉!”

    她推开祁易鄄,啪嗒啪嗒的跑进厨房,好在及时,肉没毁。

    祁易鄄好笑的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再仔细回想她脸上的样貌,他用指尖轻轻揉捻眉心,内心的恐惧正在逐渐放大。

    他走进放着乔真以前用过的东西的房间,里面空无一物,他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疯了似的在房间里翻箱倒柜。

    乔真听见声音之后,她将锅包肉端到桌子上,疾步推开房门,看见祁易鄄像嗑药似的抖着手在找着什么东西。

    她转身倚在墙上,似乎是无力。不管如何,让祁易鄄变成这样,都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乔真再次推门进去,她故作不知的问祁易鄄,“你在找什么?”

    祁易鄄红着眼睛看向乔真,“那些东西呢?那些东西哪里去了?!”

    乔真倾身抱住祁易鄄,手掌顺着他的脊背,一下一下地安抚着,“被我丢了,那些都是以前的,不要了,好不好?”

    祁易鄄紧紧的搂住乔真,收拢手臂,将她的腰身禁锢在臂弯里,他问道:“会有新的吗?”

    乔真踮起脚尖,捧着他的脑袋,“会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祁易鄄又问:“你会一直在吗?”

    乔真故作戏谑:“会的,没有新的,只好委屈你用旧的咯!”

    祁易鄄认真又凝重的反驳她,“我不会喜新厌旧的,只有你。”

    他又委屈的将脑袋搁在乔真的肩膀上,问道:“那你会喜新厌旧吗?”

    乔真噗嗤一声笑出来,“不会的,在我心里,你还是崭新崭新的,一直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