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你还要杀我几次?(23)
    ,精彩小说免费!

    大概走了几里路的时候,乔真是彻底走不下去了,她微喘着抱住许砾的胳膊,娇娇软软的说道:“老公,我脚疼嘛。”

    许砾最后还是认命的蹲下身子,用冷硬而又简洁的话说道:“上来。”

    乔真偷笑着弯腰趴在许砾的背上,她两只手作乱似的捏上他的两颊,“我知道错了嘛,子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嘛~”

    许砾还是没有说话。

    乔真再接再厉往许砾的脸上“啵”一口,“亲亲老婆给你一个爱的亲亲,是不是没有那么生气了?”

    许砾的大掌拍上乔真的臀部,挺有弹性的,他又忍不住捏了几把,之后才低沉着声音说道:“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心凉。”

    乔真听着心里也不好受,她默默的将脸凑在许砾的肩膀上,然后默默的掉着眼泪。

    直到许砾感觉身上的人有些微颤,他转头便听见乔真急促又压抑的抽泣声,他顿时慌了神,“你别哭。”

    他将背上的乔真放下来,手足无措的将她抱进怀里,许久叹上一口气,“你就是仗着我爱你。你一哭,我的心都疼了,还有什么不依着你的?”

    乔真用握成拳的双手狠狠的打在许砾的身上,只是哭得更凶了。“嘤——”

    许砾好笑的用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然后轻轻柔柔的搓了搓,又凑嘴过去亲了亲,“不哭不哭,乖,都怪我不好,身板太硬了,打疼手了吧?”

    乔真委屈巴巴的点头,用谴责的目光看向许砾,含糊不清的说道:“都怪你,也唔(不)知道那两个熊孩子还有没有走,我现在怎么回去啊?”

    许砾指了指前方的某幢别墅,“看,那是你的。”

    乔真瞬间将眼泪还有抽泣声都制止住,“送我的吗?”

    许砾哭笑不得的看着瞬间变脸的乔真,“这是你两年前买的。”

    乔真冷漠脸,“哦。”

    还以为是许砾买来送给她的,真是白高兴一场。

    许砾牵着她的手,边走边说:“身价几十亿的小富婆还看得上这里的别墅?”

    乔真撇嘴看他,“哪有几十亿啊,只够买一套这样的别墅,然后再交交费用,我就穷的只有早饭钱了。”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看向许砾,“你调查我?”

    二人之间的地位一瞬间发生扭转,乔真趁火打劫道:“要么咱们俩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要么咱们现在分道扬镳。”

    “一笔勾销。”

    许砾回答的很痛快,“我好不容易才娶到老婆回家的。”

    乔真昂首挺胸,气势瞬间上了一个档次,“那是,我是个斗得过小三耍得了流氓的女人。你平时要任务,最适合做你老婆的人选就是我了。把握好乔真牌好女人,让你在任务的时候后顾无忧。”

    许砾带着乔真进别墅,然后等到乔真眼睛消肿之后才回去。

    余澎与关山冷还是没有离开,主要是八卦使他们不怕死,两个人凑合成难兄难弟迎来许砾逼视的眼神,最后尬笑着溜走。

    乔真打这天起对许砾百依百顺的,而许砾也乐得自在,享受着乔真难得的宠爱。

    但是好景不长,许母在听到俞珂薇的明示暗示之后,她便带着俞珂薇趁许砾不在的时候闯进许砾的别墅,她将空白有签名的支票甩在乔真的脸上,“离开我儿子,价格随便开。”

    乔真珍宝似的拿着手上的支票,然后便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跑回书房拿笔,她当着许母的面,在支票上唰唰唰的填上一串数字。

    许母听着唰唰的声音,她的眼皮有些跳,“别玩那些写个名字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在我这里不管用!”

    乔真双手将支票毕恭毕敬的送去。

    许母看完上边的数字以后,便将支票“啪”地拍在桌面上,“五十亿?乔小姐,我看你是被繁华迷了眼,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给你一个亿都是抬举了你!”

    俞珂薇将唇角的窃笑给掩去,她安抚着许母,“伯母,乔小姐怎么说也是阿砾的前女友,您辱没她,不是带着阿砾一起吗?”

    乔真的目光在许母与俞珂薇之间流转,她从始至终都是礼貌的微笑,“不好意思啊,本小姐现在身价三十七亿,没有个五十亿,我是不会离开的。”

    俞珂薇忍不住讥讽出声,“乔小姐是在开玩笑吗?两年的时间便能赚有三十七亿,那你之前又为什么要靠阿砾打发你的那双父母?”

    “为什么不能有呢?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遇上对的时机,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乔真三言两语将俞珂薇的不置信给反驳,她双手环胸,做足了拜金女还有恶毒女配的姿态,“您没有那么多钱直说,何必来我这儿自取其辱呢,还有啊,您儿子连五十亿都不值,真是太廉价了。”

    许母被她气得有些呼吸困难,她白着脸捂着胸口,最后软着身子倒下去。

    俞珂薇手忙脚乱的扶着许母。

    乔真见状立刻上前要做急救,却是被俞珂薇狠狠的推开。

    “乔真,我看这次阿砾是不是还偏心你?”俞珂薇说着便露出个阴冷的笑容,她将包里的录音笔拿出来,之后才给救护车打电话。

    乔真算是明白了,这就是个俞珂薇设下的套,她还傻了吧唧的往里边钻。

    俞珂薇在救护车里便给许砾还有许建邦打电话,将医院地址报出去之后,又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

    许砾与乔真先后到医院,乔真低头坦白道:“这事儿是我不好,许阿姨这样,是被我气的。”

    许砾伸出手臂揽住乔真的肩膀,他拧眉看着俞珂薇,事情如何他也能猜出几分。

    俞珂薇趁着许建邦与许砾都在,她将包里的录音笔拿出来,“许叔叔,阿砾,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们,先前乔小姐便对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所以许伯母说要去找乔小姐的时候,我多留了个心眼。”

    她点开录音笔的开关,三人女人的声音便依序出现。

    许建邦怒喝:“胡闹!你婆婆再糊涂也是长辈,你怎么能这么气她?!”

    乔真往许砾怀里缩着,她不怕死的说道:“她是我婆婆也不能这么侮辱我!难道因为她是长辈,我是小辈,所以我活该被她肆无忌惮的侮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