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可不可以不凶凶?(14)
    ,精彩小说免费!

    戈大将军问:“他们甚至想干什么?”

    乔真将身子缩进潘昭的怀里,“他们甚至想在拉拢我相公之后,便直接让人处死我,然后再将我的死推到您的头上。颜如璞以为我听不懂,所以说话便有些肆无忌惮,后来路经黑店,我便趁机跑出来了。”

    戈大将军瞪眼,“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你一个弱女子,又是如何参军的?”

    乔真将头从潘昭怀里伸出来,她看向戈大将军,“您以为我的脑袋是摆设吗?我有脑子,有计谋,又有身手,笑起来猥琐又胸小。”她磨磨蹭蹭的将头又埋进潘昭的怀里,闷声道:“扮男人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潘昭听出乔真话语里的难过,他大手抚着乔真的背安慰着她,“俺不嫌弃你,俺就稀罕你一个。”

    戈大将军的智商遭到鄙夷,但是他也没有特别的愤怒,毕竟他脑子不好使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而且他又是个大老爷们,犯不着和乔真这个孕妇计较。

    “那你便假死吧,本将军带着的都是可信之人,明日我派人去买两身女子穿的衣裳,还有胭脂水粉,你这几日便装病吧。”

    乔真不情不愿的说道:“我怎么说也是孕妇,是不是有些晦气?”

    戈大将军都被乔真给气笑了,“难道一尸两命就不晦气了?”

    “哦。”乔真闷闷的应道。

    此后潘昭便是将乔真像是菩萨似的供着,乔真也适应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每天只要假装病重的,精神恹恹的模样,然后等着潘昭伺候她便可。

    这天乔真终于“撑得只剩一口气”了,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向潘昭,“将军,属下有罪,那些法子其实都不是属下想出来的,都是潘昭、潘昭想出来的,属下没有多少时候,有些事情,不说出来便来不及了。”她的眼角滑落两行清泪,“咳咳……”

    乔真的嘴角也溢出猩红的番茄汁,“将军,属下无以赎罪,只能以死咳咳咳……”她头一偏,便气断身亡。

    戈大将军派人将空的卷席埋进郊野的地方,给乔真立个空墓。

    乔真则是换回女装,她用青黛为自己勾勒出眼线,衬的她的眼睛稍大,用胭脂与十字髻掩饰住她的猴腮,再用殷红色的唇脂画出樱桃小嘴。

    戈大将军初见乔真的妆容之后,他的神色仿佛是见鬼一般,他直接用手扒拉着乔真额头处的皮,“你易容了吧?”

    潘昭直接挥手将戈大将军的胳膊打落,他搂过乔真做保护姿态,“将军,俺媳妇儿已经怀孕了,她肚子里有俺的宝宝,您能不能对她动作轻点?”

    乔真用指尖揉着额头的脂粉,将脂粉抹的均匀些,她看土包子似的看向戈大将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便有勾心斗角,你们大男人心思粗糙,怎么会理解我们女人的细腻心思。您说我这装扮技术用在卧底身上的话……”

    戈大将军煞有其事的点头,“你的主意甚好,本将军会将此功记在你相公头上。”

    “……”乔真完全没有想到戈大将军虽然脑子不好,但是脸皮挺厚。

    戈大将军不能因为乔真一个人而耽误行程,所以便让潘昭跟着她慢慢到京城。

    乔真拒绝道:“没事的,我身子硬的很,这几日不也是平安度过吗?”

    戈大将军还没有反驳,便将潘昭一掌拍在桌面上,那么大的一张桌子便被他用蛮力劈开,“胡闹!俺那是不知道你怀孕,俺要是知道你怀孕拼死也要把你送出来!你以为你还能像以前那样蹦蹦跳跳吗?!不能!”

    乔真被“嘭”地一声吓得一颤,她鼓着腮帮子看向潘昭,然后便委屈的痛哭流涕,她真是太凄惨了!

    不管是袁昭还是楚昭,乔真都没有为他们生孩子,还被他们捧在手里伺候着。现在倒好,仿佛风水轮流转似的,她不仅要给潘昭生孩子,还要被他凶,而且这里还是医术落后的古代,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呜呜呜……你就是觉得孩子比我重要,不然你怎么会凶我!”

    潘昭手足无措的为乔真擦着眼泪,却因为指尖的粗砺而让乔真的眼角泛红,“俺带着你,带着你还不行吗?”

    乔真瞬间吸口气将眼泪憋回去,“你早这样说不就可以了吗?”

    潘昭只能在马鞍上垫上好些柔软的棉花,再左叮咛右嘱咐的,最后才在乔真强硬的态度下将她抱上马。“你若是不舒服便和俺讲。”

    乔真点头,“嗯嗯,你不用再唠叨啦,像我娘似的。”

    乔真:

    楚楚:

    乔真:

    楚楚:

    乔真:

    楚楚:

    潘昭时不时在在乔真耳边问着她,“难受吗?觉得颠吗?要不要换个姿势坐着?”

    乔真不耐烦的时候便会一巴掌糊过去,让他安静的闭嘴。

    楚楚:

    乔真也没得挑,于是她对楚楚道:

    楚楚:

    乔真的手上凭空出现一颗糖豆豆,于是她装模作样的打个哈欠,顺便将糖豆豆吃进肚子里去。

    潘昭看见乔真的动作之后,他又开始喋喋不休的念叨着,“俺都说了,让俺跟着你在后头,咱慢慢去京城。”

    乔真抬手拎住潘昭的耳朵,“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在途中也要让我假死再换回女儿身吗?因为有颜大将军的人在暗中盯着我们,若是我们两个落单,即使是戈大将军派人保护我们,也没有跟着戈大将军他们安全。戈大将军还有其他大人都是京中要员,有他们在,颜大将军不敢轻易动手。”

    习武之人本就耳力灵敏,再加上乔真没有克制音量,所以前边的戈大将军还有其他大人将乔真的话听个清清楚楚。

    卫先锋笑着夸赞道:“好个心思玲珑的女子,潘兄弟得妇如此,又有何求?”

    戈大将军也摸了摸他的胡子道:“都是本将军这几日教导的好。”

    乔真看向戈大将军,眼里明晃晃的写着四个字:臭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