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可不可以不凶凶?(3)
    ,精彩小说免费!

    潘昭在外边的院子里劈柴,他听见乔真的痛呼立刻放下手中的斧头,阔步进门便看见只穿着亵裤肚兜的乔真,他内心里的一团火又有熊熊燃烧的趋势。

    乔真瑟缩着又爬回被窝里,她红着脸恼羞成怒道:“看什么看!还不去烧水给我洗澡?!”

    她这般颐指气使的,倒真有恶婆娘的模样。

    潘昭慌忙的出去,他将浴桶搬进睡觉的屋里,然后又烧水调好水温,之后才稳稳的将乔真抱进浴桶里,最后在乔真的娇波里局促的出去。

    乔真将自己泡在温热的水里,昨天要不是实在是太累了,她才不会浑身脏兮兮的就睡觉,汗渍黏黏腻腻的,让她睡的很不安稳。浴桶旁边有个简陋的妆台,应该是原主用嫁妆安置的,乔真可以从铜镜里面,看见她眼底分明的青黑色。

    洗完澡之后她便费力的爬出浴桶,然后又将衣裳穿的整整齐齐的,不给潘昭任何见缝插针的机会,哦,不是针是铁杵。

    午饭之后,乔真身上的痕迹已经淡下许多,还好如今是深秋,她多穿些遮住那些痕迹也不会有人察觉。

    乔真问道:“你今天去镇上吗?”

    潘昭点头,“俺今天要去把昨天打的野猪给卖了。”

    “把我也带上吧。”乔真眨巴眨巴眼睛,她期待的看向潘昭。

    潘昭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好啊。”

    潘昭将野猪肉处理好,他一手拎着野猪肉,一手托着乔真的臀将她背好,走了好几里路喘都不带喘的。

    【对啊对啊,一个眼睁睁看着他死的娘子,我要是他我都得把自己掐死。

    ……这话听着有点怪。】

    乔真对楚楚的言论很无语,所以她又直接关闭精神通道,“我想买些针线。”

    “好。”潘昭想笑却又死死的忍住。

    乔真在他身后看不见潘昭抽搐的嘴角,她又说道:“我可以做些针线活赚些银钱,然后给自己换个妆台。”

    “……哦。”潘昭抽搐的嘴角瞬间垮下。他还以为乔真要为他做几件衣裳呢,结果白高兴一场。

    乔真分明感受到潘昭的心情前后落差都有点大,“怎么啦?怎么突然不高兴了?我能够赚钱,为你分担一些事情,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潘昭想着以前的吴真,每天心情都不是很好,对他也很是嫌弃,现在她非但不嫌弃他,还愿意跟他做能生宝宝的事情,只要他这么想一想,就忍不住窃喜,哪里还能有半点不高兴的模样?

    乔真又感觉他在瞬间心情又好了许多,只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但只要潘昭的心情好,那她就没有深究的必要。

    她承认昨天晚上是故意和潘昭翻云覆雨的,因为她想用这件事情牵制住潘昭。

    如果真的如楚楚所说,潘昭的重生只是事情重来而不是开窍的话,那潘昭应该还是当初那个宽厚的老实人,她甚至有种祈祷怀孕的冲动。

    虽然这种手段很不入流,但是很有效果啊。乔真过来是完成任务,不是来体验生活的。

    潘昭将乔真带到集市将野猪肉卖掉,赚的银子有一半都用来给乔真买针线。

    之后潘昭又带着乔真在镇子上买些吃的用的便回去了。

    路上遇见落在陷进里受伤的姑娘,潘昭将乔真放在一边,然后下去将那姑娘背上来,那姑娘样貌白皙,与乔真如今的尖嘴猴腮简直是天壤之别。

    那姑娘是天,乔真是壤。这个认知令乔真有些沮丧。

    “多谢这位壮士。”那姑娘看向坐在大石上的乔真,“那位是你的夫人吗?”

    潘昭点头,“是啊。”

    那姑娘的左小腿受了伤,但又不敢与潘昭说些什么,她只好将祈求的目光放在乔真的身上,“壮士,夫人,不知道可否收留小女子一晚?我与家中兄长来此处经商,却因贪玩而迷路,若是二位能收留小女子几天,小女子感激不尽,日后必有重谢。”

    这姑娘的家室应该很好,谈吐举止有理,与男性刻意保持距离,但她不知此处并非经商的好地方,有几分小心思,但谈不上坏心眼。

    乔真如此判断着。

    “我瞧这姑娘生得貌美如花,若是留她一人在此处,容易遇着歹人,不如我们便当做是积德,将她带回去收留几日,咱们家也不缺她这一双筷子。”

    潘昭都听乔真的,所以他点头应道:“那便听阿真的。”

    乔真上前想要扶住那姑娘,却见姑娘的左脸旁有天界掌命司那粗糙的特效,“从二品上大将军庶女”。

    掌命司的特效向来只用在与任务对象有关联的人身上,所以乔真将这姑娘收留的心思更加坚定。

    待回去之后,乔真与那姑娘睡在里屋,而潘昭则是睡在外屋。

    “不知道姑娘姓甚名谁?待你兄长找来的时候,我也好让阿昭留意村中的消息。”

    “小女子姓颜,颜如璞。”

    潘昭从邻村的郎中那儿买了些药物与白纱布,“俺回来了!”

    乔真将潘昭手上的东西接过来,“这里有我就行,你快出去吧。”

    “好。”潘昭听话的出去。

    乔真看向颜如璞还在流血的左小腿,“颜姑娘,得罪了。”

    颜如璞咬牙将受伤的腿架在板凳上,“无事,我都能忍住的,应当是我谢过壮士和夫人。”

    乔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将她的伤口包扎好。

    “阿昭,倒点水进来。”

    潘昭从厨房倒些温热的水递给乔真,“给。”

    乔真扬了扬下颚指向颜如璞,“给颜姑娘吧,我看她唇色泛白又有些起皮,这时候又是干燥的天儿。”

    潘昭将碗放在颜如璞的面前,然后对乔真说道:“那俺先出去砍柴,阿真要是有什么事情尽管叫俺,俺就在院里。”

    颜如璞看着有些洒出来的温水,她的眼中有些嫌弃。

    乔真看出来也没说什么,只是顾着手上的绣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