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悲伤逆流成海(26)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对于金发女郎的炫耀并没有放在心上,她看着游戏屏幕上队友发出来的消息,便低头专心致志的与队友互怼。

    mmp!不就是战绩垃圾一点,又挂机几分钟吗?至于骂的那么难听吗?要不是她现在身处楚昭的办公室,她非得开语音不可。

    游戏最后当然是输了,乔真憋着一口气将手机又放下来,她看着忙碌的金发女郎,又听见办公室轻微的开门。

    “这位姐姐,这种私密的东西不需要你给楚昭收拾吧?”

    金发女郎手上拿着楚昭乱扔的臭袜子,乔真看着都替他嫌弃。

    “总裁每天很忙的,哪有时间放在这些杂物上?”

    乔真撇撇嘴,“没想到他私底下这么不卫生,看着有点不检点啊。不过呢,小姐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在我面前隐晦的去炫耀你和楚昭咋咋咋的,你再照顾他,到头来他还不是要被我压着打?”

    金发女郎的眼眸中闪过诧异,只是瞬间便恢复寻常的神色,“我拿这份工资,便要做这份事情,还希望您不要为难我。”

    乔真无辜的看向金发女郎,她两只手撑着办公桌站起来,“我没有为难你呀,我明明是在刻薄你。小姐姐,你可能没有玩过令人暴躁的游戏,所以不知道有些人发起疯来,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情也干得出来,不要觊觎楚昭哦,不然我会打你的。”

    一个奔三的老女人说话还带着“哦”的语气词,乔真也是忍不住抬起手,想搓一搓手臂上泛起的鸡皮疙瘩。

    但在外边偷窥的楚昭看来,这是乔真要动手的前兆,所以他阔步上前将乔真的手拦截下来,“我才没有不检点,而且只是因为这些事情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如果真真不喜欢她的话,我辞退她就是了,你不用累到手。”

    乔真抽手,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但是她可能很嫌弃楚昭乱丢的臭袜子,所以她撇着嘴坐到楚昭办公桌的对面。“麻烦。”

    只是轻描淡写的两个字,便轻而易举的撩起楚昭的脑海里名为慌张的神经。

    “你去人事部将这个月的工资领了吧。”他果断的说着,然后便又走到身边,他俯身抱住乔真,“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一定好好收拾卫生。”

    乔真皱眉看着手机屏幕上阵亡的游戏人物,一口气已经提到嗓子眼,却又被她硬生生的给咽下去。“嗯,我不会生气…才怪啊!你是三岁还是四岁?臭袜子这种东西还能乱扔?看着你在外穿的正儿八经的,结果还没出公司便bbb……”

    楚昭默默的听着乔真的埋汰,然后忍不住笑开,只要乔真对他有情绪上的波动,即使是嫌弃也好,都证明他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走进乔真的心里。

    “唰——”游戏里人物复活的声音,乔真立刻停下嘴里的啰嗦,很果断的低头继续打着游戏。“你好好工作吧,我赢一局就回去。”

    “……哦。”乔真现在也算是他对象了,论对象沉迷游戏怎么办?楚总觉得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但是他还没有解决方法。

    但是乔真的运气不太好,排位三连跪,于是她开始转战匹配,哦,匹配四连跪,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她默默的将手机收进包里,然后便默默的离开。

    楚总作为集团总裁,当然不会只有一个助理,现在他的秘书与助理都在惶惶的安慰着金发女郎。

    乔真出来之后便看见一脸“莫名其妙”的金发女郎,她的神色有些低落。

    而金发女郎身旁有个黑发黑眸与乔真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女秘书,在看见乔真出来的时候,她便从乔真的气质里看出乔真的不俗来。

    乔真听着身后落步有秩的声音,她凑到金发女郎身边,看着面面相觑的男女,“这位姐姐,我先前说过,不要觊觎不属于你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也没有关系,反正走的不会是我。”

    看来刚刚的脚步声是楚昭的。

    乔真并没有回头,只是勾唇笑了笑便离开了。

    楚昭对于乔真这种主权的昭告很受用,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好上许多,然而,他的好心情只维持两天,因为乔真要回国了。

    乔真临登机的时候,楚昭还握着她的手,眼巴巴的望着她,却是什么都不说。

    在楚昭小可怜的眼神之下,乔真丢盔弃甲,她伸手主动抱了下楚昭,在他脸颊上轻啄一口,“好吧,等我把那里的事情都处理好,我会回来的。”

    虽然楚昭还是有些不舍得,但他不是个会无理取闹的男人,即使再舍不得,但还是放乔真离开。依他的意思,既然决定在一起,就要好好的腻在一起,但是乔真实在是太理智了,楚昭又有些觉得乔真好过分!

    乔真回国之后便遭到文父的炮轰。

    “安尔乐到底哪里惹到你?让你放弃公司的利益也要排挤她!”

    乔真做头疼状,“您把她放在别的地方吧,真的,我看见她我就堵的慌,理智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您也别怨我小心眼,我文真放哪儿都混得开,没必要因为自家的一个分公司就委屈自己。”

    原主文真的表舅在门外听见乔真的话,猛得推开门,他身后跟着眸光潋滟的安尔乐。

    乔真看着脸色很臭的便宜表舅,她先发制人,“既然表舅来的正是时候,便看看她在职的时候都干了什么蠢事吧。我只见过让老板省事的助理,还没有听过给老板浪费时间还有脸哭哭啼啼的助理。”

    她的办公室有摄像头,而安尔乐将咖啡洒在合同上还有一些故意作乱的片段都被放出来,乔真将电脑屏幕对着原主的便宜表舅,“我是您的表外甥女的同时也是这家分公司的总经理,如果您非要将她放在文氏,ok啊,咱们文氏不差她一个人的工资,但现在是我事业的上升期,我不希望因为她个人的关系而影响到我。至于爸爸怪我带着职员出去旅行没有带她,难道不应该吗?我带着的都是对公司有贡献的,当初他们跟着我的时候,我们可什么都没有,能做到今天是大家的功劳,可是安尔乐付出了什么?”

    乔真指向屏幕,“这些?”

    原主的便宜表舅也能看出乔真是忍无可忍了才会做的如此撕破脸的事情,将心比心,谁都不需要一个会添乱的助理,特别是这个助理还因为关系而不得不收。但他还是偏心安尔乐,只是在文父与乔真面前装模作样的责怪两句,然后便安慰起看上去很难过的安尔乐。

    安尔乐脸皮再厚应该也不会出现在乔真面前找难堪了,也算是解决一桩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