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我要去找下家(24)
    ,精彩小说免费!

    一曲终了,乔真擦拭着眼泪,神色很是伤怀的离开花满楼。

    陆渊流看着乔真起身离开,他也猝然站起来,无意间打翻碧螺春。

    陆渊川看向失态的陆渊流,“阿流,不该想的,便不要去想。”

    他的语气很淡,淡到从话里听不出任何语气。但这句话不仅是说给陆渊流听,也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陆渊流却是匆匆忙忙的将衣衫潮湿的地方擦干净,“哥!我要去找个人。”

    陆渊川看着陆渊流倥偬离开的步伐,他垂下眼眸抿几口茶,但微颤的睫毛总是轻而易举的出卖他毫不平静的心情。

    陆渊川身旁的小厮追远是打小跟着陆渊川的,而陆渊川周身骤降的气温,让追远觉得,方才二少爷出去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追远出言提议道:“大少爷,您若是担心,何不追上去看看?”

    陆渊川却是面无表情的将茶杯搁在案上,“他只比我小一炷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若是他至今还分不清,我这个做兄长的也无能为力。”

    追远几番欲言又止,最后都在陆渊川冷淡的神情中偃旗息鼓。

    陆渊川偏头看向乔真方才做过的方向,他吩咐道:“去问问那褐衣短衫的男人,方才坐在他身旁的女子,临走前说了什么。”

    追远:“是。”

    追远离开片刻后便回来,他将那句“这世间最凄惨的,应当是向命运妥协”原封不动的转告给陆渊川。

    陆渊川呼吸一滞,横在身前的手猝然收紧。那句在他听来更像是含沙射影,在说他不敢与陆大夫人抗争。

    “追远,派人将陆渊豫接回来。”

    有些事情,是该有个了断了。

    陆渊流气喘吁吁的追上乔真,他早已没了当初对待十具一的从容。

    “公主,您当初说臣子像您以前的夫君,是知晓臣子的身份,还是不知?”

    乔真脸上悲伤的神色还没有敛尽,“起先并不知晓,后来听阿筐无意间说过,便猜测出几分,那日在生辰宴上见到陆二公子,才敢断定猜测。”

    陆渊流又问道:“那日姑娘落得一方绢帕在此间,明日可否给公主送去?”

    乔真都快将这件事情忘记了,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必,是两只鸳鸯的吧?那是本公主先前绣给你大哥的,麻烦你转交给陆大公子,并替本公主转告一句,那帕子我已经不需要了,是扔是留都随他。”

    陆渊流挫败道:“是。”

    乔真并不想再与陆渊流说些什么,而且她还要急着回公主府,不然晚上又有一大堆物品等着她挑选,选择恐惧症都要出来了。

    晚上。

    陆渊流在书房里对着那方绢帕,他的内心纠结急了,最后像是烫手的山芋一般,他闯进陆渊川的书房,将绢帕递给陆渊川,“哥,这是公主绣给你的。”

    他紧抿的唇瓣,将乔真需要他转告给陆渊川的那句话给吞没。

    陆渊川拿起绢帕展开,发现上边是两只交颈的鸳鸯,他微微弧了嘴角。

    陆渊流看着陆渊川柔和的眉目,他将嘴角的苦涩咽下,然后默默地离开。

    陆渊川原本想放弃的心,又重新复燃,他不信原本那么喜欢他的乔真,一朝说放弃便能真的放弃。

    至于陆渊豫与陆大夫人,也是时候解决他们了。

    乔真每日都让许阮筐派人盯着陆府,稍有风吹草动都要及时向她汇报。

    八月十八,陆府的三公子陆渊豫回京,在祁京掀起轩然大波。

    乔真也跟着脑残粉在花满楼上窥得陆渊豫的容颜,佛系禁欲美男子。

    八月十九日,陆府的内权被陆丞相收回,陆渊川与陆渊流为一党,陆大夫人为一党,陆渊豫中立。

    八月二十日,陆渊川与陆渊豫发生争执,偷窥的人向乔真汇报,一向面无表情的陆渊川与神态自若的陆渊豫都罕见的面色极差,而且周身的气势很森然。

    八月二十一日,陆府的内权被陆渊川收入囊中。

    八月二十二日,陆大夫人被休弃,而原本的陆夫人回来。

    原本的陆夫人是陆渊川与陆渊流的亲母亲。在丞相府暗中偷窥的人回来汇报,原本的陆夫人(李氏)其实并没有死,但一直被陆大夫人(徐氏)设计关在某个地方。

    而陆渊川也因此一直受陆徐氏的摆布。当初陆渊豫得知一切的时候,他难以想象他善良的亲生母亲会做出这种事情,受到打击的他便去观澜寺带发修行。

    而陆徐氏不甘因此而让她的儿子离开祁京,所以在陆渊豫离京的半个月之后,她又威胁陆渊川将陆渊流送出京城。

    这些年陆渊流过得也不是那么轻松,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他也要担忧陆徐氏会派来刺客袭击他。

    而原本的陆夫人陆李氏,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瘦骨如柴。当年她回娘家的时候,马车在山路上遭歹徒的拦截,眼见她的清白不保,她便纵身跃下山崖,却运气很好的被悬崖壁上的树枝给勾住。

    当初的徐氏只是个采茶女,她阴差阳错的救下李氏,并将李氏安顿在家中。

    李氏觉得徐氏是个好人,便让徐氏带着她的信物去京中找陆姓的文臣。

    怎知她是引狼入室,徐氏虽然带着李氏的信物进京,却编造李氏已身亡,且她日夜做着些光怪陆离的梦,而那些梦,都是李氏与徐氏在闲暇时说起的过往。

    也不知该说陆大人是蠢还是太痴情,在一番浅显的调查之后,竟信以为真,之后他便娶徐氏为妻。

    而李氏便一直待在当初的山崖脚下的茅草屋里,她是大家闺秀,那些粗活她不会做也做不得,即便是做些刺绣赚点银钱,也被徐氏的父母尽数搜刮了去。

    李氏一直以为徐氏是因为她而遭遇不测,所以她对徐氏的父母都有愧疚之心。直到有个地主看上李氏,徐家的父母意图将李氏嫁给地主卖个好价钱。

    而此时的徐氏也派人到李氏所在的地方,将李氏接到某个村子里,整日里不允许李氏出门,将她日复一日的关在小屋子里。

    李氏虽然瘦骨如柴,但她当初的风华,从陆渊川与陆渊流的脸上便能看出。

    而且据乔真所知,徐家的老两口得知李氏成为陆丞相的夫人之后,竟然还敢上京在丞相府外徘徊,而且用当初的那些经历威胁李氏,否则便要将以前的事情说出去,并且大肆宣扬。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这日,乔真在得知陆李氏单独去羽湖边的芳菲亭的时候,她敏锐的嗅到一丝八卦的味道,肯定有猫腻!

    所以她直接带着四个婢女还有四个小厮去羽湖。乔真是祁国几朝以来的公主,地位自然可比皇后,带八个下人祁帝都嫌少,至少带十二个才能勉强衬托乔真的地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