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我要去找下家(1)
    ,精彩小说免费!

    尊姓大名:乔真。

    龟年鹤寿:万+无法预计。

    一决雌雄:雌。

    靡颜腻理:无外挂。

    殚见洽闻:舞蹈,诗书,茶艺,刺绣……感觉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

    囊中麟角:测险仪手链,乾坤袋,青冥灯,王者农药,小马驹,糖豆豆x131,小菊花的身体。

    不胜枚举:1/x

    功亏一篑:去死吧!活着浪费空气。

    乔真醒来的时候便是在古香古色的檀木大床上,她只是在上个任务睡一觉而已,死得倒还蛮轻松的。

    原主也是名叫乔真,是亡国黎国的公主,如今是祁国的俘虏,嫁给祁国当今丞相的嫡长子为妾室。原因竟然是因为原主的娘甄珠仙与祁国当今圣上不得不说的一段孽缘,最后甄珠仙还是选择黎国的国君。

    而祁国当今圣上觉得丞相的嫡长子陆渊川很有他当年的风骨,是以将原主嫁给陆渊川为妾,也算是暗指原主的娘当初慧眼不识珠。

    但黎国之所以成为战败国,正是因为甄珠仙逝世,黎国的君王从此一蹶不振,所以才让祁国有机可乘。

    而乔真现在所在的房间是陆渊川院子里的某个不起眼的房间。要说到陆渊川,那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冷。

    性格冷冰冰,表情冷冰冰,动作冷冰冰,仿佛是设定好模式的机器人,没有喜怒哀乐,没有特别喜欢、特别厌恶或者特别感关心的东西,也没有***。

    小零:

    乔真:

    小零:

    楚楚:

    小零:

    乔真只能自己摸索着资料里的线索,原主与陆渊川没有半点情意,当务之急是找到陆渊川情绪的突破点。

    乔真:

    楚楚:

    乔真:

    楚楚:

    乔真:

    楚楚:

    乔真拟定好激怒陆渊川的计划,于是便去气势汹汹的去账房要钱。

    不是那种“嘤嘤嘤为什么我没有月钱?”,也不是那种“本姨娘的月钱呢?”而是——

    “你家棺材板盖不住了,要克扣老娘的月钱发家致富吗?”

    管账的是丞相的大夫人,也就是陆渊川的嫡母,其实陆夫人压根没有支出原主的月钱,反而将祁国皇帝赏赐给原主的嫁妆都收入陆府的账房里。

    于情于理乔真都应该理直气壮,这事儿也闹到大夫人身边,大夫人身边的丫鬟寻芳过来请乔真去大夫人的陵光院。

    乔真不慌不忙的跟在寻芳后边,偶尔东张西望的记下丞相府里的路线,到大夫人跟前的时候,乔真很规矩的行了个礼,“大夫人安好。”

    大夫人只是稍抬眼帘看了眼乔真,于她而言,如今的乔真是虎落平阳,人人都能欺,是以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本夫人听说你去账房闹事?”

    乔真自顾自起身,她挺直腰板理直气壮的说道:“何为闹事?制造事端,聚众生事是为闹事,怎么妾身想要回自己的东西便是闹事了?”

    大夫人也沉稳的很,“这丞相府里,哪有你的东西?既然嫁进丞相府,那便安安稳稳的待在院子里,莫要生事,本夫人也不会亏待了你,偌大的丞相府亦不会亏待你。”

    乔真听着大夫人用嘴巴画出的一块大饼,信她有鬼。“夫人,妾身目光短浅,只愿将现在有的东西抓在手里,至于那些个厚待,妾身也没有福气享受。若是您不愿给,妾身也只能将事情闹出去了,再如何那也是陛下赏赐的嫁妆,到妾身囊中的东西,哪有轻易落到别人手里的道理?”

    大夫人面色稍变,只是瞬息又恢复成沉稳的模样,“本夫人是你夫君的嫡母,怎么算是别人?”

    乔真更是将话说的很不客气,“夫人,黎国在,本宫是公主;黎国亡了,本宫也还是黎国的公主。自古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与陆公子一无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了,自称一声‘妾身’也是为了让日后的日子好过些,反正本宫国破家亡,这脸面要是不要都是我自个儿的事情,可夫人要顾及的东西便多了。”

    大夫人气得将手重重的拍在茶案上,“好!好!寻芳,将她的嫁妆清点一并抬到渊川的院子里去。公主若是无事,便请回吧。”

    那声“公主”听着便嘲讽,乔真却是不以为然,她回去便让陪嫁的丫鬟春竹将嫁妆都拟在单子上,大夫人吃了她的都请给她吐出来。

    当天下午,大夫人派人将几个大箱子抬进陆渊川的院子里,乔真将那些人留下,顺便让春竹立刻清点,发现里边少了个玉如意、少五十两黄金还有一块墨玉玉佩。

    “玉如意与黄金都可不要,但你们回去让大夫人将墨玉交出来,否则别怪我闹到城中央去,搞得大家都没有脸面。”

    墨玉玉佩是原主的爹给原主的娘的定情信物,也就是黎国国君给黎国皇后的定情信物,更是黎国历代皇帝的物什。

    祁国皇帝给原主那么多的嫁妆,还有墨玉玉佩,多半是因为他对原主的娘旧情难忘,否则也不会对轻敌的女儿将父亲该做事情都做了。

    小厮将乔真的话原封不动的带回给大夫人,大夫人立刻让人去回话,说是乔真这些日子的吃穿用度不止那么多,还让乔真适可而止。

    春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主子,您这些日子穿的都是以前的衣物,吃的也都是厨房的剩菜剩饭,别说五十两黄金,一两黄金都用不到。”

    乔真怎么可以放过这个难逢的机会,她立刻闯进陆渊川的书房,然后瘫在他脚边哭道:“相公,妾身好苦啊!呜呜呜……”

    她不顾形象的抱住陆渊川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他的裤腿上,“国亡了,家没了,没有新衣服穿,没有新鲜的饭吃,嫁妆还要被克扣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