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可不可以不凶凶?(2)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发现她已经没事干了,因为潘昭看见干净的屋内之后,他便勤快的将破败的房屋又修葺一遍,虽然他一个人来修葺有些麻烦,但是他还是限制乔真做这些脏活累活。

    晚上,潘昭去河边洗完澡之后回去,便看见乔真将中午剩下的米饭煮成粥,她又做了一碟凉拌黄瓜,里边还倒了些醋。

    他挠了挠头,“阿真,你是不是等急了?以后你想吃饭叫俺,俺给你做。”

    乔真婉拒,“不必,你已经很忙了,我刚才看你去洗澡才煮粥的,正好你回来可以赶上晚饭。”

    潘昭呆愣的点点头,然后小口小口的喝着粥,他在乔真面前总有很浓重的自惭形秽的感觉,人家是镇上有钱人家的女儿,他呢?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过惯粗糙的日子,

    乔真看着他那拘谨的动作,不由有些心酸,他当初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生命消逝的时候还听着吴真的尖酸刻薄呢?

    他上一世闭眼的时候,心里该有多难过啊?明明是掏心掏肺的好,最后却是换来狼心狗肺。

    乔真停下手上的动作,她看向潘昭,“你身体不舒服?今天没有以往吃的那么欢快。”

    潘昭小声的说道:“没有……没有不舒服,我怕…怕你嫌弃我。”

    目测一米九的大块头糙汉像是小媳妇儿似的,莫名觉得他有些委屈。

    乔真勾唇忍不住笑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不知道,你每次吃的那么欢快,我看着都觉得想吃,你没有发现我今天中午吃的比前几日都要少吗?”

    “真的吗?”潘昭期待的看向乔真,他的眼睛有些发亮。

    乔真点头,“当然是真的了。”她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潘昭的碗里。

    乔真手一抖,她的眼皮子一跳,筷子不小心将红烧肉捅掉地上了。“哈哈,我手抖了一下。”

    她这样怎么看都有种故意给潘昭难堪的模样,但是天地可鉴啊,她真的是因为脑袋里的声音才抖了手的。

    乔真将精神通道彻底关闭,她看着潘昭瞬间低落的眼神,无法抑制的有些心虚,“咳,我真的是不小心手抖了下。”

    她又夹一块红烧肉放在潘昭的碗里,“吃吧。”

    潘昭低落的情绪瞬间高涨,他美滋滋的啃着乔真递过去的肉,然后便呼噜噜的喝着粥,喝完还打了个饱嗝,他腼腆的低头,窘迫的笑了。

    乔真也忍不住眉眼弯弯的,她看着潘昭那一脸满足的模样,心情也很好。

    潘昭吃完饭便给乔真烧浴水。

    乔真也乐得享受这人工服务,她囫囵洗完澡便出来,她看着屋子里唯一的一个炕,默默的消化完她要与潘昭睡一起的消息。

    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生理反应是不可避免的。比如潘昭,他腿间的东西硬硬的抵在乔真的腿上。

    而乔真虽然也有些荡漾,也只能默念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她还没有那么强的接受能力,毕竟任务对象的**都换了个模样。

    但是潘昭夜间睡的并不安稳,他呼吸有些粗重,吭吭哧哧的翻来覆去。

    乔真睡眠不深,毕竟她身边换了个人,没过多久她便被潘昭吵醒,她睁开眼睛坐起来,“你怎么了?”

    潘昭在黑暗中的身体一僵,他磨磨蹭蹭的不肯出声。

    乔真伸手摸过去,软软的小手触碰着潘昭的肚子,啧,有好几块肌肉呢,她的手忍不住流连,反复摸了几下才收手。

    只听潘昭有吸鼻子的声音,乔真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严重,于是她摸黑下床点了支蜡烛,却见潘昭将脸埋进枕头里,肩膀也是一抽一抽的。

    乔真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潘昭没有回答,只是哭得越发凶狠了。

    这就让乔真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既然没有重生也没有记起以前的记忆,他哭的那么凄惨干嘛?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乔真摸了摸潘昭的额头,有些微烫,“你发烧了?”

    潘昭还是不说话。

    乔真这便有些急了,他这咋像赌气的熊孩子呢?“你到底怎么了?能不能不让我担心?”

    潘昭声如细纹般的说道“我……#&%……”

    “什么?”乔真将耳朵凑到潘昭的脸旁。

    潘昭像是惊弓之鸟般,他将自己蜷缩成一大团,虽然他脸上的皮肤是古铜色的,但还是能看出微红,给人一种蒸热的感觉,倒更像是大红虾。“我尿床了!”

    “……”

    乔真结合先前潘昭的模样,还有他的身世,他不碰原主吴真可能是因为他不懂,所以和她猜测的尊重没有半点关系?

    但看着眼前羞愤欲死的潘昭,乔真没有选择沉默,她以委婉的方式解释道:“你这个不是尿床,只是身体正常的一种表现。”

    潘昭头也不抬,他闷声问道:“阿真也会吗?”

    “不会。”

    “呜呜呜……”

    乔真看着哭个不停的潘昭,她有些心烦意乱,她总不能彻夜教他生理知识吧?

    也并非不可。

    于是乔真便捧起潘昭的脸,她看向潘昭的双眸,认真的说道:“真的,你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生宝宝的吗?”

    “睡觉啊。”

    乔真又问:“怎么睡觉?”

    “就像我和阿真刚刚那样。”

    乔真满头黑线,行吧,这个傻大个,他可能是要等着断子绝孙吧。

    “不是那样。”乔真凑过去亲在潘昭的脸上,“我教你。”

    初赴**的男人猛如虎啊,乔真的硬件有些跟不上,后面她这个人就开始半是昏睡半是清醒的。偏偏潘昭还一脸懊悔,又一脸觊觎的看着乔真,最后他的身体打败他的心,又翻身压在乔真身上酱酱酿酿。

    第二天。

    乔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身上青紫的地方已经被上过药,特别是私密的地方也被抹上凉嗖嗖的药物。

    饶是脸皮三尺厚的乔真,也忍不住老脸一红,她觉得可能是风水轮流转,上一世她恳着楚昭酱酱酿酿,把他啪醒又啪晕,如今轮到潘昭逆袭,将她啪醒又啪晕。

    乔真掀开被子下床,却是腿一软便跌坐在地上,“哎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