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你还要杀我几次?(22)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有些哭笑不得的看向许砾,“你就这么想要我吃醋?许先生,你这是因为不自信吗?完全没有必要啊。”

    她捧起许砾的脸,满脸都是认真。“许砾,有些话我只说一次。”

    二人四目相对,许砾沉默着。

    “因为你是许砾,所以我才会嫁给你。即使哪天,许砾没有中将的身份,没有权势,没有金钱,不能给我这么大的别墅,我还是会嫁给你。”

    小零:

    乔真:

    小零:

    许砾深情款款的看向乔真,情难自禁的抱住她,不知是谁开头,两个人抱着抱着便滚到床单上去了。

    乔真还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像是不想咸鱼翻身的草包女人。

    而许砾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走路都生风的、赫赫有名的中将。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天气,许砾将结婚申请报告书上交给上级之后,得知消息的余澎还有关山冷便不请自来。

    许砾在厨房与客厅之间忙碌着。

    余澎与关山冷在厨房门口看得有些咋舌,余澎:“我感觉这画风有点怪。”

    关山冷接话道:“但莫名和谐。”

    许砾不自觉的将腰板挺得更直,“你们要是闲就去客厅,不要打扰我,我老婆过会儿要回来了。”

    关山冷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他嫌弃的说道:“噫,踏入爱情坟墓的男人啊。”

    余澎勾着关山冷的肩膀将他带到客厅,两个人在许砾老婆的颜值、智商与情商的各个方面都猜出很大的数值。

    乔真回来了的时候便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余澎与关山冷,“哟,这不是那天的两个熊孩子吗?家长带你们过来做客?”

    关山冷起身站直,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嫂子好!”

    余澎也目瞪口呆的起身,他也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嫂嫂嫂……嫂子好!”

    乔真将楚楚随意的放在一旁的地上,“你们坐吧。”

    她可能要去卫生间冷静一下,一会儿许砾看见楚楚,那么当初她离开的一切理由都成了空,家庭地位的扭转就在今天。

    许砾端着大碗出来的时候便看见在地上玩着小皮球的楚楚,他的目光停滞几许时间,然后放下碗便蹲下身子抱起楚楚,橘猫身上的花纹,以及猫的瞳孔,都让许砾认出这就是小菊花。

    乔真正好从房间里出来,准备趁早毁尸灭迹,就算不能毁尸灭迹也要先瞒着,短短几分钟她都心虚的不行。

    房门一开一合,乔真与抱着楚楚的许砾四目相对。

    乔真笑得有些难看,橘猫身上的花纹都一成不变,许砾又是观察敏锐的人,他肯定能察觉出不对劲的。

    许砾将楚楚放下来,“洗手吃饭。”他转身进厨房拿碗筷。

    余澎与关山冷都能看出二人之间微妙而又僵硬的气氛。

    乔真温吞的去卫生间洗手,而许砾对此事只字不提,这让乔真更加心虚,更加忐忑。她是个掖不住话的人,“许砾,那是楚楚,它……以前叫小菊花。”

    许砾走到饭桌旁将碗筷都放下去,他目光沉寂的看向乔真,“所以呢?当初不是因为我掐死你的猫才离开的吗?”

    他走到玄关处换鞋出去。

    乔真抿了抿唇,回答噎在嗓间,却怎么也撑不起唇瓣。

    余澎与关山冷看向乔真的眼神都有些莫名其妙的,余澎向乔真挑了挑眉,“你就是两年前许哥掘地三尺也要找的女人?”

    关山冷虽然还是笑嘻嘻的模样,但眼中已然是一片冷意。“也不怎么样嘛,我听说你叫乔真哦?那个娜布格格?”

    余澎横了阴阳怪气的关山冷一眼,他斟酌着用词说道:“嫂子,许哥当时真的找了你大半年,他那么高的一个大男人,因为你当初离开,瘦到百斤不足,还因为你酗酒进医院,现在你们好不容易修成正果,你要是想好好过,就去和许哥把话说清楚吧。”

    乔真说不心软,她自己都不信,“谢了啊,今天招待不周。”

    她推门出去,然后便转身追出去,这一片路都很空荡,许砾离开的时间不久,乔真一眼便能看见他那小猪佩奇的粉色围裙。

    “许砾!”

    许砾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保持着刚刚的行走速度。

    乔真三步做两步的冲上去,她抓住许砾的胳膊,抬头便看见他脸颊上的湿痕,她愣怔片刻,“你……你这是干什么?”

    许砾波澜不惊的看向乔真,眼神甚至有些空洞,“既然小菊花没有死,你为什么没有回来?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错,我见惯了生死,杀人对我来说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却因为掐死你的一只猫,对你愧疚那么深,乔真,你是不是没有心?还是你的心,不在我这里?”

    乔真噼里啪啦的,那话像是豆子似的蹦出来,“我怎么没有心了?许砾!你因为嫉妒把小菊花从阳台扔下去,因为嫉妒想要药死小菊花,又因为嫉妒想要掐死小菊花,那你告诉我,哪天我和别的男人正常交往你是不是还要杀人?!”

    “在我有生之年,我可以用两年、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陪你耗,让你知道你的嫉妒已经严重到错误的地步,可我不可能用一辈子的时间都跟你玩那套所谓的相爱相杀,也不可能容忍一个杀人犯或是故意杀猫犯成为我的丈夫!”

    “你可以嫉妒,但是你不觉得你的嫉妒已经影响到你的理智?你别跟我说什么你以后会克制,我不信那套虚的。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当初真的掐死小菊花,两年前就是你跟我最后的结局!”

    许砾的眼中仍是波澜不惊,不,应该是有些枯寂。

    乔真看着心里发慌,她拉起许砾的胳膊,放软声音,“是,我也过分。解决问题的方式不是只有一走了之,可我却偏偏选了个最伤人的,我向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

    许砾抽手欲走,乔真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你现在想甩掉我,不可能的。现在有钱有权又有势还年轻长得帅的男人可不多,好不容易拐到一个我不会轻易罢休的!”

    许砾欲言又止。

    乔真抢在他开口前说道:“脸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这辈子我都不会要脸的!许砾,想甩开我,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下……无数个下辈子都不可能的!除非是你最后一辈子。”

    许砾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在路边走着。而乔真则是紧紧的扒拉着他的胳膊,然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