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10)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从容的微笑着,“方教授,我觉得任何错误都不应该用‘喜欢’这两个字去掩盖。在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之后,他非但没有向我道歉,反而变本加厉,这就是您儿子所谓的‘喜欢’吗?”

    方教授的眉蹙的更紧,甚至有些凛冽的感觉,“既然如此,乔老师为什么不顺势给他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她又放软了语气,“乔老师是个很有前途又漂亮的女性,我的儿子也不差。再说,我也很喜欢乔老师。”

    乔真完全不能理解方教授的脑回路,什么叫做顺势给那个男人一个追求的机会?其他老师只说方教授儒雅,没有向她透露方教授脑子也有问题啊。

    她端起杯子抿了口咖啡,“是这样的,方教授,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是考虑到他的工作还很忙,所以我并没有打扰他。您的儿子如果真的喜欢我,也会为我考虑到这一点吧?但是显而易见,您的儿子对我应当不是出于真心的喜欢。”

    “如果您的儿子只是采取普通手段的追求,我也没有毫无异议,谁也不能剥夺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权利。但您儿子的追求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这是事实,也是我无法接受的。”

    “相反的,也没有人要因为别人的喜欢而必须去回应另一段感情。”

    方教授仍然没有发表任何对于她儿子做法的语言,只是说:“这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不便参与。”

    乔真看着方教授那副稳如泰山又事不关己的模样,她也无所谓的说道:“既然您不便参与,那我也只能用我的手段去解决了。至于我其他的追求者会对您儿子做出些什么,我也不便参与,还请您谅解。”

    方教授的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乔老师,恕我直言,你今年二十八周岁,如果再蹉跎下去,等年纪大了,还有几个追求者会跟在你身后?就如你刚刚说的话,你喜欢的人未必会喜欢你。”

    “你现在貌美有前途,那也改变不了你的年纪。女人还是不要因为容貌与前途而任性,结婚生子才是最后的归宿。而现在有最好的选择放在乔老师的面前,乔老师也不会去做个蠢人吧?”

    乔真一瞬间像是噎了坨屎似的恶心,方教授便是那坨屎,都什么年代了,还扯女性的年纪说话。

    还有什么最好的选择?就她那个又胖又老一个月工资还不够她现在一半开销,又猥琐而且又无礼不懂得尊重人的儿子,会是最好的???

    她们可能不在同一个世界,对“最好的”这个词没有共同的见解。

    乔真虽然很生气,但是她还是要保持微笑,“我有容貌,再蹉跎几年也不迟。我有能力,至少比您看到的还要多。换言之,有容貌有内涵的女人即使老去,那也是岁月添上的韵味。我可以大言不惭的说,像我这样的女人,不管是在哪个年龄段,都不会缺乏追求者的。”

    “如果您是以结婚生孩子的标准来与我谈论这个话题,那我将会很遗憾的告诉您,我没有结婚生孩子的打算,至少现在以及将来的四年都没有。”

    方教授的表情微变,不像刚才那么的淡然,“很难想象,会有乔老师这样不自爱的女人。”

    乔真四两拨千斤的说道:“我也很难想象,会有方教授这样看低女性、甚至恶意揣摩其他女性的女人。您应该是误会我刚刚的意思了,未来四年没有结婚生孩子的打算是因为,我在等我喜欢的人。”

    方教授有些怒意。

    乔真抿唇笑笑,她掏出两张红票子放在桌子上,“如果您依旧认为您的儿子没有错,那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还有我拒绝您儿子的理由也很简单——道不同不相为谋。”她拎起包,向方教授颔首,“请容许我的失陪。”

    事实再一次证明,有些事情不能留情,像是方教授还有李玫这些人做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学校里掀起针对乔真的风言风语。

    说是乔真为了转正勾引方教授的儿子方元山,后来找到更好的金主之后,竟然直接抛弃方元山。

    乔真的做法比之前更直截了当,她直接联系律师处理这件事情,并且她自己在学校的论坛上直播事情的发展,给自己正名。

    方教授的人脉关系很广,但是没有用,乔真提供的那些方元山骚扰她的证据都是实锤。所以方教授开始从各个方面给乔真施压,例如学校里的老师。

    乔真被孤立了。

    但是她依旧每天过得很滋润。

    方教授有人脉又怎么样?

    祁易鄄有钱,有人脉,祁家的主支在z国也是举足轻重的,虽然他是旁支,那也可沾点主支的光。

    所以乔真的的名声很快被洗白,她还在论坛上臭不要脸的说,“都是美貌惹的祸,我承受的痛苦并快乐(luo)。”

    方教授因为她儿子方元山也颇受微词,但她始终认为那都是乔真不识好歹。

    乔真对此也无言以对,有些人眼瞎心瞎,真的是没救了。

    尘埃落定之后,离祁易鄄去看望他母亲的时候也快到了。

    “小绢花,过来。”乔真像是招小狗似的向祁易鄄招手。

    祁易鄄屁颠屁颠的过去,“怎么了?”

    乔真看向黑眼圈很浓重的男孩纸,她问道:“最近是不是没睡好?”

    祁易鄄顺势可怜兮兮的说道:“是啊,作业好多的。”

    乔真起身将男孩纸抱到她的腿上,“我问过你的几课老师,都说没有多少作业,你怎么会累成这样?”她虚眯着眼睛,“怎么回事?老实交代!”

    祁易鄄理所应当的坐在乔真的大腿上,他答道:“我快要学到大二的内容了,我想提早毕业,然后去其他国家和你结婚,我工作,你只负责貌美如花。”

    他貌似还有些羞涩。

    这些日子,男孩纸除了得知方元山事件之后,阴沉了一个星期,其他的时候都被乔真宠的能翻天了。

    乔真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又不会跑,你要是急,咱们去f国先结婚。”

    男孩纸的眼睛瞬间发亮,他期待的看向乔真,“你会和我结婚的,对吗?”

    乔真很有耐心的回答:“对。”

    “但是你现在是不是要记起另一件事情了?你说你要带我一起去见你母亲的。”

    “嗯。”祁易鄄听到这个话题便有些兴致缺缺的,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去好不好?我怕她会伤到你。”

    乔真挑起男孩纸的下颚,二人四目相对,“不、好。”

    “祁易鄄,你从没有欠她什么,你在想要做我丈夫的前提下,能不能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