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我要去找下家(13)
    ,精彩小说免费!

    许阮筐终于忍不住现身,小心翼翼地将乔真扶起来,“公主,您没事吧?”

    乔真很颓然的看着地面,“没事。”她迈动脚步想要走动,“嘶——”

    脚踝处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气,“疼!”

    许阮筐在乔真面前蹲下身子,他面红耳赤的说道:“公主若是不嫌弃,让属下背您回去吧。”

    “嗯。”乔真低声应下之后,她便趴在许阮筐坚硬的背上,“阿筐,陆渊川他好过分啊!他今天当着我的面,将林姑娘抱进他的寝屋,一点男女授受不亲的意识都没有!”

    她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啪嗒啪嗒的掉眼泪,“当时林姑娘与那个独臂丑胖子说话的时候,他们以为我还在晕着,其实我那时候已经清醒了,林姑娘几次三番都没有讲出我的身份,只是不轻不重的劝上独臂丑胖子几句,若不是我凶悍,我只怕现在已经是具冰冷冷的尸体了!”

    许阮筐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捧在手心里的公主,竟然被那些人如此糟践!

    “公主……”

    “嗯。”

    许阮筐沉默着将乔真背回公主府,“公主,您用点晚膳,沐浴完好好休息,属下去厨房为您拿两个煮鸡蛋过来。”

    乔真磨磨蹭蹭的从许阮筐背上滑下来,春竹眼疾手快的扶住乔真。

    “公主,奴婢扶您回屋。”春竹看着乔真这狼狈的模样,她眼中的泪意也席卷而上,“奴婢去给您端些膳食。”

    乔真看着春竹倥偬离开的身影,她的眸色晦暗许多。乔真的右手食指一寸一寸的摸着左手的指骨,这是原主沉下心思动脑的习惯性动作。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乔真叹息一声,用老母亲的口吻说道:

    小零:

    乔真:

    小零怒气冲冲的又diss乔真几句,但每句的旁边都有个红色的感叹号!它怒发冲冠的给乔真刷九百九十九条垃圾信息,直到它的数据库都有点卡,它才放弃。

    乔真等春竹将膳食还有两个煮鸡蛋带进来,她漫不经心的说道:“公主府的守卫越来越松懈,也不知道薛平是如何得知本公主出行的时辰。”

    春竹放着菜碟子的手微顿,“公主,公主府近日守卫森严,丫鬟与奴才都是皇上从宫中派遣的,怎会有人通风报信?且那薛平若是得知您是公主,又怎敢派人掳走您?”

    乔真有些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恍然,事情的疑点便在这里,薛平与她争斗时吐出的言语,足以证明薛平生前并不知道她是公主。

    若是薛平是在公主府附近掳走她,薛平应该是知晓她的身份的。

    所以这其中定然还有第三人。

    乔真不变声色的拿起筷子,“去将阿筐喊来,我还有事要吩咐他。”

    “是。”春竹屈膝,随后起身离开。

    许阮筐在得知乔真要见他的时候,他便粗粗将面前碗里的粥喝个囫囵,然后便擦擦嘴巴去见乔真,他将挺直的脊背微弯,拱手道:“公主。”

    乔真竖起食指向许阮筐勾了勾,“过来。”

    许阮筐极为自然的将耳朵凑到乔真的嘴边,“公主请讲。”

    “本公主觉得以薛平的脑袋想不出那般机敏的法子,他若是能顺利将我掳走,又怎么会将我掳到那般容易找到的地方?且他若是从公主府附近掳走我,又怎么会不知晓我是公主?我看分明还有人在其中作祟,你派两个身手机灵的去看着林姑娘与春竹,若有什么发现,定要尽快告知我。”

    “是。”许阮筐的神色有些凝重。

    乔真撇开头,她将许阮筐将外推了推,“阿筐,今日本公主丢人的事情,不许你随意说出去!”

    许阮筐极为配合的说道:“属下遵命。”

    乔真撇撇嘴,她不耐烦的挥手,“出去吧,今日劳累你为我跑那么多趟,你也去吃些晚饭,顺便再洗个澡吧。”

    “是。”

    乔真看着许阮筐离开的背影,她兴致缺缺的将晚膳吃几口,然后便用绢帕包裹着鸡蛋敷着红肿的眼眶。

    许阮筐听从乔真的安排,他将他身边得力的小弟都安插在林姑娘与春竹的暗处。

    几天之后,许阮筐趁着春竹回去照顾她病弱的娘的时候,他去见乔真。

    乔真开门见山的问道:“阿筐,事情可查出什么进展?”

    许阮筐拱手答道:“回公主,给春竹娘治病的大夫与林姑娘有几分交集,且林姑娘近日鬼鬼祟祟的。属下探得林姑娘的房中有这红色瓷瓶,又让人假装乞丐与春竹娘接触,发现春竹娘中的毒,正是这红瓶中的毒药。”

    乔真满意的勾起嘴角,“是林姑娘以此威胁春竹,趁机得知我出行的时辰,再将我掳走。之后她再将她的表舅引到安置我的破屋子里,到时候薛平报仇,世间再无我。好一手借刀杀人!倒是我小看了她!”

    许阮筐迟疑的问道:“公主,此事是否要告知祁帝?”

    乔真抬手制止,“不必,你去将那红瓶放回林姑娘的屋里,务必要路过的丫鬟看见你的身影,最好还能让她认出你。”

    许阮筐不明白乔真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听从她的命令,“是!”

    乔真等许阮筐将事情做完之后,她便从街上买上一根红鞭,她特地捏了捏那红鞭,并非什么稀罕玩意儿。“阿筐,走,咱们去大闹林府。”

    “是。”

    乔真这次没有走寻常路,她是直接从林府接近林姑娘闺房的西边门里闯进去的,她不由分说便将那些丫鬟奴才打得屁滚尿流,“呵!你们主子做些腌臜事,竟还不让本公主揭穿!还不去将你们表里不一的姑娘给请回来?!就说,珠玉公主请她叙一叙红瓷瓶毒药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