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有本事请你继续黑化(4)
    ,精彩小说免费!

    后来是乔真越俎代庖,用祁易鄄的手机打电话给帮他处理的事情的人,送了两套衣服过来,又处理好包厢的卫生,之后才将他们送回去。

    乔真:对不起,我已经没有脸了,要不要脸已经无所谓了。

    说好要好好浪的,到最后祁易鄄是在乔真的搀扶下才软趴趴的回到公寓。

    乔真看着祁易鄄恬静的睡颜,是的,恬静,闲适安静,很难得的没有生出其他的思考。她的指尖一寸一寸的划过近在眼前的俊脸上,有些羡慕,也有些嫉妒,一个男孩纸的脸竟然比小姑娘的还要滑嫩。

    脑海里掌心粗糙的触觉又让她忍不住拧眉,刚刚战况激烈,她没有分心,但她的手掌分明摸到一块粗糙的地方。

    乔真小心翼翼的扒拉开祁易鄄肩部的衣服,她看着男孩棱角分明的肩膀,从他身后看见一块疤痕。

    大概有十六七岁少女的食指那么长,长长的伤疤旁还有星星点点的圆形烫伤,圆形的烫伤是叠加在一起的,可见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但她并不打算以此作为突破男孩纸心房的关键点。

    小零并没有颁布硬性任务,所以乔真不需要扒男孩纸的伤口或是铤而走险。她始终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终有一天,男孩纸会向她吐露的。

    如此一想,乔真便阖眸入睡。

    对于乔真的蜜汁自信,小零也只能透过屏幕望洋兴叹。

    乔真做的很成功,意味着系统任务也很成功,进一步意味着离系统背后主人的意图也更近一步。

    主系统也透露出一点点内幕给小零,但小零是主系统的分支,虽然它平时会与乔真打打嘴炮,扯扯皮,但该闭紧的嘴巴它还是要闭紧的。

    祁易鄄醒来之后,他挠了挠蓬松的头发,转身的时候便发现睡在床沿边的乔真,她只要稍微侧身,便要掉下去了。

    小零:由此可见,乔真还不足以成为正式任务者,因为她不够优雅,不能笑不露齿,不能……算了,她基本上没有什么能的,反正仙人该有的气质她都没有。

    乔真听见细微的声音之后,她想翻身躺平,正好往床外侧躺下。

    “噗通!”

    乔真坐起来,她晃着脑袋看着四周,似乎还没有什么清醒。

    别人喝酒误事,乔真睡觉误事,为了防止重蹈上个任务的覆辙,她很机智的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迷糊着愣了几分钟。

    “易鄄?”乔真的瞳孔终于可以聚焦,她抬手抓了抓头发,然后便费力的爬起来,她坐在床边,摸了摸男孩纸的脑袋,“饿了吗?”

    祁易鄄垂下眼眸,任由乔真揉着他的头,似乎还有些享受。“嗯。”

    棱角上有刺的男孩纸突然乖巧,这令乔真有些新奇,她手痒的又揉了几下,“再睡会儿,我去做夜宵。”

    床头柜上的闹钟的时针已经偏离十点,快要靠近十一点了。

    乔真去煮水,然后便进卫生间洗漱,她忙的很快,等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厨房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

    她要做的并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也不是什么失传已久的食物,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六颗糖蛋而已。

    对不起,她手残,纹身刺不好,厨艺也垃圾,偏偏刺绣还可以。

    但刺绣在这里也派不是用场。

    “易鄄?起来刷牙吃点东西。”乔真空有御姐的皮囊,却没有御姐的风范。她说话的声音很清脆,尾音都没有,一点都不撩。

    祁易鄄听见乔真在卧室外喊他,瞬间闹了个大红脸,等他去卫生间洗漱好的时候,脸颊与耳根还有点红晕。

    乔真以为祁易鄄的脸红是因为热水腾出来的,直到她无意间的抬头,看见他眼里含着的一汪春水,她差点起鸡皮疙瘩。

    这个男孩纸,也太清纯了吧?

    o(*////▽////*)q

    乔真将空荡荡的碗放在祁易鄄的面前,“这里有糖蛋,你要吃几个就盛几个,还有汤。”

    祁易鄄埋头吃着糖蛋,他的眉几不可见的皱起,“好咸。”

    “嗯?”乔真用公勺往自己的碗里舀一勺,她捧碗小口的让汤往嘴里流淌着。

    “唔!”

    她好看的眉皱起,慌不择路的去厨房将嘴里的吐进水池,“呸呸呸,我把盐跟糖搞混了,好难吃!”

    不锈钢罐子里的糖跟盐并列着,她先前明明尝过区分过的,怎么会搞错?

    乔真将不锈钢罐子拿起来闻了闻,又看了看罐子上的记号。

    哦,她刚刚尝盐跟糖的时候不小心将糖撒在手上,她洗完手回来路过罐子的时候,害怕把水溅在里边,她顺手推了一下,结果把左右颠倒了。

    祁易鄄等很久都没有等到乔真出来,他看向厨房门,最后还是拿起勺子吃“咸蛋”,总比没有的好吧。

    乔真觉得她真是丢人极了,做事都不走心,迟早要翻车。她出去却看见祁易鄄还在埋头吃着,慌忙将那些失败品端走,“别吃了,叫外卖。”

    祁易鄄看着被乔真夺走的碗,他皱着的眉更深了,似乎是被夺走心爱之物,他将勺子摔在桌面上,面色暗沉的回卧室。

    ???

    他为啥生气了?

    乔真觉得自己可能有个假脑子,她为什么找不到祁易鄄生气的点?

    男孩纸今天下午出力很多,又没有休息好,乔真不能让他半夜饿着还气着,所以她并没有急着去安抚祁易鄄,而是回厨房再做一次糖蛋。

    这次她做的很走心,鸡蛋都是她在橱柜里挑的最好的。而且做好以后,乔真还特意尝了尝,甜甜的滋味绽放在她的味蕾,于是她端着糖蛋去找男孩纸。

    祁易鄄卧室的门并没有从里边锁上,所以乔真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她探头探脑的喊道:“易鄄?鄄鄄?小绢(鄄)花?”

    “让姐姐找找,小绢花在哪里呢?”乔真没有听见男孩纸任何表示拒绝的动静,所以她大胆往里走。

    祁易鄄背对着乔真,他在赌气。

    乔真有些无奈,她拽了拽祁易鄄身上的薄被,入手是凉滑的触觉,这是真丝的,鉴定完毕。“易鄄?小绢花?起来吃点东西好不好?小绢花呀,起来吃点东西啦。”

    祁易鄄翻身坐起来,他用看罪人的眼神看向乔真。“幼稚!”

    乔真正要用力拉开被子的手顿住,她完全不知道男孩纸是为什么要生气啊qaq

    “小绢花?”

    “不许这么叫我!”

    “好的,小绢花。”

    祁易鄄像是泄气一般,他偏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蛋,“好难吃的。”

    “不会的,我保证,这次没有把糖跟盐搞混。”乔真竖起三根手指朝天,她说的信誓旦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