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我要去找下家(10)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带着许阮筐进花满楼,她上楼随意找了个位置,然后便倚着栏杆看楼下台子上的戏曲,她偶尔也会看向陆渊川与林姑娘,但总是很快的转移视线。

    陆渊川像是完成任务一般的看着戏曲,林姑娘偶尔轻咳几声,他便斟茶倒水推杯过去,再说几句关怀的话,便让那林姑娘脸红羞涩的敛眉低头。

    “阿筐,帮我剥瓜子。”乔真看着桌子上的瓜子坚果,她倒是可以亲自动手的,但亲自动手又不能显示她的行情。

    许阮筐听话的将桌子上的瓜子剥好,然后将瓜子肉放进乔真手中的碟子里,他还剥了些核桃杏仁,都通通放进碟子里。

    那台上的女子歌喉清亮悦耳,细腰不盈贻,端的是温润如玉无棱角的模样。她身形轻盈,媚眼如丝,香软藕臂,旋时裙摆大张,自成一道风景。

    乔真起初还偶尔关注陆渊川与林姑娘,但她的目光逐渐被台下女子吸引了去。等戏曲结束,女子回眸一笑结尾时,乔真还有些余兴未尽,她无意间瞥向方才陆渊川与林姑娘坐的地方,发现那处早已换了人。

    乔真撇撇嘴,反正陆渊川对她的好感度已经降为零,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她将碟子里剩余的果肉一把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阿筐,我们回去。”

    许阮筐与春竹跟着乔真离开,路遇赌坊的时候,乔真忍不住进去过了几把手瘾,有输有赢,玩的不过是个乐子。

    “公主,我们快回去吧,赌钱易上瘾,您忘了您以前赌钱,被皇上拎着小竹竿追着打的事情了吗?”

    乔真立马抬手堵住许阮筐的嘴,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不说我是公主,谁会知道我是公主,再说了,我爹不是随我娘去了吗?好不容易农奴翻身把歌唱,能不能说两句好听的让我开心开心?!”

    春竹看着懊恼的乔真以及郁闷的许阮筐,她抿唇憋笑。

    乔真看见要笑不笑的春竹,她没个好声好气的说道:“好啊,敢笑我,看我回去怎么整治你!”

    春竹连忙讨饶。

    赌坊里都是些赌徒,或是些纨绔子弟,难有正经的公子哥儿。依乔真与春竹的姿色,若是没引得为色在头上插两刀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清醒的人都能看出乔真的通身气派,还有跟在她身边的许阮筐的强健。但偏偏有醉酒的炮灰,非要跑错片场去招惹乔真。

    “小姑娘长得如花似玉,好漂亮啊。”醉酒的肥头大耳的丑汉子酒气冲天的说着话,一边还意图伸手去摸乔真的脸蛋。

    许阮筐立刻一脚踹向那丑汉子。

    乔真对此只能表示这都是美貌惹得祸,如果拥有美貌需要承受这些灾祸的话,她甘之如饴。

    中二少女乔真真已经上线!

    她云淡风轻的说道:“看在他刚刚夸赞本姑娘的份上,对他手下留情,就卸掉刚刚想摸我的那只胳膊吧。”

    众人骇然。

    许阮筐手起刀落,丑汉子的一条胳膊便落在地上。

    “啊——”凄惨的声音盖过赌徒的吆喝声,赌场竟鸦雀无声,只有丑汉子哀嚎的声音。

    乔真从腰间掏出两片金叶子,她向上抛去,却由着金叶子落在地上,“我赌地上的人必死无疑,阿筐,咱们走。”

    看似无头无脑的一句话,听懂的人却觉得背后发凉。

    她赌地上的人必死无疑,可见她是个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的。赌场的气氛有些诡异,金叶子落在地上却没有人敢捡。

    乔真回去之后便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知道许阮筐说起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个肥头大耳的丑汉子竟然是林姑娘的表舅舅。

    而那家赌场背后的人是大皇子,陆渊川又与大皇子是一党的,这牵扯的难免有些大,所以许阮筐很快被陆家的人认出来,那么乔真自然也是被认出来的。

    “调戏公主是诛九族的罪名,他们敢找上门怕是活腻歪了。”

    乔真还是一如既往地该吃吃该喝喝,偶尔写两句情诗让春竹递给陆渊川,再与许阮筐出去看个戏赏个风景,日子过得悠哉悠哉而且有滋有味的。

    但……

    乔真准备出门去赴许阮筐的约的时候,拐弯之后便被一记闷棍打晕过去。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动掳公主。

    乔真醒来的时候是在麻袋里,她看不清外边的景色,只能感受到外边的微弱光亮。她均匀着呼吸,假装还是昏迷不醒,耳朵却是竖起来仔细的听着外头的时候。

    “吱呀。”

    推门时门与门框摩擦的时候会发出这种声音,而且来者步履声音沉闷,应该是个大块头,她支起耳朵听着声响。

    “表外甥女,这娘皮三天两头的给表外甥女婿写那些不要脸不要皮的东西,我又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若是帮表舅隐瞒,表舅今天就斩草除根,也帮你解决婚事的隐患,一石二鸟,岂不快哉!”

    乔真听着这大嗓门子,愣是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而且她平日里鲜少立仇,恨她至此的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表舅,她可是……可是,您快放了她吧,否则牵连母亲与父亲,您一人也赔不起!”

    乔真听出这个声音是林姑娘的,她瞬间便知道刚刚说话的男人是谁,是那天意欲调戏她却被许阮筐砍了手臂的丑汉子!

    只是那时候丑汉子醉酒,说话瓮声瓮气的,哪有现在这般清亮。

    “你甭管,你只要告诉表舅,到底还想不想和陆大公子成婚?!”

    “想,可是这与她……”

    “跟她没关系?哼!若是跟她没有关系,凭你和陆大公子的婚事,而且这个娘皮还在赌坊闹事,谁不知道那个赌坊背后的是陆大公子与大皇子?我看陆大公子就是偏颇她,不然为什么不整治整治她?”

    “那是因为她……”她是公主!祁帝亲封的公主!祁国唯一的一位公主!

    “甭劝我,我今日非得尝尝这娘皮的滋味。快把表小姐带出去!”

    乔真只听得林姑娘挣扎几下,便被人强制的带出去。她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很有可能在劫难逃,乾坤袋里有青冥灯、王者农药、测险仪手链、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反正没有能用得上的东西。

    因为能用得上的东西她不会用,比如青冥灯,这真是个残酷的现实。

    独臂丑汉子解开麻袋,乔真抬腿便将他踹翻在地,她蹦蹦跳跳的往门外跳着,却被独臂丑汉子拉住腿,她面朝下摔在地上。

    胸口碎大地,就是乔真现在的疼。

    乔真感觉胸都被压瘪了,她疼的眼泪瞬间迸溅出来,她用舌头将嘴里塞着的脏布抵出来,“操!你敢动本公主一根汗毛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