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6、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把玩着钢笔的手微顿,她抬眸看向李玫,“是啊,我对人心不敢兴趣。迟来的正义只能给后人警醒,而以前的那些受害者永远抹不掉过去的伤害。咱们能做的也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她这句话一半是回答,一半是在警告李玫。

    李玫潋滟的桃花眼里有赤衣果(裸)衣果(裸)的打量,还有隐晦的嫉妒。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总有人想蹭你的热度。

    叮——您的好友中二少女乔真真上线。

    乔真似乎是想到某个位面的“名言”:女人有多么讨厌绿茶婊,男人便有多么的讨厌小奶狗。

    很多女性喜欢小奶狗,很多男性喜欢绿茶婊,似乎成为很不错的互补。

    就如李玫这般,偏偏有男老师替她说话,“乔老师好像是单身母亲,汲取一些日常的安全知识,没有坏处的嘛。”

    李玫抬手将左脸旁的碎发别到耳后,她状似不好意思的说道:“感觉乔老师还很年轻耶,没想到竟然有孩子了。而且我看乔老师穿的都是大牌的限量版,家境应该很不错吧?”

    乔真:“……”她其实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么随意的一句玩笑,竟然能牵扯出那么多的问题。

    她做出一副惭愧的表情,腼腆的笑着,“这个……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我没有孩子,当时只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大家都当真了,真的是抱歉。”

    办公室那天围着八卦的老师都有些诧异,但随之而来的是某位女教授红娘的狂热还有某位男老师的别有心思。

    当天下午,乔真其实没有孩子的消息在学校的暗地里疯狂传开。

    大概是个五十几岁的,已经是教授级别的人物,也在暗中旁敲侧击的打探着乔真的消息。

    乔真觉得还是别公开她有男朋友的消息比较好,万一那些人刨根究底,她又不能将她与祁易鄄的师生恋昭告世界,到时候人家还以为她又骗人呢。

    她当初为什么要做老师?失策啊!

    祁易鄄下午的两堂课结束以后,他便去宿舍坐了会儿。

    a大其实是强制住校的,但经不住祁易鄄的亲爸爸有钱,资助个小千万难道是白白资助的吗?

    其他三个男生都对祁易鄄视而不见,他们聊得热火朝天。

    “哎,我听说大一新来的实习老师其实没有孩子。”

    “哪个新来的?”

    “当然是姓乔的,不然你以为是哪个?哪个能比她有味道?”

    “哈哈哈你小子想想就行了,那可是老师,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谁知道她实习期结束以后会怎么样?没准不行呢?”

    祁易鄄听不下去他们这些带有侮辱性的言语,他默默无言的合上笔记本离开。

    他站在关闭的门外,听着那三个男生油嘴滑舌的说着什么。

    “就那双腿,哦哟哟,光是想想老子都硬的不行了。”

    “去你的小崽子!”

    “真的啊,哎哎哎,真鼓起来了哈哈哈哈你他玛的也太没节操了吧哈哈哈哈。”

    祁易鄄听到这里便忍无可忍的离开,这些蟑螂,早就不该存在了。

    祁易鄄给乔真发短信,约在四点半,图书馆的天台。

    图书馆的天台很少有人,因为图书馆的电梯只到三楼,而天台比六楼更上一层楼。

    乔真接到短信之后,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四点十五,她还穿着六公分的高跟鞋,这不是为难她吗?

    最后她还是迫不得已的跑到图书馆,并且赤脚爬上天台。等她到最后一层的时候,她又弯腰将高跟鞋穿上。

    祁易鄄看见乔真之后,他趴在天台边缘的壁台上,头也不回的说道:“过来。”

    乔真直觉男孩纸好像心情很不好,甚至有种阴森森的感觉,她眼中出现迷茫,刚刚应该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走到祁易鄄的身边,便被祁易鄄抱个满怀。

    男孩纸又将他那毛绒绒的脑袋顶在乔真的脖颈处,他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

    乔真伸手搂住祁易鄄的脖子,她抬头,眉眼弯弯的看向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要不要说给小姐姐听?”

    “不要。”祁易鄄果断拒绝,“我要自己解决,不许小姐姐插手,不然我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乔真也由着他,左不过一个还没有成熟的少年,能翻起什么风浪?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小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可爱直白的系统了,它变了。

    她搂着祁易鄄脖子的手臂收紧,两个人贴得更近,果不其然看见祁易鄄享受的表情,“小绢花乖,如果解决不了再和小姐姐讲,也是一样的。”

    祁易鄄闪过诧异,他当然明白乔真刚刚那句话的分量,她是在给他做后盾。

    男孩纸抱着乔真的手臂也更紧,“小姐姐已经这么爱我了吗?”

    “哇!”乔真故作惊奇的看向祁易鄄,“你现在才知道吗?”

    祁易鄄笑开。

    他很看好的。

    原本深沉孤僻的男孩纸,突然绽放出绚丽的笑容,那种惊艳,乔真暂时还没有想起该用什么诗句去形容。

    书到用时方恨少!

    乔真看着男孩纸毛绒绒的头发,最后手掌战胜内心的克制,终于将手放在男孩纸的头发上揉了揉,又揉了揉,再揉了揉,不如继续揉,直到毛绒绒的头发被揉得风中凌乱的时候,乔真才悻悻的收回手,“咳,都是你的脑袋在勾引我。”

    祁易鄄听着乔真倒打一耙,他笑得开怀,“小姐姐颠倒黑白的本事好厉害。”

    乔真凑到祁易鄄的耳边呵着兰气,“我颠倒你的本事更厉害。”

    祁易鄄打了个激灵,他含羞带怯的看向乔真,“小姐姐好污。”

    乔真却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说的是打你,你想到哪儿去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你长得那么单纯可爱,原来那么污。”

    祁易鄄:说不过她qaq

    乔真看着战败的祁易鄄,又薅了薅他的头发,“乖乖回去上课,或者在图书馆坐上一会儿,我现在可是个勤奋努力、力求上进的实习老师,不能崩人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