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3)
    ,精彩小说免费!

    小零:

    乔真:

    小零想用臭鸡蛋砸她:

    乔真不以为然的轻哼一声,她用力的将裙摆撕下,裙摆左高右低,她又找到剪刀将裙子剪成及膝的短裙。虽然裙摆最后像狗啃似的,但她觉得她的颜值应该可以挽救一切失败的衣裳。

    落地镜里的乔真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波动而发生任何变化,她坦然的接受事实,但别人一点也不能接受的好吗?!

    而且她现在身份证估计是废了,工作也没了,身上也没有存款,她现在是个黑户,简直寸步难行!

    也不知道祁易鄄咋样了,她在结婚的日子放了他鸽子,如果猝不及防的被祁易鄄找到她,她可能会死的很惨。

    毒杀、解肢、泡福尔马林。

    完蛋蛋。

    呜呜呜,要哭了。

    乔真立马推门离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离开再说,留宿街头也好,夜店赚钱也好,她觉得她还是需要缓冲的时间的。

    祁易鄄谈好一笔生意以后便起身要离开,对方却惊艳的看着他的身后,用着流利的英文向他感慨:“多么漂亮的女士。”

    祁易鄄转身看去,只看见白色的残影,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脑海中的记忆一闪而过,刚刚白色背影上有用砖石点缀成的v形,而那是他特地让设计师给乔真的婚纱上做出的点缀。

    “抱歉,失陪!”

    祁易鄄发了疯似的追过去,却没有捕捉到乔真的踪迹。

    乔真觉得她可能彻底要凄惨了,一直没能冷静下来,出了酒店的时候还有些恍惚,所以她刚刚并没有看清祁易鄄。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祁易鄄派人调出酒店的监控,发现乔真是从他房间里走出去的,他又让管理人员快进,发现乔真在酒店门口踌躇许久,才往右边拐去。

    “谢谢。”

    祁易鄄从刚刚的地方取过外套,然后才匆匆忙忙的追出去,他在附近找了很久,最后是在路边的长椅上找到乔真的。只是突然有些怯,脚步逐渐放慢。

    他站在乔真身后侧几米处,看着她时而懊恼扶额,时而面无表情,时而又泄气,总之她脸上的神情精彩至极。

    乔真……乔真也不知道她的心情该如何形容,太猝不及防了,甚至连个晕眩都没有,瞬间七年后,这要心理素质该多好才能坦然接受啊?

    反正她接受无能。

    乔真泄了口气,她猝然起身离开,正好是与祁易鄄相反的方向。

    祁易鄄便在她身后慢慢的跟着,看她冷的瑟缩,看她吸鼻涕,真是又恨又心疼。

    他到底是忍不住,阔步上前,将外套披在乔真的肩上,而心中的冷戾也喷薄出来。“跟我走。”

    乔真像是被雷劈了般,她目瞪狗呆的看着祁易鄄的脸,论她养的小奶狗一瞬间变成老狗逼是多么的残酷的现实。

    祁易鄄看着她要哭不哭的模样,拉过乔真的手腕,粗鲁的将她拽着,“乔真,一走那么多年,没想到你还敢回来。”

    乔真抬起手臂,连带着祁易鄄的手也捧起来,就在祁易鄄以为她会心生愧疚的时候,乔真一口咬在祁易鄄的手上,想顺势挣脱他的禁锢。

    她咬完便返身就跑,但……又因为祁易鄄的用力而被甩进他怀里。

    乔真更想哭了。

    祁易鄄暴怒,他禁锢着乔真将她带入怀中,强制性的将她带回酒店,还是当初两个人住的那个套间。

    他将乔真甩在床上,下一瞬间便欺压上去,他禁锢住乔真的双手双腿,“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既然回来,就别想在再走,乔真,机会我只给过一次。”

    乔真心惊的看着男孩纸,啊不是,是男人眼中的滔天怒火,她欲哭无泪。

    祁易鄄粗暴的撕扯乔真的衣物,没有任何前戏便挺身而入。

    “嘶——”乔真痛的倒吸一口气,却是心虚的很,还是任身上的男人予取予求。

    祁易鄄不知疲倦的要着,丝毫不顾及乔真的身体,一次、两次、三次……最后乔真慢慢的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假装她是先昏过去,然后才突然七年后吧,让乔真自欺欺人一下,给自己一点微不足道的心理安慰。

    祁易鄄觉得不够,还不够,远远不够,七年的空缺,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乔真随手写的便利贴,写的笔记,都被他裱起来放在公寓的墙上,甚至是她的衣物,七年过去,他都没有舍得丢掉。

    等乔真一觉醒来的时候,祁易鄄还在她的身上,一边愤怒的看向乔真,还隐含着几分委屈,一边疯狂的做着。

    乔真微微叹口气,这个情况和上上个任务截然不同,上上个任务她离开两年是为了让许砾意识到嫉妒过度是不对的,但是这次她离开七年,完全没有站住脚的理由。

    现在男女平等,祁易鄄还将他的处男之身给了她呢,乔真在心里唾弃自己,简直是个渣女,人渣!

    乔真将唇凑过去,想亲亲男人。

    却被男人偏头避过。

    扎心了,老铁!

    乔真仿佛是被万箭穿心,以前对她有求必应的男孩纸,现在亲都不给亲了。

    天微微亮的时候,男人才起身去卫生间沐浴,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然后从矮几上拿起支票与笔,唰唰唰几个零,他将支票拍在乔真的脸上,“够了吧?”

    乔真拿起支票,她都要气笑了,看着上面的七位数,她流氓似的吹个口哨,“哟,谢了,正愁没钱呢。”

    她毫不顾忌的起身,然后进浴室洗个澡,出来便看见床上放着个纸袋,看上边的图案都知道是女款衣裳。

    乔真当即换上,还不忘将支票拿着,她对着冷眼的祁易鄄抛了个媚眼,“多谢。”

    她离开酒店之后便漫无目的的走着,偶尔买几块面包啃啃。

    小零:

    乔真:

    小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