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我要去找下家(4)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向小零投射老母亲般慈爱的眼神:

    小零与楚楚互相搀扶着遁走。

    乔真笑嘻嘻的坐在陆渊川身后的椅子上,陆渊川写字的时候喜欢站着,这算是他的一个习惯吧。

    陆渊川扭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矮他很多的乔真,“很凶吗?”

    乔真抬头看向一脸认真的陆渊川,她很慎重的点头,“很凶,你要是放在战争年代,就是夜间可止小儿啼哭的人。”

    陆渊川有些郁闷,他转回头去继续专心致志的在宣纸上写字。

    三天后。

    乔真磨着陆渊川与她去羽湖,游舟会上的船有精致奢华的,也有古朴低调的,还有寻常小船,因为要许多贵女、公子哥以及很多身份高贵的人凑热闹,所以周围的防护还是很到位的。

    而且游舟会本就没有身份门槛,以亲民为主主题,所以湖边那些商贩都热火朝天的守在那儿。特别是家中有孩童的,都会带着孩童来这热闹的游舟会玩上一圈。

    乔真看着红艳欲滴的糖葫芦,瞬间僵硬着两条腿迈不动脚,她拉住陆渊川的袖口不让他走,“相公,我想吃糖葫芦。”

    陆渊川看着暴露在阳光下的糖葫芦,他拧着眉说道:“脏。”

    乔真听见有些不服气,她还是拽住陆渊川的袖子不让他离开,“吃的人那么多都没有什么事情,所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嘛,给我买一串,就一串,好不好?”

    一根糖葫芦出现在乔真面前。

    乔真顺着拿着竹签的手看过去,她看得头皮都有些发麻,眼前这个人与上个世界的许砾一模一样!

    她深呼吸几口才将掀起轩然大波的内心给平复,她低头别扭的说道:“你不给我买的话,我可就拿着了。”

    乔真觉得陆渊川再如何也不能在旁人失了面子,但她实在是太低估陆渊川了。

    陆渊川斜眼瞟了下故作委屈的乔真,然后转身抽袖离开。

    乔真看得目瞪口呆,也不管与许砾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便急急忙忙的追上去,“相公!我只是要一串糖葫芦而已,你要不要那么小气啊?!”

    陆渊川没有因为乔真在身后便慢下脚步,乔真见他丝毫没有放慢速度的脚步,她气呼呼的便转身回去买了串糖葫芦。

    她与跟“许砾”长得很相似的人蹲在湖边啃着糖葫芦,“我跟你认识吗?”

    “公主,你不认识阿砾了吗?”

    “咳!”乔真一口糖口水呛住嗓子,却被她硬生生的给憋了下去,“你姓什么来着?”

    “许。”

    乔真歪头看着与上个世界的许砾同个名字同种模样的“许砾”。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心情很复杂。

    想当初小零还是那个名叫087415157的系统的时候,它理智、正常,而现在,俨然成为系统界的**丝,与它当初的代号很般配。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乔真将胳膊架在许砾的胳膊上,她用一副大家都是好哥们的语气说道:“许砾这个名字不好,来,我给你想一个吉利又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名字。”她拧着眉认真的思考着,“许阮筐怎么样?这个筐字啊很有讲究的,像是软软的筐子,它从高处摔下来的时候是不会折的。但是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不能直接用‘软’字,所以用耳朵旁还有元字的那个‘阮’字,谐音,很有寓意的。是不是觉得很棒?”

    许砾愣怔的点头。

    乔真看着他这副愣头青的模样,不由有些窃喜,她再接再厉的捡起地上的树枝教许砾写“许阮筐”这三个字。“以后,这就是你的名字。”

    她可能自己不知道,她转头的一瞬,或是勾起嘴角、眉开眼笑的一瞬,于许砾来说,那是百花齐放的惊艳。

    “阿筐?”

    许砾……哦不,在心悦的美人面前毫无节操毫无三观的许将军从此正式更名为许阮筐,“嗯,公主说什么便是什么。”

    陆渊川看着乔真与许将军蹲在湖边勾肩搭背,他的脸依旧是那副面瘫的模样,只是周身的温度降低了很多。

    穿着暗蓝色衣衫的公子站在陆渊川的身边,他寻着陆渊川的目光看去,“那不是许砾还有那个公主乔真吗?”他调侃着说道:“那公主长得当真是艳丽,她与她从前的侍卫那般亲密,你不上前阻止吗?”

    陆渊川在听见“许砾”这个名字的时候,瞬间便想起乔真以前半夜无意间喊出来的名字,他眼中泛着寒光,周身的气温又降下一些。他并没有回答暗蓝色衣衫公子的问题,只是沉默着撩开帘子进船舱。

    这边乔真还在沾沾自喜的以为解决了“许砾”这个名字的事情,她心情极好的与许阮筐看着身后人来人往的妇人或是小姑娘,“你看你身后右边的那个小姑娘,她刚刚就拿着手帕站在你身后,你猜她要纠结到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把手帕扔给你?”

    许阮筐无奈的看着乔真,公主以前便被黎国的皇上与皇后宠得没边,常年混迹风月场所,对面容漂亮的女子有别样的关注。虽然亡国,公主有所收敛,但里子的性格到底还是没有变。

    乔真可不知道许阮筐的心里早已百转千回,只能说原主与她简直是臭味相投。

    那面容清秀的小姑娘拎着裙摆从许阮筐与乔真的身后跑过,假装不小心地将袖中手帕落在许阮筐的身侧。

    乔真向后仰身看着那鸳鸯戏水的绢帕,她拨开许阮筐,伸出手臂将绢帕那在手里,“哟,我就说嘛,咱家阿筐年轻有为,长得又好看,怎么可能没有小姑娘喜欢呢?让我看看这小姑娘的名讳。”

    她翻着绢帕找着上边的字,只见鸳鸯戏水的中间有两个极小的字,“真”和“砾”。她觉得这个绢帕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留也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