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7)
    ,精彩小说免费!

    祁易鄄一直都是这样,外表孤僻,里子粗暴又冷血,但在乔真面前,他表现出来的一直都是乖巧依赖还有顺从,偶尔还能撒个娇。“你不喜欢吗?”

    乔真俯身渡过去一只葡萄,她弯着眼眸,里边盛满笑意,低语喃道:“喜欢,怎样都喜欢。而且你那么可爱,怎么舍得不喜欢你呢?”

    祁易鄄是坐在沙发上的,他仰头看着站在面前的乔真,撅了撅嘴。

    乔真看着他这副索吻的模样,笑得乐不可支,“哈哈哈哈。”

    祁易鄄的神色逐渐变得幽怨,他撅着的嘴却越来越高,只等乔真采撷。

    乔真揪着他的唇捏了个扁鸭子嘴,她略有担心的说道:“别闹,我七年前突然离开,你是不是……”沦为a市的笑话了?

    她看着男人的眼神有些心疼。

    祁易鄄捉起乔真地手放在胸口,“可难受了,现在也难受,要亲亲才能好一点。”说完他又撅起嘴。

    乔真凑过去亲亲他。

    祁易鄄得寸进尺,他指着胸口,期待的看向乔真,“**也疼。”

    乔真用手掌不轻不重的糊在祁易鄄的脸上,他真是越来越没有节操了。她将祁易鄄压倒,然后翻身跨坐在男人的肚子上,两只手紧紧的掐着祁易鄄的脖子,“还我小奶狗!”

    “咳咳咳……”祁易鄄翻身将乔真压在身下,突然有些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他笑得有些挑衅,“没有!”

    就在祁易鄄要破城而入的时候,乔真也不甘示弱的说道:“进来呀,大战三百回合,咱们今天可以完美的错过民政局的上班时间。”

    一听这话,祁易鄄瞬间蔫了,他觉得有些悲伤,明明心虚的该是乔真才对,他才是那个理直气壮的人才对,可最后,他还是被乔真吃的死死的。

    “哼!”祁易鄄哼一声,便起身蹿进卫生间,关门声极其的大。

    乔真躺在床上笑得开怀,她抽出面纸清理一番,便起身整理好衣服,“你可快点啊,户口本都要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门铃响起,乔真开门便见到身材高挑的人,那是……谁啊?

    “你好,请问你找?”

    “你好,我找祁易鄄,你是他的保姆吧?麻烦让让,别耽搁我的事情。”

    乔真将挡在脸颊前的头发撩到耳后,她笑道:“不好意思,祁先生今天不能接待其他客人,他被我保养了。”

    那女人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的,“你在说笑吗?你以为祁易鄄是摆地摊的吗?让你这个穿着地摊货的人都能包养?”

    乔真用舌头舔过牙齿,她咧开嘴一笑,“他看上的是人又不是衣服,再说了,现在能把地摊货穿的像是私人订制似的,你可以?退一步讲,我穿地摊货他都眼巴巴的让我包养,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吧。”

    那女人的神色有些变化,她似乎没有想到乔真会这么恬不知耻,她对刚才的那些话是半句都不信的。

    乔真可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她现在脾气大着呢。她直接关门,走到卫生间门口“笃笃笃”地敲门,又重又急促,“有人找你,快点出来。”

    祁易鄄在里边也好了,他正在淋浴,听见乔真的声音之后,随意冲了下便裹着浴巾出去,“谁找我?”

    乔真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她看见祁易鄄的头发上还有身上都滴着水珠,习惯性的拿起干毛巾薅他的头,“这个天风凉,别感冒了,外边是个女性,你换身衣服再请她进来。哦,如果她还在的话。”

    祁易鄄爱死了乔真这个醋性,他搂着乔真便是个大亲亲,“我是你的。”

    “嗯嗯。”乔真神色非常认真,而且凝重,“以后出门也要记得,你是有妇之夫,别瞎混。”

    她表现出的占有欲还有领土意识让祁易鄄非常受用,男人眯着眼睛,享受着乔真的薅头服务。

    但乔真知道,还是不行,祁易鄄还是没有安全感,唉,都是太白和系统做的孽。将一个可爱的男孩纸(大雾!)逼成如今这个黑狼狗(黑化+小狼狗)。

    她想想那天祁易鄄拎着福尔马林出来的枯寂眼神,她都觉得后怕。

    祁易鄄换了身黑色的西装,非常正式,他怕乔真误会,特地解释道:“这是去民政局拍照,我才穿的这么好的。”

    乔真略表嫌弃,“说的好像我平时让你穿的破破烂烂似的。”

    她走到门口开门,发现那个女人还在,她侧身让出位置,“请进。”

    女人瞥了眼乔真,嘴角的笑容有些得意,她进门之后便将浑身的气势收敛,倒有些随和,她扬起下颚指了指乔真,“易鄄,她是?”

    祁易鄄随意从茶几上拿起倒放在盘子上的透明玻璃杯,“真真,去倒水。”

    哟,指使她还蛮自然的。

    乔真颠颠的拿着杯子进厨房倒水,然后又颠颠的放回来。

    只听祁易鄄是这么介绍她的,“她是我太太,乔真。”

    乔真深吸口气,抬头挺胸,腰板挺直,底气十足,她坐在祁易鄄的身边。

    祁易鄄又介绍那个女人,“她姓姚,叫姚安什么的。”

    “易鄄你也学会说笑了?”女人状似亲昵的说着,随后看向乔真,“乔小姐,你好,我叫姚安婧,是易鄄的未婚妻。”

    乔真偷偷摸摸的揪住祁易鄄大腿上的肉就是一拧,拧螺丝的那种拧。

    祁易鄄面色如常,“不,我没有承认你是我的未婚妻。”他看向乔真,目光也温柔几许,“她的确是我的太太。”

    姚安婧脸色微变,“易鄄,别说笑了,我知道你在等白月光,等了六七年,而且你一个月之前还没有认识乔小姐呢。”

    祁易鄄只是说道:“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她就是我要等的人。”

    “她?她就是你的白月光?那我这些年是在做什么?痴心妄想吗?”姚安婧端的是咄咄逼人的姿态。

    祁易鄄皱眉看向姚安婧,然后拉住乔真的手,仿佛是害怕乔真因为姚安婧的态度而受到惊吓,他在安抚乔真。“可以这么说,我从未给过姚小姐任何希望。”

    门铃又响,乔真去开门,是送户口本的助理,“多谢。”

    助理识趣离开。

    乔真将户口本放进她的包里,然后又坐在祁易鄄的身旁,她握住祁易鄄的手,“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出去呢。”

    祁易鄄起身,将方才坐皱褶的衣料抚平,“不好意思,我们夫妻还要约会,姚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改日再来。”

    姚安婧心不甘情不愿的提包离开。

    乔真与祁易鄄去民政局,今天的人格外的多,所以祁易鄄排队,乔真负责在一旁喝点冷饮吃个鸡排,顺便开个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