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你还要杀我几次?(25妒、完)
    ,精彩小说免费!

    俞母又与许母说上许多,都是俞珂薇与许砾从前的“兄妹”情谊。

    乔真捻了个葡萄放进嘴里,她若有若无的叹口气,可惜的说道:“关系这么好的两个人最后竟然没有结成夫妻,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俞母:“……”她的眼皮子跳了跳。

    俞珂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她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许母呵斥道:“为人妻子还敢胡言乱语,小心我让阿砾扒了你的皮子!”

    乔真装模作样的委屈着,“我只是有感而发,妈,现在可是民主社会,不兴十大酷刑了。再说,我这么好看的皮子,剥的血淋淋的,您忍心吗?”

    许母没有理睬乔真,只是一脸歉意的看向俞母,“别把我儿媳妇的话放在心上,就是被阿砾宠的没大没小的。”

    俞母只是再与许母客套几句,然后便带着俞珂薇离开。

    乔真从窗口看着俞母与俞珂薇的身影从别墅的花园到铁门处,她这才转身翻了个白眼,“明知道许砾结婚了还敢来给我上眼药,怕是不知道什么叫暴躁老姐。”

    许母面色有些难看,“俞家跟咱们许家是世交,俞夫人年轻的时候也对我不错,我与她更是闺中密友,当初很多人瞧不起我这样的女人能嫁进许家,也是俞夫人与我多走动,她还学着我的姿态给我撑腰。”

    乔真无意的问道:“那是俞夫人没有结婚之前做的事情吧?”

    许母想了想,“是啊,后来她结婚之后,与我交往泛泛。”

    乔真看着许母的眼神有些怪异,“妈,爸爸对你是真爱啊!”

    许母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你这孩子,怎么把话扯到这上头了?”

    许奶奶从山路慢跑回来便听见乔真与许母的对话,她乐呵着对许母说道:“还是真真丫头看得清楚,你啊,年过半百了还稀里糊涂的,还是学着点吧。”

    乔真端着水果盘去厨房。

    许奶奶换鞋去厨房喝点茶水。

    独留许母站在原地还在纠结着乔真的话,却始终没有想明白。

    许奶奶问道:“丫头,你既然都看出来了,为啥不跟你妈把事情讲清楚?”

    乔真边洗水果盘子边说道:“妈以前不知道,爸不是也没变心吗?既然这样,妈知不知道都没有什么区别,还是不知道更好,免得妈心里膈应。”

    许奶奶就是喜欢乔真这对八面玲珑的性格,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许建邦喜欢的就是许母的小家子气,而俞夫人在没结婚之前便学着许母的小家子气,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偏偏许母那拎不清的脑袋,被俞夫人忽悠的团团转,还真以为人家一门心思对她好。

    许砾的婚假申请书也批下来了,不过是在一个月之后,因为他现在的这个任务有些棘手而且很重要,缺他不行。

    乔真每天都乐呵呵的,然后数着小零在她脑海里更新的身价,从三十七亿一路飚到五十六亿。

    楚楚也沾了乔真的光住进许家的祖宅,而且乔真还十分坏心眼的在小鱼干的抽屉前放了块落地镜,每每楚楚偷偷摸摸去偷小鱼干的时候,都突然炸毛跑开。

    楚楚:

    小零:

    乔真:

    楚楚一溜烟儿的跑到许奶奶面前,“喵苗妙苗淼,妙妙苗苗淼,妙苗喵淼喵,喵妙喵喵淼。”

    许奶奶听着楚楚的腔调儿,觉得有些耳熟,她拧眉思索一会儿,“这不是《春晓》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楚楚点着它肥肥的猫脑袋,“喵~”它学着狗狗吐着舌头,然后便在地毯上滚来滚去的撒着娇。

    许奶奶也是个心思玲珑的,立刻看出楚楚的意思,然后她从楚楚的专门小桌子的抽屉里拿出小鱼干奖赏它,“真是个聪明的小机灵鬼儿。”

    乔真:“……”她也是小看了楚楚的厚脸皮以及它的没节操。

    乔真闻着那股土腥味儿便有些反胃,她又作死嗅了几下腥味儿,然后捂着嘴进卫生间,“呕——”

    许奶奶听见声音立马放下楚楚与小鱼干,她连忙走进卫生间顺着乔真的背,“怎么了?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乔真将许奶奶的手推开,然后又抱着马桶呕的昏天黑地。

    许奶奶看着自己的手,刚刚还拿过小鱼干呢,她瞬间想到了什么,又连忙出去让李妈打电话让家庭医生来一趟。

    别人家的媳妇从来没令人失望过,乔真便是别人家的媳妇儿,她如今肚子里有个小小砾或者小小真,乔真的地位从许家的媳妇儿一跃而成小祖宗,在家里走个路都得有佣人伺候着她。

    乔真看着手里的水杯,她将水杯里的水放进保温壶里,然后以孕检的理由去了一趟军医院,许奶奶与许母自然是陪着她的。

    她将那壶水交给与许家关系好而且靠谱的医生做个检查,发现里边有堕胎药的成分。

    许母与许奶奶瞬间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回去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许家的祖宅里的佣人迎来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大换血。

    这个事情乔真没办法去安慰许母与许奶奶,如果不是她脑子里绑定着小零,她也不会知道那水竟然会害死人。

    祸不单行,这边乔真喝的水里检测到有堕胎药的成分,那边许砾在任务里受了重伤,被送回京市的军医院来抢救。

    乔真得知以后睡衣都没有换便穿着拖鞋与许母、许奶奶去医院,许建邦的脸色也很凝重,医生出来过一次,说许砾的情况很不乐观。

    短短半个小时,许砾的生命值还有不到15,乔真再也忍不住了,“让我试试吧,我没有执照,但是爸妈奶奶,你们信我,我肯定能救好他的!”

    许奶奶不同意,因为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经不起劳累。

    乔真再三保证才与医院签好合约,然后换身衣裳进手术室,手术室里只有她与躺着的许砾,她小心翼翼的在许砾嘴里喂了颗回魂丹,然后便开始将他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好。

    她是个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的人,因为她会的东西,都用在关键时刻。

    医生都啧啧称奇,让京市著名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人,竟然被乔真救回去,都道是奇迹。

    乔真在手术室里待上几个小时,身体早就支撑不住了,还险些动了胎气,于是这对难夫难妻便双双住进医院。

    她还睡前让小零搜集那杯含堕胎药成分的水,还有许砾遇难的资料。

    乔真醒来之后便看见手边有个u盘,

    小零:

    乔真打电话让许奶奶在看望她的时候带个笔记本过来,许奶奶还抱怨了好一通。

    u盘里是俞珂薇让人收买许家祖宅佣人的视频,还有她让俞家旁支破坏许砾器械设备的视频。

    许奶奶看得瞠目结舌,“这俞家的丫头,怎么那么狠?!”

    乔真最后将u盘交给许建邦。

    俞家,是时候衰败了。

    许砾醒来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他的伤口恢复的很好,而且还想起以前的记忆。

    但恢复记忆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乔真的心都被她肚子里的小情敌吸引了去,于是许砾每天都在装可怜求同情。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病房,乔真看着撇嘴的许砾,明明是奔三的老男人还在学着小奶狗卖萌卖可怜,她忍俊不禁。

    以后的日子也许会鸡飞狗跳,但许砾已经将过度嫉妒的后果印刻在心里,这便足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