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我要去找下家(2)
    ,精彩小说免费!

    陆渊川身上散发的凉气让乔真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他趁着乔真手微微松开的时候,抽开自己的腿。院子里方才发生的事情他也有所听闻,只是懒得管。“还缺什么?”

    乔真立刻将哭腔止住,她抽抽噎噎的说道:“还差一块玉如意,一块墨玉玉佩,还有五十两黄金。我现在好惨的,没有爹疼没有娘爱,那墨玉玉佩还是我父皇给我母后的定情信物,我若是把那东西丢了,父皇与母后在天有灵定会森气…会生气的!”

    说着说着她还嘴瓢了,乔真又扒拉着陆渊川的腿,然后期期艾艾的哭着。

    陆渊川听着她的哭声毫无波动,“我会派人去母亲那儿取来。”

    乔真泪眼汪汪,含情脉脉的仰头用期待而又崇拜的眼神看向陆渊川,“相公,你真是太好了,我好感动啊呜呜呜……”

    陆渊川神色不变的弯腰将乔真抱着他腿的手给拂开,“你且回去吧。”

    “嗯嗯!”乔真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开陆渊川的书房。

    存在感也刷了,大腿也抱了,接下来呢?对啊,小零没有公布任务啊!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既然任务确定下来,那便好好做任务吧。当务之急还是让陆渊川的情绪有波动,而乔真现在的黑历史,还是靠以后洗白吧。

    乔真带着嫁妆里的银票出府置办衣物,买的都是艳丽而且昂贵的。她可不是什么贤妻良母,相反,她做起妖来的时候任务对象都制止不了她。

    什么胭脂水粉,金簪金钗,乔真都是大把大把的买回去。

    下午,乔真带着战利品回丞相府的时候,大夫人正在陆渊川的院子里说教陆渊川,无非是他管教乔真不严,竟敢让乔真蹬鼻子上脸,现在他还敢为了乔真派人去陵光院要什么东西。

    乔真眼尖的看到陆渊川藏匿在袖子里的手有些微抖,而大夫人分明也发现了,大夫人的神色还有些……嘲讽中带着几分得意?反正不该是母亲对待亲儿子的神色。

    她将手里的东西都交给春竹,“你将东西放回去,不用过来了。”

    乔真蹦蹦跳跳的跑到陆渊川的身边,伪天真又无辜的笑着,她抓住陆渊川微抖而且冰凉的手,“相公,我回来啦!”她看向大夫人,“大夫人,你不用说教我相公,他不去要我就亲自去宫里要,你不将小辈放在眼里,就不要端着长辈的样子耀武扬威。”

    大夫人好笑的看向乔真:“说到耀武扬威,你不过是个亡国公主,如今只是丞相府的妾室,又凭什么在本夫人面前耀武扬威?”

    乔真不怒反笑,而且笑得有些贱贱的,“凭我不要脸啊,大夫人也和我一样不要脸吗?”她挑着右眉,“所谓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原来大夫人与我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

    “你!”大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将玉如意还有一盒五十两黄金和墨玉玉佩都放在桌案上,“本夫人可不比你,厚颜无耻。”

    乔真笑嘻嘻的指桑骂槐道:“我也觉得,有些人啊,明明做着厚颜无耻的事情,还偏偏不肯承认,好像她不承认就没做过似的。但大家都不瞎,所以我厚颜无耻我就承认咯,做都做了难道还不让别人说?”

    “牙尖嘴利!”大夫人起身看向陆渊川,“管好你院子里的人。”

    大夫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离开。

    乔真看着大夫人的背影,意有所指的喊道:“哎呀,大夫人您就别难为相公啦,他若是能管教好我,也不会让您管着我的嫁妆,您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大夫人离开的脚速明显变快了。

    乔真笑得咧开嘴,她抬起陆渊川的手揉了揉,“是不是体凉啊?冷冰冰的,我给你捂捂。”

    陆渊川面无表情的看向乔真,他的眼睛像是枯井,里边是一滩死水。他想要抽开自己的手,“不用你多管闲事。”

    乔真假装听不懂似的依旧攥着他的手,恬不知耻的跟他进了书房。

    陆渊川看向书桌上笔墨的时候,乔真识趣的松开他的手,“我给你铺纸,给你磨墨,我还能给你捂手哦!”

    她将宣纸铺纸书桌上,又用镇尺将宣纸压住,然后倒点茶水进砚台,磨出墨汁。

    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墨汁,里边还混着几片茶叶。

    乔真抬头觑一眼陆渊川,见他在专心致志的写着字,然后她用指甲拨着砚台里的茶叶,但她用力有些猛,弧度有些巧,茶叶正好飞到陆渊川正在写的宣纸上。

    她连忙低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继续研磨。

    陆渊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又换了张宣纸,继续低头写着什么。

    但如果两个人都沉默的话,那乔真的任务则是彻底凉了。

    “相公,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嘛。”她小心翼翼的说道,还做出一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模样。“你别不理我嘛。”

    陆渊川还是没有理她,还有些对她视而不见的感觉。

    乔真再接再厉的问道:“大夫人是你的亲生母亲吗?我感觉不是,她那么坏,怎么可能养出你这么好的儿子。”

    陆渊川的脸色骤变,只是瞬息又变回刚才面无表情的模样,他浑身散发的冷气更冷了,“不用你管。”

    乔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只能感慨小零它们的主系统太会玩儿了,竟然还有这种操作。“不问就不问嘛。”

    她又死皮赖脸的在陆渊川的书房待上一会儿,还很强势的拉过陆渊川的左手要给他捂手,“相公,我的手很暖的,不信你摸。是吧?特别暖,是不是摸着很舒服?”

    陆渊川原本是要拒绝她,顺便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但乔真的手真的很暖,让他有些不想抽开手。“嗯。”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字,但还是让乔真很开心,突破口非常顺利,只要以后有心经营,肯定能发展一段虐恋情深的。

    乔真给他捂了一会儿之后便回去了,太操之过急容易适得其反,她还需要把握好分寸,在陆渊川心里留点念想。

    但是她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陆渊川的冰冷,她前脚离开,陆渊川后脚便将她方才给予的温暖抛之脑后。

    他太久没有将什么东西放在心上,所以现在连在意都不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