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2、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天的假期很快就到,祁易鄄也万事俱备,只欠乔真这个东风。

    最开始的时候,祁易鄄是以“提前去f国旅游熟悉环境”的借口,将乔真拐到f国著名的浪漫之地。

    起初乔真信以为真,再者,因为她对祁易鄄的信任,使她没有带脑子出门。

    后来晚上的时候,祁易鄄又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乔真久久没有等到祁易鄄回来,生怕他出了什么事,所以她出去寻找他,却发现门外的地上有用玫瑰花铺成的“一箭穿心”,每个箭都指着同一个方向。

    怪不得男孩纸即使是软磨硬泡的撒娇,也要让她改变主意来这里。

    乔真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她每走一步,鞋跟与地面的碰撞都发出一声“嗒”。

    祁易鄄在外边的草丛上,看着大屏幕上的乔真,她脚步的每一声都仿佛是踩在他的心尖上,让他为之心颤。

    乔真并不知道,其实这里的每一道路都有摄像头在拍摄她,并且投放在外边超大型屏幕上。她意识到她可能要被求婚,突然有点紧张,有点不知所措,这好像是她任务以来,第一次要被求婚。

    糟糕,她有点尿急。

    乔真转身进卫生间,她上个厕所,然后便到水池那儿用水清洗下脸上的妆容,哦,防水的,那还是算了吧。

    她用纸巾将脸上的潮湿擦拭干净,然后深呼几口气,才慢慢的出去。

    but…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她好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进卫生间的时候都是有指示牌指示的。

    大屏幕上久久没有乔真的出现,祁易鄄的心从忐忑、火热逐渐冷却,最后他将手上的戒指弹落在地上,他面色阴沉的笑着,却更让人觉得诡异且深沉。

    周围的人也有些忐忑,他们八卦的同时,也忍不住期待女主角的出现。

    乔真还在到处乱窜着,她忍不住爆粗,“操!这是哪个智障铺的?”

    大屏幕上出现乔真的声音。

    祁易鄄在转身之际又转身,他在大屏幕上并没有看见乔真的身影,却听见乔真的碎碎念,什么左边还是右边的。

    那嘀咕声像是一根笔刷,将他心里的阴暗都填充上彩色。

    他不由嘴角上扬,原来是乔真离开之后,找不到回来的路了。也怪他,只让酒店的服务员在单一的路上铺着“一箭穿心”。

    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乔真的脸,她庆幸的看着地上的玫瑰花,然后又顺着箭头来到外边的草坪上。

    那里到处都是心形的玫瑰花,而且祁易鄄也期待的看着她。

    乔真并没有看向祁易鄄,她的目光都被大屏幕吸引了去,屏幕里是她放大的脸。她扭头看着祁易鄄,却发现男孩纸在刚刚已经跪在地上。

    他们两个人之间铺着一段红地毯,红地毯的周围是红色心形的灯。

    大屏幕被切割成两块,一块是乔真,一块是面对乔真跪下的祁易鄄。

    乔真踏过红地毯,每一步都很沉稳,直到她走到祁易鄄的面前,她也半跪在地,“还好我今天穿的是长裙,以后不要做这种事情,不适合你。”

    周围的人都以为乔真下一句话,应该会是拒绝或者是道歉。

    乔真笑开,“应该让我来。”

    她起身从旁边的草地上揪了一把草,很快速的编了个草戒指。她弯腰将男孩纸扶起来,然后半跪在地,她的手里还捧着个草戒指,“好吧,我承认有点仓促。但是,祁易鄄,你愿意娶我吗?”

    祁易鄄的眼眶有些湿润,他将手递给乔真,“我愿意。”

    周边的人其实都是祁家的亲戚,都是应邀而来,祁家主支也派人来凑了个热闹。

    乔真将草戒指套在祁易鄄的手指上,她起身,抬手揉了揉祁易鄄的头发,“刚刚我离开好一会儿,又胡思乱想了吧?”

    祁易鄄紧紧的搂住乔真的肩,“都怪你瞎跑!”

    男孩纸赌气似的责怪,让乔真忍俊不禁,她好笑的凑在他耳边说道:“人有三急,慢不得啊。谁让你还在外头开个大屏幕?自己吓自己。”

    祁易鄄从鼻翼轻哼一声,任由乔真如何哄,都没有再理她一句。

    晚上九点的时候,服务员推着一排排的婚纱进套房。

    乔真莫名其妙的看着婚纱,最后将目光放在男孩纸的脸上。

    祁易鄄又轻易的微微脸红,“我答应娶你了,自然会履行我的承诺,明天或者后天怎么样?”

    乔真又忍不住笑开,片刻后,她又故意冷脸说道:“为了承诺才娶我,你又不是真心的,我干嘛要嫁给你啊?”

    男孩纸跪在沙发上,两只手放在大腿上,乖巧至极,他急切的反驳道:“我是真心承诺的!”

    乔真将架子上的婚纱拿出来,一件一件的试着,最后选了件裹胸婚纱。

    祁易鄄却是有点不乐意,露胳膊还露了点胸口,而且乔真穿那件婚纱太漂亮了,不想让别人看见那么漂亮的乔真。

    但是男孩纸又不好意思将这种话说出来,他只能默默的生闷气。

    乔真也有点懵圈,她也不知道男孩纸为什么又生气了,只能问道:“怎么了?刚刚那件不好看吗?”

    “不……”好看!

    最后两个字被祁易鄄憋回去了,很好,求生意识很强。

    “太好看了,你要穿给他们看吗?”祁易鄄斜眼看向乔真,目光都在狂轰滥炸的发射着“快拒绝”的信息。

    今天的男孩纸真是格外的可爱。

    乔真将婚纱递给服务员,“可以披上头纱,把脸挡住,谁会看清我?”

    祁易鄄想了想,“好。”

    第二天一早,乔真很早便起身化妆换衣服,才知道祁易鄄所谓的头纱,那不是头纱,那是“身纱”。

    一块很大的正方形的白色头纱从乔真的头上披下,四个角正好落在地上。

    这个头纱上还镶嵌着心形的银钻,戴在头上还有些显重。

    祁易鄄也是用心良苦。

    正当祁易鄄带着人来要新娘的时候,那些祁易鄄的表姐表妹、堂姐堂妹,反正是各路妹妹都在给他以及他的伴郎团,出着各种各样的难题。

    “我先去上个厕所。”乔真抱着很重的裙摆进卫生间,有些困难,好在有伴娘告诉她,这条婚纱后面的裙摆有条拉链,只是很隐蔽而已。

    乔真拉开拉链,她艰难的解决完三急,又艰难的将拉链拉好,等她打开卫生间的门的时候,外边的热闹戛然而止。

    她的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也在逐渐扩散着。

    乔真走出去,却发现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但里面却空无一人,摆设也与先前的截然不同。她突然想起,小零曾经说要送给她一份大礼。

    乔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