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我要去找下家(23、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跟着狱卒去林瑜云的牢房,看见林瑜云蜷缩在堆满稻草的角落里。

    林瑜云脸上是灰败的颜色,她的双眸呆滞无神,只是愣怔的看着某处。

    狱卒将铁链锒铛解开,乔真踏着枯草进去,她看向林瑜云的时候,还侧耳听着牢房外的脚步声。

    “林姑娘,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过那么多坏事,到头来终究是自食其果。”乔真不疾不徐的说着,她提袖掩在鼻翼下,牢房里纷飞的灰尘令她很不舒适。

    林瑜云转动目光看向乔真,她冷笑一声,端的是凉薄的模样,“听闻公主与许大将军的婚期将至,臣女在此间恭贺。我自食其果又如何,到头来用我的一条命,换公主与陆大公子的姻缘,实在是值得。只是可惜,这辈子没能嫁给陆大公子。”

    乔真听着觉得对林瑜云很佩服,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事情,林瑜云竟然还能心平气和的做出来。

    她用复杂的眼神看向林瑜云,直到听见牢房外有轻浅的脚步声,乔真便将话儿引到正题上。“毒害春竹的娘,拿捏春竹,得知本公主的行踪,勾结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绑架本公主,再引你表舅去那里的草屋,这些可是你做的?”

    林瑜云心知自己将死,有些话到底是吐露出来,“不错,是我做的,只是我很后悔,后悔那日为什么要装模作样的阻拦表舅,否则你的清白早就不在了。”

    眼中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般,她紧紧的看着乔真,“公主啊公主,你是祁国几朝来唯一的公主,但那又如何?还不是被我这个臣女,搅黄了你的心思。咳咳咳……咳。”

    林瑜云撕心裂肺的咳着,仿佛每咳一声都要用尽她的力气,“咳…怎么样?被逼着给害你的人道歉的滋味,令公主觉得很羞辱吧?明明是要被推下湖的人,却被污蔑成推别人下湖。”

    乔真听着林瑜云用微弱的声音将她曾经做过的事情一一道出,又觉得有些不爽快,“你做了这些事情,却还是理直气壮的,令本公主不能理解你。”

    林瑜云又道:“像公主这般…走到哪里都是尊贵的人,怎么会知道,像我这般……残躯的人,若是能与咳咳…咳与如意郎君定下婚约,嗬…该是多高兴……嗬…多么难得的事咳咳……咳……”

    微微发黑的手上映着一团殷红,林瑜云的脸上也是一片惨白。

    乔真嫌弃的嘟囔道:“晦气!”

    她不再去看林瑜云那副很丧的脸,理了理衣袖转身离开,她在拐弯的地方正好看着陆渊川。

    乔真后退几步,有些不知所措,她抬眸对上陆渊川含着复杂的眼眸,她不想看懂也看不懂。乔真玩笑似的,用带着满满恶意的语气说道:“陆大公子若是要看望林姑娘的话,还是尽快吧。若是再迟上一步,她兴许已经被本公主气死了。”

    她绕过陆渊川离开。

    陆渊川却在乔真与他擦肩的时候,伸手抓住乔真的手腕,“真……”

    “陆大公子!”乔真不自觉的提高音调,“还请陆大公子尊本公主一声公主,那般亲密的名讳,若是让旁人听去,有损本公主的名誉。”

    陆渊川蠕动着嘴唇,最后只能默默地松开手。

    乔真看着他轻而易举便放开的手,只觉得讽刺,她为了他们能够走到一起而不断地算计着,陆渊川却总是在后退。

    他从没有上前一步。

    只是觉得她会在原地等他。

    乔真与许阮筐离开之后,便安心准备婚事,许阮筐对她是真的用心良苦,不管婚礼上要用什么,都要问她喜欢不喜欢。

    有时候乔真被许阮筐问的烦了,她也会不耐烦的吼许阮筐。

    但许阮筐还是将乔真哄得高高兴兴的,然后再问乔真喜欢不喜欢那些东西。

    这天,乔真避开追着她问“这个喜欢不喜欢”“那个喜欢不喜欢”的许阮筐,她带着婢女去花满楼看戏曲。

    而在花满楼上的包间里,陆渊川与陆渊流都在看乔真。

    陆渊川是在懊恼当初对乔真的轻视,根深蒂固的思想,让他总是觉得乔真已经嫁给过他,只要他承诺,乔真会等他的。

    但最后乔真利落的转身离开,在他还没有到达最后的时候,转身发现,原来她已经不在原地。

    陆渊流则是总记得他压在书桌抽屉里的那方绢帕。

    情不知所起,竟一往而深。

    也许是他与乔真初次见面的时候,那副艳丽的容颜便刻画在他心间。

    也许是乔真在戏台上婉转的歌喉,她凄美的声音,或是她挥舞着长袖时的光彩,令他惊艳。

    也许是乔真在敢于敷衍他的时候,他便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吸引目光啊,是喜欢的第一步。

    陆渊流只能将那些事情埋葬在心底,他只是个,与他大哥很像的人,仅此而已。

    乔真可不知道陆家兄弟竟然看着他想了那么多,她一边看着戏曲,一边磕着瓜子,半点形象都不在乎。

    而陆渊川是最先回神的,他本想看向陆渊流掩饰下他方才的失态,却发现陆渊流也在愣怔,他寻着陆渊流的视线看过去,发现陆渊流看的也是乔真。

    陆渊川的心里很苦涩,乔真明明是他的,仿佛携手同游羽湖的事情,还是昨日,转眼之间,乔真便是许阮筐的了。

    可许阮筐为乔真做的,又怎么是陆渊川能比的呢?

    乔真打开与小零的精神通道。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小零:

    乔真:!←此处是一个红色的大感叹号,因为小零已经屏蔽了乔真。

    乔真也没有太在意,只是瞬间便又全身心投入任务中。

    她看着楼下的女子凄婉的唱着曲儿,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乔真的脸上泪水纵横,她喃喃的说道:“这世间最凄惨的,应当是向命运妥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