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可不可以不凶凶?(10)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捋起潘昭的袖子看他胳膊上的伤口,深一道痕浅一道痕的,看得让她有些触目惊心,她恶意的将粗糙的指腹摁在他的伤口上,“你那么拼做什么?!说我没有把腿当回事,你还不是没有把命当回事?”

    潘昭很享受被乔真训斥的感觉,所以他难得的没有对乔真发火,他随意的抽回手,“就这点小伤还不够俺看的。”

    乔真两指并拢掐着潘昭的伤口,如愿听见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哟,不是不够看的吗?”

    “那是你掐的!”潘昭越想越觉得委屈,他软软的媳妇儿突然对他很凶,为了掩饰他无法被察觉的委屈,他瞪圆眼睛,将胸口的怒意喷薄出来,“你是不是觉得俺对你太好了?!竟然敢掐俺!”

    乔真表示不想再和这个傻大个瞎扯,于是她将潘昭的衣袖放下来,打算去军医那儿取些金疮药和白纱布。

    潘昭见她头也不回的走了,于是也轻哼一声离开。戈大将军的人已经攻下东鸾城,损失也很少。东鸾城里还是一片祥和,因为城里的百姓都没有驱逐,所以潘昭打算去喝个霸王酒。

    这大概是东鸾城百姓有生之年经历过的最柔和的战事,他们没有看见兵戈相向,没有看见铁骑践踏,也没有看见血流成河。

    戈大将军与军师都不是迂回的人,戈大将军带人攻城,军师便带着人去清理城主府,原本很磅礴的“敌军来袭”四个字,愣是让他们演变成“篡位城主”。

    乔真从军医那儿取来纱布与金疮药却发现受伤的潘昭不见了,于是她便到处在问,都没有人看见她,但这并不能阻挡她对任务对象的关怀备至。

    “我瞅见他了,他往那儿走了。”卫先锋原本是过来请乔真去戈大将军那儿的,但见她在四处找潘昭,就顺便指了下潘昭刚才离开的方向。

    “多谢。”

    乔真捧着东西顺着那条路去找潘昭,却见他在和军中的士兵一起喝酒呢,他的伤口也已经用不知道哪里来的布料给囫囵包扎好。这一瞬间,她有种老母亲的心情,她看向潘昭,便像是看着翅膀硬了飞远的儿砸,生怕自己上去会打扰到他喝酒的气氛,会伤害他独立的心灵。

    她看着手里的金疮药还有白纱布,略显多余,所以她便将默默的调头回去。

    “乔小兄弟。”

    来人是住在乔隔壁帐篷的精兵,名为毛远,他嘻嘻哈哈的与乔真勾肩搭背,“哎,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乔真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塞进毛远的手里,“给你的,不用谢。”等手里空荡荡的时候,她才恼羞成怒的跑开。

    乔真:

    楚楚:

    乔真:

    楚楚:

    乔真:

    楚楚:

    乔真与楚楚瞎扯几句,方才那莫名其妙的怒意也烟消云散,军中剩下的事情都有戈大将军与军师,所以她便寻个安静的地方支起火堆烤肉。至于肉,当然是逮兔子和野鸡啦。

    楚楚:

    乔真:

    她看了看被插在树枝上的秃毛鸡,

    楚楚:

    乔真连额头都有些绷紧,

    楚楚的母亲小芳是个可以生产和回收仓鼠类神宠的大仓鼠。

    楚楚瞬间闭嘴,它有些小委屈的说道:

    乔真:

    不等楚楚再说什么,乔真直接挂断。

    画面切换到潘昭那里。

    几个糙老爷儿们粗犷的喝酒吃肉,毛远在看见乔真有些生气的离开之后,他便挠了挠后脑勺,然后带着金疮药和白纱布凑到酒桌边,“你们干啥了?乔小兄弟刚刚有点生气的回去了。”

    其中一个不在意的说道:“乔小兄弟刚刚没来,你这金疮药可是军医那儿上好的药物,哪里来的?”

    毛远把玩着金疮药的小瓷瓶,他拨开包裹着红布的木塞子,闻了闻里边清淡的香味,“是乔小兄弟给的,潘兄弟没有吗?”他看着潘昭手臂上的伤口,将金疮药递过去,“我也用不着,送你了潘兄弟。”

    潘昭憨憨的将金疮药收下,在心里默默的记乔真一账,给别人送金疮药不给他送,要是他回去以后乔真没有好好对待他的话,他是不会原谅乔真的!

    “谢谢毛兄弟,俺先回去一趟。”

    他拿着金疮药和白纱布便回去,却是没有看见乔真,只见卫先锋在清点物资,“卫大人,您看见乔小兄弟了吗?”

    卫先锋挑眉,“他不是去找你了吗?”

    潘昭呆愣的摇头,“没啊。”

    “乔小兄弟在东边烤肉呢!潘兄弟一起去吗?”

    “嗯嗯。”

    潘昭过去便看见和糙汉聊得正欢的乔真,他心里的醋缸已经翻了,他盘腿坐在地上,弯腰弓背十分颓然。

    乔真也是烤好野鸡之后才看见的潘昭,所谓任务对象虐她千百遍,她也要对任务对象如初恋,特别是潘昭那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与他的硬汉形象形成反差萌。

    “你不去喝酒了?喝喝喝,身上有伤口你也喝。”乔真毫不留情的怼他,在看见他手上的金疮药还有白纱布的时候便将事情猜个七七八八,她将插着野鸡大腿的木枝塞进潘昭的手里,然后给他包扎伤口。

    潘昭看着此刻眼里心里都有他的乔真,拖在地上的毛茸茸的幻肢又开始左摇右摆,但他还是逞强道:“小伤而已。”

    乔真一眼瞪过去,她勒紧白色纱布,又如愿以偿的听见潘昭的痛呼与倒吸凉气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