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7)
    ,精彩小说免费!

    “噢。”男孩纸不情不愿的应下,又与乔真磨磨蹭蹭的抱了一会儿,之后才一步三回头的进了楼梯间。

    乔真在祁易鄄离开后的十分钟之后,也整理好仪表进了楼梯间。

    a大大一是强制性晚自习,结束是在八点,今天又不是乔真值班,所以她大概五点的时候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李玫看着收拾东西的乔真,她漫不经心的问道:“乔老师看着很年轻呢,可以冒昧的问下,乔老师今年多大吗?”

    乔真放慢收拾东西的动作,她扬起嘴角看向李玫,“我啊,我今年二十八。”

    “那就是二十六、七周岁喽。”

    “不,我是二十八周岁。”乔真神色认真的反驳李玫,她意有所指的说道:“而且我觉得,人可以在有选择的情况之下,少做一些明知是冒昧的事情。”

    李玫笑得有些尴尬,她略微低头,“不好意思啊,乔老师,我这个人就是多嘴。”

    乔真撇着嘴摇了摇头,“多嘴可不是个好习惯呢。”

    她收拾好东西便拎包离开。

    李玫面色有些挂不住,她坐回座位,埋头假装在写教案,实则是在思考何教授请她帮忙的事情,她看着办公室的门,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

    乔真走出校门便被请上一辆加长版的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车,保镖对她说的是——“祁先生请乔小姐喝喝茶。”

    几乎每个即将要示威的人,都会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比如:“我们老爷请小姐去坐坐”,“xxx请小姐喝杯咖啡”

    之类的话。

    乔真表示无所畏惧,所以她很自觉的上车,并且饶有兴致的将车里打量个遍。

    司机将乔真带到一栋古香古色的宅子里,大概是祖宅级别的吧。

    这让乔真有些诧异,如果只是示威的话,不可能会在这么重要的地方。

    难道是要向她炫富?

    保镖伸手给乔真做出个“请”的姿势,顺便给她指引方向。

    乔真一路在石子小路上弯弯绕绕的,也许是她古风的院子走多了,对这种走过的路也有一种很难得的印象。

    到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之后,保镖便直接伸出手臂给乔真指路,然后弯腰退下。

    乔真踩着六公分的高跟鞋,不疾不徐的走过去。她今天浑身上下几十万,光是一张脸就是上万,走起路来蜜汁自信。

    她每走一步都带起一阵风,竹叶飒飒的落下,竟让她有种仕女的既视感。

    在竹间练着太极的老者,他闭着眼,侧耳听着竹叶落地的声音,并没有停下动作,只是漫不经心的说道:“乔小姐来了?”

    乔真答道:“您请我来的,又何必多此一问?”她抬手看了看时间,“我很忙,请您有话直说。”

    老者仍是不慌不忙的抬腿,“年轻人,有时候放慢步伐,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乔真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不知道想干嘛的老者,“嗯……”

    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那就觉得老者说的都对吧。

    老者听出乔真话里的敷衍,他睁开眼睛,猝然伸手袭向乔真的脖子。

    乔真侧身躲过,她条件反射性的拉过老者的胳膊,抬腿踹向老者的腿弯。

    于是便形成这样一副局面——乔真拧着老者胳膊,她一条腿抵在老者的腿弯处将老者压到跪下。

    “咳。”乔真尴尬的轻咳一声,她看着貌似是祁易鄄爷爷的老者,立刻撤下她的手还有腿,“不好意思哈,我这纯属就是条件反射。”

    老者丢了很大的脸,他站起身,面红耳赤的说道:“你对长辈是这种态度吗?!”

    那您对小辈不就是这种态度吗?

    这种不礼貌的话万万不能说,但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老者是祁易鄄的爷爷,那怼起来完全可以不留情面了。

    “……不,我只是对您的孙子耍个流氓而已,严格意义来说,您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辈分与年龄无关,如果追溯到历史,指不定咱俩谁是长辈谁是晚辈呢。”

    祁老爷子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嫁进我们祁家的。”

    乔真伸出手,将白嫩嫩的掌心放在祁老爷子的面前。

    祁老爷子看得莫名其妙。

    乔真不可置信的说道:“支票呢?您好歹给个支票再说刚刚那句话吧?”

    “……”祁老爷子听着乔真厚颜无耻的话,他也觉得不可置信,难以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不要脸的还长得那么漂亮的女人。“你不配!”

    这威胁就跟个玩儿似的,八成不是诚心的,乔真也不想失了分寸,免得弄假成真。“嫁给你们祁家?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你们祁家的,我只可能嫁给祁易鄄,也算勉勉强强吧。”

    祁老爷子额间出现一个十字架,皱纹更深,“二者有区别吗?”

    乔真一本正经的回答:“当然有,嫁给祁家,我要讨好祁家的每一个人,但如果我只是嫁给祁易鄄的,我只需要拐走他。”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他没有办法反驳,但他是不会认输的。祁老爷子捋了捋胡子,“乔小姐的身份似乎不简单啊,阿鄄别墅附近的摄像头,都没有探到乔小姐的身影,但乔小姐却出现在阿鄄的别墅里。”

    乔真沉默片刻,她试探的开口说道:“这证明……我能力还不错?”

    祁老爷子:聊不下去了。

    觉得他的孙子也逃不过这个女人的魔爪了,赢不了了,认输吧。

    祁老爷子肃容,“既然乔小姐这么笃定会嫁给阿鄄,不如跟我去见见阿鄄的母亲吧?”

    乔真觉得祁易鄄的母亲应该是一个突破点,祁易谙向她提及,老者也向她提及,乔真还真是被勾起几分兴趣。“好。”

    祁老爷子带着乔真去某片树林。

    乔真不由感叹,太奢侈了,树林住在祁易鄄他母亲的家里。

    祁老爷子将乔真带到像是城堡的地方,大概有十层楼那么高,里边的楼梯也是螺旋的,占地面积很大,具体……乔真估测不出来,而且城堡的外边还有姹紫嫣红的花园和游泳池,城堡外观是哥特式,但里边的摆设却是随意至极。

    乔真的耳力比寻常人好很多,所以在她踏足三楼的时候,便听见一个女人的喃喃自语,在阴暗的城堡里各位的令人毛骨悚然。

    她踩着阶梯的脚步微顿,等确认老者也可以听见那细碎的声音之后,她挑眉看向祁老爷子。

    祁老爷子向乔真抬了抬下颚示意。

    乔真寻着细碎的声音找去,在富丽堂皇的房间里,有个风韵犹存的女人正坐在妆台面前,女人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她抬起手抚摸着面容,对着镜子喃喃自语着什么,声音缓慢而又轻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