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我要去找下家(18)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觉得做戏得做全套,所以她将陆渊川的衣裳都给扒了,还割破手在他腹下之物上滴着几滴血迹,又在陆渊川身下的床单上也滴几滴血迹。

    她听着从陆渊川薄唇里溢出的独响曲,只恨没有在乾坤袋里塞个手机,日后有事没事都放出来听听,关键时刻还能羞辱他一番,虐心虐自尊的必备良品啊!

    红得绚丽的晚霞从天际弥漫开,将屋里照的有些昏暗。陆渊川的喘息声也逐渐消匿,他淡粉色的嘴唇微微弧起,及他两颊上的绯红,竟有些惊为天人的风华。

    乔真又故意将先前陆渊川喝过的茶水都灌进他的嘴里,既然一场春梦是梦,两场春梦也是梦,那便让他做个爽。

    所谓春梦了无痕,而乔真偏要做出周全的痕迹,什么落红,什么白色浊液,什么狼藉还有被单上的皱褶,以及陆渊川身上的抓痕,乔真还在陆渊川的身上拧出红痕,假装是吻痕的模样。

    等天灰蒙蒙的时候,乔真才推门离开,她心知肚明这附近定然有陆渊川的人守着,所以她出门前还将两颊拍得微红,一双眼眸仿佛藏着钩子,走路时的仪态还有些别扭,二人在屋里做了什么,一目了然。

    乔真回公主府的时候,许阮筐便看见她这副遭受蹂躏的模样,他瞬间急红了一双眼睛。“公主!您……”

    晶亮的眼眸中闪过笑意,乔真竖指在娇嫩的唇瓣前,“嘘,此事容后再谈,快去派人替我备浴水。”

    许阮筐再难过也只能先让小厮抬水进浴泉,此处便可体现出祁帝对乔真的宠爱,偌大的公主府竟还有人造温泉。

    待温水备好,乔真便褪去衣裳,迈进泉水,女子修长的腿以及小巧圆润的脚趾,让婢女都有些面红心跳。

    “让阿筐进来。”

    “是。”

    许阮筐不知道乔真想要干什么,他只能闭着眼进去,因他熟悉温泉的格局,所以并没有发生绊脚跌倒等一系列的事情,他感受着温泉里的氤氲,像是湿进他的心坎里。

    他侧目,并不敢直视乔真站着的地方,“公主。”

    乔真背对着倚在温泉壁上,她心知许阮筐便在她的身后,“睁开眼,看着我。”

    许阮筐有些慌神,他拱手弯腰,将眼睛珠子紧紧的盯在地上,“公主,属下不敢冒犯,属下先告退。”

    乔真听着匆乱的脚步声,她掷地有声的喝道:“站住!本公主让你看你便看!本公主还要你睁大眼睛瞧清楚了。”

    许阮筐觉得有些羞辱,公主先前还和别的男人红鸾帐暖,现在又想让他死心。他睁开眼眸,里边是寸草不生的枯寂,他像是提线木偶般看向乔真。

    男人的呼吸声在下意识的压抑,并非是情(云力)动,反而透着一股压抑。

    乔真哭笑不得的弯了弯唇角,“看清楚了没有?本公主身上没有半点痕迹,方才只是做个样子给别人看。”

    她笑骂:“你个呆瓜!”

    许阮筐的眼眸里,瞬间万物复苏,他手足无措的向乔真弯腰拱手,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属下逾、逾越了,求、求公主、降罪。”

    男人说话紧张的时候不慎咬着舌,还发出抽气的声音。

    “好了,你快回去吧,记得给嘴里上些药。本公主的脸好了,最近可以要经常出去的,你若是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岂不是要本公主扫兴?”

    “是、是。”

    “嘭!”

    巨大的一声响,乔真侧眸看向许阮筐,只见他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之后又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羞愤的离开。

    她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许阮筐还真是可爱,原本她以为平地摔都是小说或者动漫女主角才有的技能,没想到许阮筐也有。

    许阮筐远远的便听见乔真发出的笑声,清脆悦耳,他几乎可以想象出乔真的笑脸以及她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

    他抬手便给自己一巴掌,“啪”的一声,下手极重,他怎可、怎可亵渎公主?

    乔真沐浴完便穿戴好衣物去膳堂,府里已经掌上灯笼与蜡烛,她腹中也在唱着空城计,好在许阮筐心思细腻,早已吩咐丫鬟准备好膳食。

    翌日。

    婢女来禀告,陆渊川带着礼品登门谢罪,乔真用勺子挖着西瓜的手微顿,“去请陆大公子进客堂小坐片刻。”

    她连忙将半只西瓜塞进许阮筐的手里,“阿筐,昨日的事情你权当不知道,千万不许给本公主露馅!”

    许阮筐迷茫的看向乔真,完全搞不懂乔真不顾贞洁也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乔真进寝屋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又换身没有皱褶的华丽衣裙,她手上昨日割破的地方并不深,也不易令人察觉,等万事俱备的时候,她才袅袅娜娜的去客堂。

    陆渊川看见面色绯红的乔真之后,他的脸颊与耳根也爬上绯红色的藤蔓,他作礼道:“臣子拜见公主,几个月前臣子失手令公主面容受伤,故在几月里收集许多稀罕物品,请公主恕罪。”

    乔真媚眼如丝的看向茶案上褐色的木盒,“还请陆大公子亲自将赔罪之礼奉上,若是不尽本公主的意,休怪本公主不给陆大公子留颜面。”

    只是寻常的一句话,却被她用娇软的语气说的百转千回。

    陆渊川将木盒递上。

    乔真接过木盒的时候,她娇嫩的指尖像是无意般的划过陆渊川微凉的手背。

    陆渊川觉得心跳有些急促,手背上方才乔真不经意划过的地方还有些麻麻的感觉,他喉结上下滑动,“公主。”

    乔真眉眼弯弯的看向陆渊川,随后便打开木盒,里边竟然是黎国前朝的物品,而且还是原主惯爱把玩的夜明珠。她惊喜的看向陆渊川,眼眸中满载着爱意,“陆公子有心了,这赔礼本公主便受下。”

    陆渊川看着乔真专注的眼神,他故意放慢吐息,缓缓急促的心跳,“是臣子应当做的事情。”

    乔真屏退左右,连带着陆渊川身边的小厮也一并撤下,她哼一声,便起身坐在陆渊川的大腿上,“你这个人好无情啊,昨日还说我是你的心头肉,今日便左一句‘臣子’右一句‘臣子’的,与本公主撇清干系,你莫不是吃干抹净便不认账吧?”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太……太放(草汤)荡了。

    陆渊川抱了满怀的温香软玉,他低头笑意晏晏的看向乔真,连带着周身的温度都上涨几分,颇有种冰雪融化的感觉。“等我半年,半年我定然娶你过门,我陆渊川可发誓,日后只娶你。”

    即使乔真先前做了许多糊涂事,他也不该斤斤计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