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我要去找下家(17、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像是听了什么笑话般,她笑得花枝乱颤,笑得眼角都溢出晶莹的珠泪,“公子果真爱说笑,小女子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公子当然是正经人家的儿子了。”

    她可没有胡言乱语,而且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陆渊流与她以前的夫君很像,她以前的夫君是陆渊川。她爹是祁国当今的皇帝,陆渊流的爹是祁帝的得力小弟,陆渊流是不是正经人家的儿子,那得看乔真是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儿。

    若是祁帝自称不正经,祁国的哪个臣子敢自称正经?

    陆渊流则是觉得乔真的脑袋可能有点不对劲,但这并不影响他采花,“姑娘风趣,本公子自愧不如。”

    乔真将他推离一些,“公子,小女子出来已久,若是不去后台唱一曲,只怕是白来一趟,公子可要赏脸,看小女子献丑?”

    陆渊流不正经的说道:“甚好。”

    乔真将陆渊流引到后院的戏台子处,她将长袖展开,自顾自去戏台子上演着。

    陆渊流看着乔真窈窕的身姿,不觉有些心痒痒,他看见一旁有弦琴,便落座而弹,凭着他的才华,为乔真演的内容赋予专属于她的曲子。

    一炷香的功夫转眼而过,乔真抬头掂量着天色,她稍垂臻首,“公子,小女子出来已久,急着回去,还请公子见谅。”

    她不等陆渊流回应,便拎着裙摆去后台换衣裳,然后便倥偬离开,她袖中藏着的药却是没有派上用场。

    陆渊流见乔真离开,他也是个有骨气的男人,怎么可能追着个戏子跑,所以他只是向茗繁问些有关乔真的事情。

    茗繁道是:“具一妹妹呀?具一妹妹并非花满楼的人,家中富贵,她身上穿的料子可是一等一的,比公子身上的,还要丝滑些,柔软些。具一妹妹往常在每月初九、十九、廿九,便会来这里练曲。”

    陆渊流只以为乔真是富商家的女儿,是以并没有将乔真放在心上。

    乔真换好衣裙匆匆出去的时候,因她行走匆忙,难免会忽略路上的人,她拐弯的时候便正好与林瑜云撞个满怀。

    林瑜云往身后跌去。

    陆渊川眼疾手快的扶住林瑜云。

    乔真则是扶着身旁的墙才堪堪稳住身形,待她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她的目光只在陆渊川身上停留片刻,之后便笑意晏晏的看向林瑜云,“是本公主莽撞了,林姑娘可还好?”

    陆渊川扶着林瑜云的手臂有些紧,他脊背微弯,“臣子参见公主。”

    林瑜云的心稍稍提起,她矮身作礼,“臣女给公主请安。”

    乔真软着声音说道:“无事,看你们感情好像很好的样子,也不枉当初本公主放手了,祝你们幸福。”

    她说完低头整理好衣裙上的皱褶,然后向陆渊川与林瑜云笑笑,之后便离开。

    陆渊川看着乔真纤细的背影,他的心有些发紧,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扶着林瑜云的手有多么的紧。

    林瑜云只能默默的承受住那痛意,她心知肚明,陆渊川对乔真的感情还很模糊,她只能费尽心思的让陆渊川迟些发觉。

    若不是因为祁帝向陆丞相发难,林瑜云与陆渊川的婚事怎么会拖至来年?

    林瑜云再恨,也只能咬牙将恨意咽进肚子里去,她能算计乔真一次,便能算计乔真两次,像乔真那般莽撞无心计的女子,她从不放在心上。

    直到乔真的身影拐弯消失,陆渊川才默默的扭头,“林姑娘,渊川记起家中弟弟还有事情寻我,不能与林姑娘去羽湖泛舟,请林姑娘见谅。”

    林瑜云提着的心愈发紧,却只能摆出善解人意的模样。“无事,有翠茹陪我去,陆公子若是有事要忙,便先回吧。”

    陆渊川收回扶着林瑜云的手,他向乔真的背影追上去。

    乔真的胳膊猝然被身后的男人拉住,手腕上微凉的触觉告诉她,身后的人是陆渊川,她却装作不清楚的模样,黛眉轻蹙着转身,“谁……陆公子?”

    陆渊川看向乔真,他只字不说,却是始终没有放开乔真的手腕。

    乔真想要抽开自己的胳膊,却是无果。“陆公子,本公主如今与你毫无瓜葛,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可否先松手?”

    陆渊川不松,反而握得更紧,“真真,等我。”

    乔真觉得莫名其妙的,她用力挥开陆渊川的手,“陆公子,本公主与你已经毫无关系,请不要做出令人误会的事情,可以吗?林姑娘还在那里等你吧?”

    陆渊川强制的将乔真带到他闲置的某个偏僻的小院里,“真真,再等我半年,就半年好不好?我不会与林姑娘成婚的。”

    乔真觉得不可思议,先前对她下手那么狠的一个男人,突然间打破他的冰冷,对着她祈求起来。

    这让乔真觉得不可置信,当初的陆渊川她还能揣测几分,眼前的陆渊川,给她的感觉陌生极了。

    “不,本公主觉得这很荒唐,你可以先出去吗?本公主想冷静一下。”

    陆渊川看向乔真的眼眸有些复杂,但他还是放开乔真的胳膊,“你若是冷静下来,唤我一声便是。”

    乔真看着出去的陆渊川,她连忙将桌子上的茶水倒出来猛灌几口。

    她觉得这是个算计陆渊川的绝佳时机,袖子里的药丸可能要派上用场了。

    乾坤袋里有一百三十一颗糖豆豆,不全是强身健体的,什么蒙汗药,春药,治疼,止血救命的,反正乱七八糟的都有,但是乔真带出来的是让人白日做春梦的药丸。

    乔真又倒出一杯水,她趁着有袖子遮挡,将袖中的药丸滑进茶杯里,药丸入水即化,无色无味,总之就是不用担心被察觉出来。“陆渊川,你给本公主进来!”

    陆渊川一直守在门外,他听见乔真的话,便推门进来。

    乔真将下了药的茶水推过去,“咱们心平气和的讲一讲吧,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所以才听从陆大夫人的话?”

    “是。”陆渊川很明了的回答。

    乔真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嘴干,是陆大夫人苛待你了?”

    陆渊川下意识的伸出粉色的唇舔了舔唇瓣,他端起茶杯喝上几口,兴许是有些紧张,竟然还发出“咕噜”的声音。

    乔真见他将那茶水咽下,“别动。”

    陆渊川规规矩矩的坐着,像是个小学生一般,认真的看向乔真。

    乔真凑到他身边,拿起屋子里的矮板凳便砸向陆渊川的后颈。

    “真……”陆渊川眼前一黑,便晕倒过去。

    乔真并不担心陆渊川醒来之后会察觉到什么,陆渊川会自己做梦将事情拟出正常的发展剧情。她将陆渊川费力的拖到床上,半刻时后便听到他时不时发出的低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