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我要去找下家(5)
    ,精彩小说免费!

    这绢帕吧,扔了是心虚,不扔的话,又像是乔真给陆渊川带绿帽子的证据。拿着手里,她乔真便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

    暗蓝色衣衫公子看见乔真手里有块绢帕,而且乔真的面色还很纠结,他立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进船舱,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给陆渊川,“那公主可不是个好驾驭的,方才她手中拿着帕子,面露纠结之色,只怕是送与那许砾的。”

    陆渊川对乔真的印象瞬间降为冰点,他藏匿在袖中的手又有些微抖。

    小零:

    乔真将直接用手指甲将绣着“真”与“砾”的两个地方戳穿,然后将绢帕放进许阮筐的手里,“来,给你,恐怕那个小姑娘不会再心悦你了,不用谢我。”

    许阮筐接过被戳了两个洞的绢帕,他呆愣的看着,等回神的时候便看见跑在湖边的乔真,莫名的有些落寞。

    乔真心急如焚跑进刚刚陆渊川进去的船舱,刚进去便看见几个公子哥儿在陆渊川面前哈哈的笑着,大概有嘲讽又有讥笑,总之没有人顾及到陆渊川浑身散发的冷意。

    “相公!”

    她一如往常的伸出手,想要握住陆渊川的手臂给他取暖。

    但这次陆渊川却是很直接的抽手,微妙的躲开乔真的触碰。

    乔真丝毫没有松懈的截住陆渊川的手臂,她摸着掌心里的皮肤,才察觉到陆渊川此时的体温低的吓人。

    陆渊川的体温对他来说并不是正常的,小零说主系统给陆渊川设置会发散冷气的特效,但它们没有考虑到陆渊川本身的感受。如果以心情的指数作为体温,那么陆渊川迟早有一天能将自己冻死。

    “相公,我知道错了嘛,以后不吃糖葫芦了还不行吗?”乔真软糯着哄道,没办法,陆渊川现在就是个祖宗,不能气他也不能违逆他。“你以后说往东,我绝不会往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陆渊川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身的心情,他对刚才暗蓝色衣衫公子的话耿耿于怀。

    乔真向来不要脸不要皮,陆渊川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她不可能轻易放弃。她倾身抱住陆渊川的腰身,将自己嵌进他的怀里,她仰头看向陆渊川的眼眸,“相公,你舍得生我的气吗?”

    方才在围着陆渊川看热闹的公子哥儿都陆续安静下来,他们不约而同的看着乔真与陆渊川,对他们之间的发展都十分感兴趣。

    陆渊川觉得怀里很暖,所以他伸出手也搂住乔真的腰身。

    乔真感受到背后有束缚的感觉,她紧绷的心也放宽许多,她踮起脚跟凑到陆渊川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相公,你是不是又觉得冷?那你就抱着我好了。”

    她心大的想着,在这炎热的天气竟然能有陆渊川这样的冰块抱着,那些人都是羡慕嫉妒到眼红,所以才会催生黑暗的想法。

    陆渊川不顾众人惊诧的神色,将搂着乔真腰身的手臂慢慢收拢。“嗯。”

    乔真将脸埋进陆渊川的怀里窃笑,等陆渊川身上的温度恢复如常的时候,她才逐渐将陆渊川放开。她的表情理直气壮,偏偏语气有些羞怯,“不好意思诸位,让你们看笑话了,我和我相公平日里便这般恩爱,请勿见怪。方才我好像听见你们在笑什么,可否说出来让我也一并听听?”

    暗蓝色衣衫公子将手中风骚的桃花扇合上,“说便说,公主既然嫁给我们陆大公子,与那许砾是否要避嫌?”

    乔真听见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有些释然。怪不得刚刚陆渊川对她的好感度降为零点呢,原来是知道许砾这个名字了。“为什么要避嫌?我与阿筐……许砾自幼相识,他待我如珠如宝,我亦待他如亲兄长般亲昵,公子的心思未免有些龌龊了。”

    “到底是本公子心思龌龊,还是公主你太不羁世俗?黎国皇帝刚死未久,公主便与陆大公子这般恩爱,而那许砾更是投身祁国,苟延残喘,你二人倒是志同道合啊。”暗蓝色衣衫公子说的意味深长。

    乔真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相公,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自从我母后薨了,我父皇便整日里郁郁寡欢,若我不是她女儿,我第一个送他去见我母后。他的心都跟着我母后离开了,留个空壳子身体膈应谁呢?”

    “再说了,这位公子怕是没受过父母独宠的滋味,不知道肆无忌惮是个多么爽快的事情,所以才会因世俗也拘束自己。而且我父皇死的时候有黎国还有祁国十几万的人命给他陪葬,如此浩大的葬礼,便是你们祁国历代的皇帝,也从来都没有过吧?”

    暗蓝色衣衫公子被她说的无法反驳。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甄娘的女儿啊!与你母亲不论是容貌还是性格,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祁国的皇帝从船舱帘子外走进来,他一脸惆怅的说道:“你母亲当初也是亡国公主,也是这般淡然。”

    乔真反驳道:“我与母亲不一样,母亲当初是背负着外祖父与外祖母的期望,才苟延残喘,后来遇见我父亲才重新找到活下去的动力。而我则是觉得没有必要给自己强压羞辱感,人活一世,转眼便是几十年,为什么要用那些牵挂束缚住自己?”

    “我母亲只是生老病死走一遭,父亲也是随母亲而去。父亲当初将后宫遣散只留母亲一人的时候,他便已经为了母亲舍弃江山,罪孽又如何?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祁国的皇帝反问:“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乔真小心翼翼的说道:“因为,知子莫若父。”

    祁国皇帝的脸色稍变,明显是震怒的模样,周遭的公子哥儿跪上一地,偏偏乔真像是二愣子似的站在原地。

    “你母亲是不是与你提起过朕?”

    乔真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复杂,感情原主的娘也是这么皮啊。“嗯,偶尔会提起她风华正茂的时候,也会与我说上一些。”

    祁国的皇帝有些释然,眼中还带着几许复杂,“朕终究不比你父亲。”

    乔真听着不由自主的点头,眼神里明晃晃的写着:有这个觉悟就好。

    “来,叫声爹听听。”

    乔真莫名其妙的看向祁国的皇帝,她耿直的说道:“我母亲没承认你。”

    祁国的皇帝想着当初黎国先皇忽悠甄珠仙的法子,他也有一套学一套,“做人嘛,要学会变通,识时务者为俊杰,朕这个皇帝不给你丢脸吧?叫声爹,让你做陆渊川的正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