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我要去找下家(9)
    ,精彩小说免费!

    林夫人扶着咳不成声的林姑娘,看向乔真的眼里也几多怨。

    乔真离林姑娘稍远一点,生怕被波及到,“林姑娘还是坐下吧,本公主只是说说便是如此,日后若是经受这些,岂不是在劫难逃?”

    乔真是皇上亲赐的公主,不管她先前是何等身份,她如今都是身份高贵、祁国唯一的一位公主。

    “都免礼吧。”

    众人起身。

    林大人是个有脑子的人,不会因乔真所说的而对乔真产生怨气。而且刚刚陆大夫人没有反驳,林大人自然能猜出,乔真说的多半都是真的。

    偏偏林姑娘是个一根筋的,她面露难色的说道:“多谢公主关心,只是小女子爱慕陆公子已久,若是能伴陆公子些许时日,小女子也死而无憾。”

    陆大夫人对林姑娘愈发满意。

    乔真决定曲线救国,“陆大公子,你觉得林姑娘如何?”

    陆渊川的眼帘垂下,他低头说道:“全凭母亲做主。”

    乔真的脸色顿时都不好看了,但她是个忍者神龟,将满腹的怒气都憋住,“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陆大公子与林姑娘都没有什么异议,那本公主便在这儿祝你们百年好合,子孙满堂。”

    林姑娘旧疾缠身,哪得百年?

    陆大公子体寒,难以令女子怀孕,哪得子孙满堂?

    乔真偏偏要语中带刺,刺的他们难堪。“本公主也算见证一件喜事,今儿心情好,春竹,我们去花满楼看看戏。”

    春竹忙不迭的跟着乔真离开。

    乔真则是在心里将陆渊川骂个狗血喷头、遍体鳞伤,在心里将他拖出去乱棍打死,再拨皮泼辣椒水,再剜肉泼盐水,再剔骨撒孜然。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陆渊川的,不是“冷”,而是“鱼”,乔真在陆渊川的脑海里每次都只能待七秒,每次她离开太久,陆渊川对她的态度便会降为零点。

    乔真去花满楼看看凄美的戏曲,再与酒楼里的客人扯扯凉皮再吹吹牛批,一天也就那么一晃儿的过去了。

    “春竹,你去打探陆大公子与林姑娘的婚事如何了?”

    “是。”

    晚间春竹在乔真快要入睡的时候回来禀告,“陆大公子与林姑娘已经定下婚约,林家的下人揣测,二人的婚期便在两个月之后,具体奴婢没能打探到。”

    乔真一骨碌爬起来,她气得胸脯起伏不定,最后拿过枕头狠狠地揉捏着泄愤。“你出去吧!明早不许催本公主起身。”

    “是。”春竹唯唯诺诺的应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起身离开。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听见乔真阴阳怪气的笑声便默默的遁走,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乔真气得在圆桌旁喝水,“春竹!拎几壶茶水进来!”

    “是。”春竹在门外应道,然后她投在门上的身影便移动离开。

    乔真对月怒饮茶水,整整灌了两三壶,然后才困倦的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但是她睡得并不安稳,因为尿频尿急尿不尽。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乔真才艰难的爬起来,昨天气也气过,也折腾过自己,今日怒意消散,她看着铜镜里冒痘痘的脸,觉得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任务做久了,入戏也深。乔真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企图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点,心也清醒一点。她只需要撩陆渊川就行,没必要放入太多的真情实感。

    “春竹,帮本公主研磨。”乔真头发乱糟糟的从妆台前站起来,她走到书桌旁边开始在宣纸上写字,写的是娟秀小字,赋予的是情意绵绵。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乔真。

    乔真将宣纸折叠成一个心形?,然后便递给春竹,“将这个送给陆大公子。”

    春竹有些犹豫不决,“公主,陆大公子已有婚约……”

    乔真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本公主又不是要嫁给他,就是想给他添添堵。”

    春竹见乔真表情随意,悬着的一颗心便放下来,“是,奴婢这就唤人伺候您洗漱更衣。”

    乔真看着春竹的背影隐匿在门外,她这才不慌不忙的坐在妆台旁给自己上妆,艳丽的妆容她化过太多次,今天便试试清秀单纯又淡雅的。

    她在额前剪出平刘海,然后又梳了个十字髻,头上只缀两簇粉色的珠花。着浅蓝色衣裙,腰间挂着叮叮当当的玉佩玉环。

    等用完午膳以后,乔真又吩咐春竹,“去打探陆大公子今日去何处。”

    “是。”

    春竹半刻时后回来,“公主,陆大公子今日与林姑娘去花满楼看戏曲。”

    乔真看着挺直的站在她身后的许阮筐,“阿筐,去换身好看的衣服,听说今儿花满楼有曲欢快的戏要唱,咱们也去听听。”

    “是。”许阮筐眼中有些受伤,但还是回屋换身他最好看的衣服。

    乔真用完午饭便在许阮筐的门口等他,房门被推开,只见男人穿着黑色的衣衫出来。“换掉!这身太难看了。”

    她闯进许阮筐的屋子里,打开他的衣橱翻着他的衣裳,最后乔真翻出件宝蓝色的衣衫递给许阮筐,“换这件,你看这件和我多搭配。你身上这套……”审美太直男了。

    许阮筐最后还是听从乔真的话换了身宝蓝色的衣衫,他听着“搭配”二字便莫名的有些窃喜。

    乔真与许阮筐并肩而行,春竹便跟在乔真的身后。生活就是一盆狗血,乔真与许阮筐正好在花满楼的门口碰见陆渊川与林姑娘。

    “当日我还阻拦陆大公子与林姑娘的婚事,如今见二人感情甚好,倒是本公主多管闲事了。”乔真自我挖苦的说道。

    林姑娘对乔真有些畏惧,她怯懦的说道:“小女子谢过公主关心。”

    陆渊川面无表情的拱手说道:“臣子见过公主。”

    乔真无所谓朝他摆摆手,“今日只求看个戏,不用来那套虚的。陆大公子与林姑娘也是相约而来?不如一起?”

    “也”字微微刺痛陆渊川的心,他以为今早春竹替乔真送心形纸还有纸里的情诗,乔真该是还欢喜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