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悲伤逆流成海(24)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算好时间去real集团总公司门口坐在阶梯上逮总裁或是总经理,她低头看着手机上文父的消息,她粗略的回了几句之后,便收起手机继续守着。

    而楚昭坐在他的黑四轮车上,起先是狐疑的看向乔真,然后将车窗摇下,他不会认错的,那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但是他却没有勇气再认人。

    乔真只抬头一眼便看见real集团总裁的高级定制的黑四轮车,于是她眼睛一亮,便起身追上去,只是那辆车子却在她快要到前窗的时候便行驶离开了。

    嘿哟!她这小暴脾气!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乔真要向苍天证明她不认输,她立刻追着那辆车,最后却是踩上一块石头崴了脚才放弃的。

    “妈哒!看不上老娘,老娘还看不上你呢!”乔真将衣服整理一下,然后将脸上的眼睛随意扔在垃圾箱里,她一个奔三的老女人追那么长的一段路,real的总裁真是一点都没有绅士风度,上梁不正下梁歪,底下的员工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楚昭方才看见乔真向他走来,惊慌失措之下便开动车子离开,只是他不敢让乔真发现他,他只要远远的、偷偷的看她一眼,便已经很满足了,他不敢贪心。

    但是当他看见不要命追上来的乔真,真是又气又心疼,她还是像当初那样,遇事不顺便使用暴力,不为蒸口馒头也要争口气。

    楚昭打电话给他的助理,“去查一个叫文真的女人,如果她最近在向m国扩展市场,把她拉到我们公司。”

    “好的,楚总。”

    就在乔真下午已经成功搭上weilin集团的时候,real集团来人想要与她详谈。

    一个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男人伸出手,“文小姐你好,我是real集团的副经理,今天早上总裁有急事,所以派我们过来与文小姐详谈。”

    乔真礼貌性的回握一下,她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这人穿黑色西装,西装口袋里放着手帕,手帕上还有别针,别针的模样让她有些眼熟。“你好,很荣幸能得到贵总裁的赏识,只是我已经与weilin谈妥了,生意人最重诚信,我也不能就此反悔。”

    “是的,生意人最重诚信,但是我们的总裁已经与weilin的总裁打过招呼,您是赫赫有名的文氏集团的千金,如果只是让您的软件委身weilin,不觉得可惜吗?”

    潜意思:我们老板已经告诉过weilin的总裁,你只能跟我们详谈,不然weilin也不会找你签合同。一个分公司的往来咱们也看不上,要干就干一票大的!

    乔真委婉的笑着,“好的,不如现在去贵公司详谈如何?”

    “好的。”

    乔真转身的时候无意瞥见男人西装口袋里手帕上的别针,那模样分明是m国最新款的窃听器。有意思极了,这异国他乡的,谁会有心思窃听她呢?

    还真有一个人会有心思窃听她,不是乔真自作多情,real是真的意思,而real的总裁姓楚,用脚指头也可以猜出这拙劣的套路。

    乔真嘴角的笑意愈深,“先生,real集团是很庞大的集团,不会欺负异国他乡的我吧?”

    男人礼貌性的笑了笑,“文小姐,您可真幽默。”

    乔真伸手进男人的西装口袋,男人伸手阻拦,却被乔真制止,“先生,这样阻止爱干净的女士擦手,可是很不绅士的。当然,更不绅士的事情您都做出来了,对吗?”

    她将手帕上的别针取出来,嫣红的嘴唇轻碰,“楚、昭。或者该叫你,瑞尔·楚?限你三分钟出现,否则我会干出什么你应该深有体会。”

    坐在顶楼办公室里的楚昭忍不住扶额,乔真能干出的事情必定会突破他的下限,所以他很自觉的提起外套去找乔真。

    大概是找到一个见乔真的借口,所以他从一开始的稳如泰山的走着,到最后的狂奔,竟让过路的人都自觉的退让开。

    乔真悠闲的喝着咖啡,虽然她很不喜欢喝这种苦里带甜的饮品,但喝咖啡会显得她很有逼格,她看着手腕上小巧精致的表,“五、四、三、二……”

    “呼——”

    楚昭弯着腰看着神情闲适的乔真,他直起腰版,上前几步便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乔真伸出手制止,她挑眉,“好久不见,虽然我也很想给你一个阔别许久的拥抱,但是你身上有汗。”

    楚昭苦笑,“我不想来见你的。”

    “嗯。”乔真点头,却颇有不置可否的意味,“是我强迫你来的。”

    “你知道就好。”楚昭顺势而言,他坐在乔真对面的位置上,然后对那个副经理说道:“你先回去吧。”

    “好的,总裁。”

    “啧。”乔真两手十指交握,胳膊肘支在桌面上,她看向得寸进尺的楚昭,“需要甜点吗?比如,热情中带着少女心的草莓。”

    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楚昭当时还是个中二的杀马特。虽然乔真一直行走在中二的边缘,但她始终没有过界。“开个玩笑,呐,这是资料,你自己慢慢看吧,我觉得这个app还不错,市场调研也做过,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小赚一笔就成。”

    楚昭将资料放在一边,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握成松松的拳头,拇指摩挲着食指的骨节,“那么久没见,不去叙叙旧吗?”

    “不了。”乔真起身拎起包,她走到楚昭身边弯腰,她将一只手臂担在楚昭的肩膀上,“有些事情说忘了,只是怕家人担心,我劝你还是收敛一点。”

    楚昭听见以后便僵硬成雕塑般的坐在那儿,他的脸上血色渐退,他宁愿乔真恢复记忆以后对他非打即骂,也不愿意看到她明明一切都记得,却表现的那么释然的模样。

    自从楚楚的小松鼠身体衰竭以后,它便回到天界旁观乔真的任务,但是它最近好像是被太白上神秘密收买了似的,总是在劝她顺着任务对象。

    那天乔真将所有事情都挑明以后,楚昭是绝望的,他失魂落魄的差点出了车祸,但是他还是决定放弃节操放弃自尊放弃颜面去缠着乔真。

    乔真每天早上都会煮出一味汤,闭门羹。楚昭一开始以签合同的借口进出乔真的公寓,但是乔真识破他的意图之后,便天天将他拒之门外。

    楚昭现在是二十五岁,他曾经稚嫩的脸也已经是硬朗的轮廓,他年纪轻轻便已经是m国一流商业集团的总裁,必然是有雷厉风行的手段。但是唯独对待乔真,他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心甘情愿的付出时间与精力,毕竟这是一辈子的投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