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你还要杀我几次?(20)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订过外卖之后,她便去浴室洗澡,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外卖小哥的电话来了,她随意在睡裙外套了件及膝的风衣,然后便换鞋准备出去。

    她打开门便发现倚在门槛上闭目养神的许砾,他看上去十分疲惫。

    乔真踌躇着,将许砾是任务对象的身份摒除,他现在是这个世界z国赫赫有名的中将,什么样的女人都比她这个又狠心又草包的女人好,可偏偏许砾就是对她这个又狠心又草包的女人纡尊降贵。

    大概没有女人会不感动吧。

    许砾猛然睁开眼睛看向乔真,像是一记重锤锤在她原本就很虚的心上。

    乔真倒呼一口气,她偏头掩盖慌乱的神色,“看你这么可怜,勉强收留你一晚上,我出去有事,你记得关门。”

    她匆匆忙忙的说完便想要离开。

    许砾看着乔真单薄的衣服,他伸手拉住乔真的胳膊,“我和你一起去。”

    心里素质极强(脸皮超级厚)的乔真将方才紊乱的心绪平定,“那好吧。”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许砾抓住乔真胳膊的手慢慢下滑,然后与乔真十指紧扣。

    许砾内心忍不住的小窃喜,他一本正经的放慢速度,与乔真在小区里走着。

    乔真抬头看着他挺直的背影,还有他的目不斜视,再低头看看他慢的像是乌龟在爬似的脚速,她不由勾了勾唇角,片刻之后便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外卖小哥要等急了,还有,你想让我吃冷饭冷菜吗?”

    许砾牵着乔真的手加快步行的速度,二人去保安处拿外卖。

    乔真与许砾吃完外卖之后,二人便开始相顾无言。

    楼上的一对夫妻仿佛是神助攻,他们在楼梯间扯着嗓子吵架,还有锅碗瓢盆噼里啪啦的声响。听着女人尖锐又高亢的吼叫,还有小孩凄惨的啼哭声,许砾不动声色的起身,他推门出去。

    乔真也随后起身,跟着他去楼梯口,飞来横锅正好向乔真的面门砸去。

    许砾眼疾手快的将乔真拉到身后保护好,那铁锅因为砸向墙壁而反弹。

    乔真想闪身躲避,却被许砾向后伸着的手给圈住,那铁锅的裂口处正好砸向乔真的后脑勺,她瞪大眼睛看向许砾,还没来得及骂出声便眼前一黑。

    乔真:

    楚楚:

    小零:

    乔真看着飞过来铁锅,她用力的拉着许砾的胳膊,然后旋身挡在他的身前。

    那反弹的铁锅裂口处“嘭”地一声砸在许砾的背上,而许砾并没有在意身后的疼痛,只是一脸感动地看向乔真。

    乔真心疼的用手摸索着许砾刚刚被砸到的地方,“没事吧?”

    乔真:

    小零:

    楚楚:

    乔真:

    楚楚:

    乔真不再听楚楚的落井下石,她眼中喷火似的看向楼梯间的那对夫妻,“有道德心吗?楼梯间被你们家买了吗?看看这乱七八糟的,家里的孩子也不顾了!”

    那女人指着乔真骂道:“关你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乔真捋起袖子就要开架,许砾将她拦住,“我来,别累到手。”

    许砾上楼梯,一拳将那个男人打翻在地,他漫不经心的看向女人,“我这儿可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美德,要不是怕吓到我女朋友,我连你都打。带着你家孩子还有男人回去,别妄图找我女朋友的麻烦,骚扰军人家属的罪名怕你们还担不起。”

    乔真看着男友力爆棚的许砾,她狭长的眼睛都快成星星眼了,实在是太太太太让人有安全感了。她抬头看向许砾高大的身形,“好了,我们回去吧,我看看你身后的伤。”

    许砾对乔真崇拜的眼神很受用,他端着姿态轻咳一声,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男人,“好好管教你的女人。”

    乔真听见许砾这似是而非的一句话,她抿唇憋笑,直到回公寓关上门之后,她才调侃似的说道:“哟,许中将没有好好管教你的女人吗?”

    许砾的耳根有些发热,他的眼神有些虚浮,“没出息的男人才会管教他的女人,像本中将这样有出息的人,只会把媳妇儿捧在手上宠着。”

    乔真又想起楚楚快要到z国的事情,她需要尽快与许砾将关系敲定。所以她拨了下脸侧的头发,斜眼看向许砾,“那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成为被许中将宠着的女人呢?”

    许砾瞬间脸颊、耳根都弥漫上红云,他略是忐忑的说道:“当、当然,只有你有资格成为许砾许中将的夫人。”

    乔真看着迟迟不把握主权的许砾,她索性将浑身的气势都放开,她努力的踮起脚后跟将许砾壁咚,“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们今天就分手。我乔真没有那么多的两年可以耗费!”

    许砾揽住乔真纤细的腰身,二人的身体亲密的依偎在一起,让他有种像是在做梦般的恍然,“喜欢。”

    乔真手忙脚乱的将许砾的手扒拉开,“快去拿户口簿还有身份证吧,咱们明天去民政局,趁老娘还没冷静,时不等你啊!”

    许砾立刻放开乔真,他像是一阵龙卷风,从公寓到半山腰上的祖宅,再回公寓,只用了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

    “叮咚。”

    乔真打开门,她看着门口气喘吁吁的许砾,还有他手上的户口簿,她瞠目结舌的说道:“你飞去的吧?”

    许砾喘着粗气说道:“把你的户口簿带上,咱们现在就去。”

    “你傻了吧?民政局现在下班了!”

    “那就让他们加班!”

    权利限制了她的处事方法,乔真回卧室将户口簿以及身份证带上,然后便上了许砾的贼车。

    许砾是从公交车的专属通道去的民政局,大概十几分钟而已,二人便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乔真全程都很懵圈,在走出来的那一瞬间,她低头看着手里的结婚证,“也太水了吧?没有求婚没有钻戒没有玫瑰花没有存折,我就被你带回家了?”

    许砾像是个二傻子似的,傻笑着看向手里的小红本,他小心翼翼的将乔真手里的结婚证一并揣进裤兜里,“有,都有,我许砾的媳妇儿,要啥有啥。别说是钻戒玫瑰和存折,老公肩上的军徽的荣耀都有你的一半!”

    “不要脸!角色转换的还挺快。”乔真竖着空荡荡的手,鄙夷的看向许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